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什么不妥吗?”晓素见我盯着她,害羞地问道。

  我看得走神,有点不好意思,挠了挠头,说:“你变化有点大,一时接受不了。”

  晓素看到我的窘样,咯咯笑了起来。给人一种桃之夭夭,灼灼其华的感觉,令我心神荡漾。

  我们两个沿着大街走着。

  “你想要什么样的房子?”

  晓素问我。

  我仔细一想回答:“差点没关系,不需要太大,能住人就行。”

  “我知道一个地方,以前我本来想租那的,但后来找到了更便宜的。”

  酷匠网唯L一-‘正*版,其他(都v是9盗{x版Xf

  正是一天中最热的时候,尤其是近江市这种进步了几年的钢筋水泥城市,出去溜达一圈,估计就像韩寒说的那样“国籍就换了。”有美女陪伴,晒晒太阳,也耐得住。但晓素被骄阳烘烤的汗如雨下。我只好拦了辆出租车。

  到了目的地,虽然晓素在车里给我打了好几针预防针,但还是让我暗暗震惊了一番。三层连体平房,窗户是向外敞的木框毛玻璃窗,楼体表面的水泥已经开始脱落,一块块陈年旧砖裸露在外面,就好像得了皮肤病的皮肤开始脱皮一样,风吹日晒雨淋显得更加苍老。在这滚滚洪流之中勉强也只能再撑三四年,给人一种复古的感觉,好似时空乱入回到民国时期。和这现代化城市显得那么格格不入。一个人衰老,一个人死亡。

  走进锈迹斑斑的铁拉门,我震惊加剧。毛玻璃采光不好,楼道中一片漆黑,两旁更零散地摆满了煤气灶,煤气罐等杂物,让本来就不宽敞的楼道显得更加拥挤,举步维艰,生怕踩到谁家的碗,小强欢快地跑着。

  我和晓素找到房东宋爹,他带我们到二楼。二楼的采光比一楼稍微好点,但也好不到哪去。楼道中仍旧堆满了煤气灶和锅碗瓢盆。房间在楼梯间边上,不需要翻山越岭避雷区。

  房间简单干净,虽然狭小,但也没让我心生厌恶感。只是洗手间大打折扣。一打开就飘出一股刺鼻的气味,蹲坑边上粘有黄色的尿渍,洗刷工具也没有。

  经过一番讨价还价,一个月四百,按季度交。我打算租两间,帮晓素租一间,她那地方实在不好住人。晓素拒绝了,她说过几天就开学了,学校有寝室,租了也浪费。

  和宋爹闲聊中得之,他今年已经六十八了,老伴早年得病去世,有一个儿子现在在加拿大。他怕语言交流问题搞出笑话给儿子造成影响,没有去加拿大。宋爹对于我这代现代感强烈的人会住这种棚户地方感到好奇,因为这里住的都是外来务工人员,大部分都是贵州佬,云南佬,都是工资收入低下,而且还托家带口的。我一笑而过。宋爹让我以后有空没空多来坐坐,老人总是耐不住寂寞的,更何况他这种有儿子养,没儿子疼的人。

  从宋爹家出来,我和晓素打的去二手市场。来来回回逛了两圈后,终于发现躲在一家旧家具店的角落的一张破烂到站都站不稳的席梦思,外表布上了一层灰,底架木质部分已经开始腐蚀,风雨飘摇,好像一碰到就塌了的样子,只是床垫保存完好,坐上去也还有弹性。

  店里面正在看电视的老板看到我们对这张床感兴趣,走过来满嘴跑火车:“你们真有眼光,这张床才刚拿来几天,一万多的席梦思,看你们是第一次光临本店,给你们个折扣,五千带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