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哥们,你这是不买咯?”他看我还是一动不动,抽回我别在耳后的烟,“穷鬼,回家种田去吧!”说完又一副小人模样靠到另一位招聘不顺的青年身上,递上刚才从我这抽回的香烟。

  草,这什么烂人啊!老子不就思考的久了点吗?就你这样的人一辈子也只能盗版了。

  硕大的招聘市场少说也有两三千的人流量,洗手间却只占了一个小角落。面对拥有960万国土面积而人均占地面积却小的可怜的国家而言,上厕所都得排长队。

  女厕所如此,男厕所更是如此。两个大男人挤在一起用蹲坑,厕所门一关,两个头浮现,如果不是大家心里清楚,都以为我要和一个老头搞基。

  两个人挤在一起,小便根本尿不进坑里。那老头的又年久失修,断断续续不说,还把握不住火力,弄得我左躲右闪。

  V更ZP新。“最2快q上酷匠.s网

  “小兄弟,你觉得这个有效吗?”那老头尿完一边提裤子一边说。

  “什么?”

  他指了指隔板角落的一排小字:办证、刻章、枪支交易、迷药贩卖、治疗性病。

  我想每一个去过中下等城市的人都应该看到过满大街的电线杆,公车站牌上都贴着无痛人流、处女膜修补,治疗性病等的广告。价格相当低廉,廉价到少吃三斤猪肉就能节省出修补个处女膜的钱。

  这种涂鸦,一度被称为“城市牛皮癣”。当然,这也是小商贩们唯一可以想到的宣传手段。那么问题来了,如果你得了性病,你会按照墙上的电话打过去吗?我想90%的人会说NO,理由很简单——你不相信!

  我对这些,不屑一顾,没有理他。他还真拿出手机按号码。

  又在招聘大厅转了几圈,递光了印来的二十多份简历,愣是一个公司都不理我。

  回到家躺在床上思绪万千,难以入眠。想起床吃个晚饭又感到身心疲惫,不想动弹。接着外面的路灯,我看到白纱窗帘后的窗台,我想起了王小波在《万寿寺》开头里写的那个窗台,那个窗台上放着《暗点街》,那本书说:我的过去一片朦胧。

  接下去的几天也不想起床,更不想出去,索性我就赖在床上。渴了喝点自来水,饿了抽根烟继续睡。晓素中间也来过几次,每次敲门我都不想起床,电话打来我也就任其响。也许我真被那个算命的说中了,命运开始走向坎坷。

  这天,也就是我失落的第四天,晓素从宋爹那要来备用钥匙打开门。当看到满地的烟头和躺在床上病殃殃的我后轻呼了一声:“啊,白鹏,你怎么了?”

  我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了一眼晓素,“晓素,你怎么来了?”

  晓素看了看四周,最后盯着我,“你多久没起床了?”

  躺床上这几天脑袋有点乱,我仔细想了想回答:“三天吧,又好像是四天。”

  “你四天就躺床上抽烟颗粒未进?”

  “应该是吧。”

  晓素听到这个答案有点惊讶,恼怒地冲我说:“怎么会有你这样不爱惜自己的人!”说完,门也没关匆匆出门。

  莫名其妙,我翻了个身继续睡。

  过了十几分钟后,晓素提着一碗饺子进来。闻到那股香味我才知道我已经非常饥饿了。接过晓素的饺子狼吞虎咽起来。

  晓素看我喝完最后一滴汤问:“怎么了?”

  “遇到些不顺心的事。”

  “不就是一些事吗?世界上没有迈不过去的坎,眼睛一闭一睁那就过去了,像你这样窝在家里虐待自己又有什么用?出去走走,好好思考下。”

  我没回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