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下来一大堆空想主义者的自我介绍,在忍受蛋疼,胃疼一系列不良反应听完他们扯淡的介绍,我才发现这群90后的学生想象能力居然如此超神,装B的没话说。中国现在是人口众多的国家,估计在不久的将来人口前面还会加上装B二字。

  这节语文课我唯一的感受:人类已经阻止不了他们装B成神的欲望了。

  开学第一天总是空闲的,一下午坐等晚饭。待晚饭后,我,张斌,陈峰,董军和吴昊五人组成了一个小队,暂时取名——猎艳小队。

  三中是后妈生的,学校的操场是煤渣跑道,有很多杂草已经蔓延上来。两个足球门坐落在操场中间的沙砾地上,长着零零散散的杂草,坑坑洼洼,摔一跤绝对是头破血流。大操场边上还有一个由四个篮球场组成的小操场。操场后面还是一个砖瓦厂,巨大的烟囱冒着浓浓的黑烟,严重污染了周围的空气。

  成群结队的情侣迎着黄昏牵手在操场上散步,也有的情侣你侬我侬的依偎坐在草地上欣赏黄昏。

  我着实吓了一大跳,说:“这是不是无法无天了点,如果校门口牌子取下来会不会让人理解成大学?”

  “正常,正常,高中都拿来当大学上了,像我们这些根本没想过能上大学,即使上大学也是九流大学,最后还是伪专科毕业,与其花四五万加四年时间,还不如直接花三四千买张来得了。”张斌自然的对这一现象解释道。

  边上吴昊不同意张斌的说法,马上反驳:“你初中不努力中考都能考到普高班,安县也就两个半高中,三中算半个,高中继续保持,全国这么多本科也是有机会。”

  董军在对张斌说法不同意的基础上,对吴昊的讲解不完整上拿自己的实例做了个补充:“我三中是买进来的,大学也可以买。”

  ‘钱不是万能的’这句话在以前倒会有人信,但现在是有钱你就是大爷,没钱你连孙子都不如的社会,人穷志短,没钱,这个社会你无法立足。

  陈峰是来泡妞的,觉得如果放任我们把这个话题聊下去,他也要忍不住加入,然后昏天黑地没完没了,耽误了泡妞的宝贵时间,提醒说:“都打住,眼睛擦亮点,找好目标分头行动,有杀错,不放过。“说完把衣服最上面那粒纽扣解开,让自己看起来像牛B轰轰的傻B气质的浪子,狼嚎了一下,好像刚从里面放出来,几年没见过女人,如饥似渴往一个正坐在草地上悠闲玩手机的女生走去。

  吴昊和董军实行的是两人搭配,干活不累,组团泡妞,手到擒来。也屁颠屁颠沿着陈峰的步伐走了。

  我没这种无趣的嗜好。张斌也没这种心情,和我一直围着操场绕圈。前几圈还好,没什么体会,后几圈是越绕越不对劲,我疑惑地问张斌:“张斌,这操场感觉大小不对劲啊!”

  “三百米的操场也就这么点大,你哪里不对劲啊?”张斌回答的很无所谓。

  三百米,高中的标准操场是四百米。一中和二中是亲妈生的,在四百米的基础上都铺了层塑胶。三中生在农村居然会用地紧张?

  n酷匠a!网正版首Kb发l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