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五千,你这床还能睡几个晚上,五百。”晓素听到后直接回绝,“五千我宁愿买张新的,你这不就找我们第一次来的客人宰吗?”

  “那……四千。”老板装的很是心疼。

  “一千,多一分也没有。”晓素说。

  “成交。”老板说的很干脆,然后屁颠屁颠拿来一叠发票,“小姑娘,一千。”

  晓素听到老板这么干脆的回答,也知道有诈,学着老板也跑起火车来,硬生生的把保存善好的床垫说的一无是处,这老板“一千”的喊价成为了赤裸裸的奸商。

  老板知道了晓素的厉害,把边上一张崭新的办公桌也加进“一千”里面。晓素又把那张我找不出毛病的办公桌批的分文不值。老板在边上直冒冷汗,给我们端茶送水。

  收完钱后,还跟我打包票会毫发无损地把这两件家具送到家,而且不收运输费。我看着他沧桑的背影感到可怜,这不会被晓素刺激的心理阴影吧!

  告诉老板地址后,我和晓素走出店。我给晓素竖了个大拇指。

  “怎么样,厉害吧,其实我觉得一千还是太贵,如果你不着急,我还能让他更便宜。”晓素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

  最新~$章。3节(上酷+c匠^网`

  我一阵哆嗦,就这般就给老板造成心理阴影,如果再继续下去,还不老年痴呆啊!

  我和晓素在边上餐馆草草解决晚饭,为的只是岔开现代公司实际工作量超过国家规定的白领下班时间,去百货商场。

  国内的交通一直只能用糟糕形容。华市的交通更不用说了,就好像得了慢性咽喉炎,咳不出来,又咽不下去。这也不能怪当初的建设者,在当时出门都靠双腿的年代,谁会想到今天马路上会有这么多奔驰啊!更何况是华市这种人均土地已经大大小于正常好几倍的南方城市。

  我已经故意岔开下班时间去百货商场,但街上还是堵得水泄不通,喇叭声,叫骂声,此起彼伏,越来越嚣张。坐在出租车里都快十五分钟了,计时表一直走着,司机也完全没有打算暂停的意思,看着我心里直滴血。

  对于我这种现代信息化强烈的人来说,如果没有电脑就会觉得自己回到了石器时代,对不起邓爷爷教导我们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

  我只会使用电脑,熟悉些软件,电脑配置什么的一窍不通。晓素也最多在参加高考的时候练习过电脑操作,电脑配置也不懂。我就很傻B地听着店里一位非常“专业”的笔记本电脑推销员唾沫横飞,叽哩哇啦讲了一大堆,中间还不时为了表现他的知识渊博蹦出几个专业术语。我原本还听懂那么一点,被他那几个专业术语瞬间搅的一团浆糊。

  我听的烦,无奈地问晓素:“你觉得哪个好?”

  晓素咬着大拇指的手指甲思索起来。

  那位“专业”的推销员看到晓素难抉择的时候,指着边上一台3999元的联想笔记本说:“你们是大学生吧?这款联想挺适合学生,四千不到。”

  尼玛的价格啊!离4000只差一元,真他妈不到4000,而且不准还价。

  “买两台。”

  店里的老板看到我如此慷慨地买了两台,开发票的时候还送了一对30元不到的音响给我。

  走出店铺,我把一台电脑递给晓素。

  晓素愣了一下,“你不会是给我买的吧?”

  “你有听说过哪个大学不需要电脑?买都买了,拿着吧!”

  晓素迟疑了一会,接过电脑,“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像被你包养了一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