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农村有个习俗,游子归来得去祭祖。

  农村没有陵墓园,很迷信请一个风水大师,然后听他洗脑一番,再花个大价钱让他指个地点大兴土木。所以就造就了山上东一座,西一座,一点规律都没有。国家为了节约土地提倡大家实行火葬,农村人在响应号召的同时变本加厉——先火葬,后土葬。

  奶奶和爷爷的墓安在一起。最后一次去的时候是奶奶下葬那次。奶奶生前最喜欢的是我,最照顾的也是我。给我买好玩的,给我买好吃的。捧在手里怕摔坏,含在嘴里怕化。我突然觉得自己很不孝顺,给爷爷扫了好几年墓,但奶奶的却从未有过。

  R酷K“匠)网正!A版首发&

  张奶奶说要陪我一起去,我拒绝了。虽然她今年身体还是非常健朗,腿脚也很利索。

  农村的清晨异常宁静,走在蜿蜒曲折的小路上,呼吸着清新的空气。两年的风雨,两年的钢筋水泥的生活,两年的污秽,居然还能再次回到这美丽的大自然。

  手机响了,晓素打来的。

  “喂,白鹏,起床了没?”

  “起床了。”

  “早饭吃过了吗?”

  “没,早上要去祭祖,等下回去和午饭一起吃。”

  “不是提醒过你,每餐都要吃吗?你怎么不听,以后我一有空就打电话提醒你。”

  晓素听我没吃,埋怨道。

  “额。”

  奶奶和爷爷的坟头很干净,没有杂草,张奶奶肯定没少来。我个人是提倡环保可持续发展绿色扫墓。但入乡随俗,点燃蜡烛的环节还是没有少。

  我没有像一些人一样在墓前说一大堆“保佑我财源广进,一本万利”,“保佑我考上北大”之类的话。说这些话只是浪费口水,真有用那还要出去工作干嘛,干脆一天到晚跪在坟前烧香就行了。真有那么一天,我绝对会去开香烛店,一定能大发。如果这些人的长辈真能听到,那只能说这些人的长辈可悲,活着为子孙担忧,死了还要为子孙担忧,死不瞑目啊!我并没有不尊敬长辈的意思,我只是想要大家认清自己无用的信仰和可笑的行为。我只信我自己,信我自己的能力。

  改造过的新农村终究还是农村,封建舆论还是存活着。按张奶奶的说法,祭祖后进门前一定要除下晦气,这样接下去的生活才会风调雨顺。就是用烧着的黄纸在身体周围绕一圈。

  中午的时候,晓素按时打来电话提醒。

  “白鹏,午饭吃了吗?”

  “正打算吃。”

  “乖,那我挂了。”

  “…”

  中午吃饭的时候餐桌上多了一个人,张奶奶的孙女——小凌,吕冬凌。女大十八变,小凌已经从儿语牙牙拖着两条鼻涕的跟屁虫长大成了现在个性张扬,染着一头亚麻色长发的大姑娘。唯一没变的就是她脖子上挂着的长命锁,那是幼时我奶奶和张奶奶一起去求来的,我也有一把。

  往事已成空,还如一梦中。她在吃饭的时候没有表现出以前那股可爱,对我的到来也无动于衷。

  吃完午饭,张奶奶收拾完碗走进厨房。面无表情的小凌似乎忍了很久,见机会来了,马上生气的对我说:“白鹏,你昨天晚上睡哪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