晓素对我来说,应该算迄今为止除我父母之外最重要的人了。

  我第一次遇到她的时候,她衣着脏乱的坐在喷水池边上,一只被煤炭涂得黑乎乎的手捏着一只足够装下四个她的破旧编织袋一角,五六个瓶口从窟窿里钻出来,头上一个大大的洗的泛白的遮阳帽挡住了半边脸,但仍然掩盖不了她额头上流下来的豆大的心酸。南方虽有水乡之称,但在近江市这种丘陵平原杂交体依然烈日当头。

  对于一个热爱祖国的人来说,看到一个祖国的花蕾正在经受烈日的烘烤而不伸手帮助,就好像自己上完厕所没拉拉链被众人看猩猩围观一样,虽然众人表现的视若不见。我买了一个面包和一瓶水放到她面前。

  从浅层次来说,当今中国有很多乞丐,他们目前还处于沿街乞讨状态。你可以说,他们完全可以凭借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你也可以说他们丧失了起码的尊严,但谁都无法否认的一个事实是,如果有选择,他们不会选择当乞丐!在GDP排位前二十位的国家中,中国是拥有乞丐最多的一个,也是社会福利和低保机制最不健全的国家。如果谁想在世界找到一个两极分化、贫富差距的典型案例,中国,绝对是不二之选。

  她抬起头,瞪大眼睛看着我,脏乱的脸上写满了疑问。

  “肚子饿了吧?”

  她听到我的解释笑了笑,拿起面包,但觉得有点不妥,说:“谢谢你的面包,但我要先声明,我只是捡瓶子卖钱的,我不是乞丐,我有工作。”

  我尴尬地笑了笑,在她旁边坐下。她狼吞虎咽地解决了面包,打开水一口气喝了半瓶,应该饿坏了。

  “先生,你看下,有没有兴趣。”她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红色的传单给我。

  我接过看了一遍,主要内容是,一个叫林晓素的女孩幼年失去双亲,靠捡垃圾收废品为生,长大成人,用废品书自学考上华市的江大,因为经济有限,不是干部亲戚,又加上贫困生申请无果,所以请求社会爱心人士帮忙,捐助读完大学者将来愿双倍偿还。

  MM看正、版.w章^节上酷匠D,网B…

  “这个人是你?”我问道,因为她这张传单上写的和她自己很像。

  “嗯,你愿意帮忙吗?哎!看你也并不是很有钱的样子,算了,我还是再捡点瓶子实在。”她本来有点希望的脸上充满了失望。

  “江大可是重点大学,全国这么多重点高中每所也就出五六个,你确定你考上了?”我有点不相信。

  她听我说完,从口袋中掏出一张折叠的很好的纸,小心翼翼地拆开来给我看。

  一张江大的录取通知书,盖着江大的印章。

  “一学期多少?”

  “先生,你叫什么名字?你肯帮我?第一学期六千,后面视学分而定。”她欣喜地一连串发问。见我没反应,她从欣喜转成小心,生怕我转身走人,“是不是有点多?”

  的确按她这样六千一学期来说,四万八读完四年大学,但按实际读完四年大学真的只需要四万八吗?很多读过大学的人都知道,大学里面零零散散的需要交费的一大堆,生活一有点放宽,读完大学没个十来万就下不来。钱花进去了,读着读着稀里糊涂的变成专科的都有。

  “叫我白鹏好了,如果真的六千一学期我还是拿的出的。”

  她听到我的回答,有点不敢相信,自己掐了下腰,然后疼的哇哇直叫。我在边上被她逗得忍不住笑了出来。

  我怕这是一种新的诈骗方式,要了她的身份证上网查询属实。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