挤,在中国是非常常见的事情,伴随着地就是抢的状态,最常见如公车,电梯,因为挤所以要抢,哪怕是在一定能满足需要地情况下,人家依然会挤抢。

  有在外国呆过的精英批语说这是国人素质低,没有外国人素质高。也有人调侃说国人有喜欢挤的心态,其实都只看到现在地现象,没有看到造成这种情况的环境前因,因为中国人多,因为中国以前很穷,所以能平摊的公众资源变很少,远比发达国家低,这就造成了心理恐慌,久了能不习惯才怪。

  比如说:当你从小到大,每次出门公车都没有多少人,或车多,随时可以满足座位需求,自然不需要,也不会挤车抢位子,可如果你从小生活在人多车少,不抢就没有位子的环境,长大了能不挤,不抢吗?

  人人都想成为他们斗争的牺牲品,导致车票在两天之前就已经卖完了。我以为坐去学校方向的车应该有机会经过学校,最多中间转几路车,但没开出去多远,一个大转弯就把我转晕了,要不是售票员阿姨好心提醒,都差点坐车到台市去了。经过黑车的拖拉,终于赶上了三中的午饭,一共花了老子十八元,直通车只要十元。

  班主任是一个身材矮小,模样年轻,戴着副小眼镜的江西小平头。要不是他脸上有着被岁月这把杀猪刀劈砍过的痕迹,我还真以为是一个同学。也就是因为他开学的小平头,我们给他取了个外号——平兄(平胸)。

  走进教室,他看到我问:“姓名?”

  “白鹏。”

  “饭卡钱六十元,然后去食堂吃饭,中午午睡在第一栋男宿舍楼309。”他低头办理着手续。

  最5#新~g章ls节(上9a酷*A匠Lk网%E

  两个铁碗,碗是学校送的,提倡吃手抓饭,不带筷子或者勺子。饭卡中只有四十元,单纯这卡就值二十元。在这单薄的塑料卡中是蕴含了何等神秘的高科技。

  三中这个学校在偏僻的农村,生男生女都一样的标语也是贴在农村。学校为了响应党的号召,杜绝出现男尊女卑思想,实行了女尊男悲。

  三栋宿舍楼,最新的那栋是女生宿舍,每个寝室都有独立厕所。我住的宿舍在教学楼后面,侧面每层都有一个走廊连着教学楼,但每层都锁着一扇铁门不让过。按正常审美说法,估计这还不能算宿舍楼。如果硬说成宿舍楼估计这都还会被法院查封。一般公共场所至少要有两个安全出口,很显然这栋宿舍楼在不一般的前提下只有一个正门。每层连一个厕所都没有,放水都还得跑到教学楼方便,身为三中稀有普高班的我还住在三楼,学校是想锻炼我们,还是想杀杀我们的锐气?

  我们这栋宿舍楼一个寝室五张双层床,后面那栋一个寝室六张。

  寝室中已经有两床被子,三个人坐在窗台边吃泡面。看到我后,有一个人问:“哥们,同寝室?”

  我点了点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