酷h匠p%网a首11发:)

  我安慰道:“那跑完了午饭多吃点。”

  “一荤一素一汤。”晓素介绍着菜色失望地说。

  “不错啊,我都流口水了呢!”

  “萝卜骨头汤,记住是骨头,不是排骨。”晓素在骨头和排骨上加重了读音。

  “……那你军训完我给你买好吃的。”

  晓素听的我给她买好吃的,原本的痛苦一扫而光,开心地说:“这可是你说的,到时候别忘了。”

  陈峰吃完回来后跟我说起了他们的“丰功伟绩”,八个售菜窗口只开了五个,每个窗口前就排了五十来个人。他们本来想充当下好学生悠闲的在后面排队,然后陷入了漫长的等待。肚子咕咕叫个没完,他们就给自己找了个冠冕堂皇的借口:为什么我们四个人每个人只拿一只碗,而前面那些人却每人拿了五六只,这就等于变相插队。结果可想而知,这群厮就占着自己人高马大,拉帮结伙,欺凌弱小。

  我听陈峰说完他们的“壮举”碎了句:“混蛋。”

  陈峰理直气壮地回了句:“强者为尊,弱者只能跪倒在强者的脚下膜拜,我等着他们变强的那一刻。”

  开学到现在听陈峰传言过三中校长是多么传奇性的人物,三中的标志,看到后肯定也会觉得这是三中的一大特色。好奇心由此产生,一直等到开学典礼。在三中保养已经不止是女生专有词,三中校长就保养的油光粉面,挺着一个啤酒肚,婀娜多姿地走上台。给我的的第一感觉:“媚态众生,直冒冷汗”。更是在说话的时候用了一种甜甜的,很温柔,让我毛骨悚然的语气。表面上我们都管这这叫秀气,暗地里我们叫娘娘腔。声音经过广播传遍校园,我顶着胃疼,头痛,蛋疼等一系列不良反应,压抑住肚中的翻腾。

  本来他的发语词最多也就只能撑个十分钟,但他硬要认为他那充满浓郁方言的普通话很标准,还脱稿扯了二十多分钟。让我再也无法继续压制跑去厕所呕吐。

  就此我对食堂产生了向往,觉得三中食堂的伙食不是一般丰富,能让人人都吃饱了撑着。

  到了星期五下午“回家”这个词是最让人兴奋的,用陈峰的话讲:“一个星期总有那么五天想家,都想了五天了,终于可以回家了,你兴奋不?”

  用董军的话说:“当你被判了五天…..”

  我觉得他说的话不妥,马上打断:“你才被判了五天呢!”

  “好,是我被判了五天,高墙深院中苦等了五天后,刑满释放,你兴奋不?”

  “你放不放出来管我什么事,就你这种禽兽放出来我一点也不高兴!”

  “草,问候你全家女性。”

  “我反草!”

  张斌和吴昊用他们迫切的表情和望着校门陶醉的神情告诉我,他们也很兴奋。

  平兄很无私,为我们能否赶上车回家考虑。最后一节课,和我们讲了下军训的事,让我们自己准备些军训的用品后就提起半节课让我们全班请假回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