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南哥家非常简单,也非常拥挤,两个人坐下后第三个人只能往床上挤,一张比我的床垫还小一点的床,一张折叠桌,一条板凳,几只塑料箱,一个大型酿酒的玻璃瓶,最好的也就只有放在床上掉漆的笔记本电脑。他跟他老婆一起住,比我还蜗居,可能这栋楼里面除了我以外估计都一样。

  进了南哥家,南哥找了条小板凳让我坐下。然后叫他老婆翠翠下楼去买白切鸡和花生米。南哥从角落端出玻璃瓶,说:“自己酿的,虎骨,鹿茸都是上山打的,正宗的很。”

  南哥找出两只塑料杯,哗啦哗啦的就倒了两杯酒,我看着如此珍贵的酒在边上撒了一圈暗叹可惜,南哥却好像没看到,一点也没觉得可惜。

  南哥端起碗要和我先干一杯,我盯着塑料杯直冒冷汗。普通喝饮料的时候觉得不够大,喝水的时候觉得刚刚好,喝啤酒的时候觉得马马虎虎刚好合适,但现在装满白酒那可就不是一个概念的问题了。少说也有一两啊!东北人认为喝酒和喝茶一样,一口干,但我不是东北人啊,这不把我往梁山上逼吗?

  酷d匠:‘网唯M一*正版,9:其他}O都《是9盗{版:$

  看着南哥热切的目光,我颤颤巍巍地端起杯子。南哥这酒是药酒,需要用高浓度的东北烧刀子才能把药力从药材中逼出来,入喉时那味道火辣辣的。

  翠翠刚好回来,我马上夹了一块鸡肉塞进嘴里。南哥看着我那模样笑了起来,“阿鹏,豪爽啊!”

  南哥说完,又想要举杯,我见状马上找问题发问:“南哥是哪里人啊?”

  南哥收回手,夹了一粒花生米放进嘴巴里,“辽宁大连人,我老婆是哈尔滨的,阿鹏你哪里的?”

  “我户籍是本地的,只是这几年都在外面混,这一回来人生地不熟,都快成异乡客了。”我说的有些悲凉,南哥见我心里难过,拿起碗又想来干杯。我去!故意放松警惕差点又要来一次。

  “南哥是干什么的?”我连忙甩出问题。

  南哥端起来自己喝了口,无奈地说:“没什么本事,以前在大连的时候在工地当过几个月学徒,现在在工地搬砖,我老婆没读过书,在工地卖些水,盒饭,一年下来收入还是可观的。”

  “有工作总比没工作好啊,我明天都还得去找工作,只是觉得南哥如果真想赚钱应该去北京或者上海,这两块地房价高的离谱。”

  南哥叹了一口气说:“的确这两地工资最高,但是北京处处要讲关系,像我们这些人不慎从楼上摔下来找不到人赔钱,有些人得了个和工作没关系的感冒都能领补贴,上海则是物价太高,人人小肚鸡肠,老克扣工资,浙江还马马虎虎吧。”说完又要举杯。

  “南哥……”

  南哥看透了我的伎俩,伸手打断我的提问,举起酒杯,“我知道你们浙江人精明,但今晚你进了我家门,我没醉就绝对不会让你走着出去。”

  都不知道晚上到底喝了多少,只是跟着南哥的举杯,举杯……

  其实像南哥这种在大城是里拼搏的农民工数不胜数,他们拼死拼活,流血流泪给别人造一辈子房子,结果呢,到头来还不是连自己的房子都造不起。农民工苦,在人性禁欲的城市里闯荡的农民工更苦。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