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匠}H网`%正,版首e发#/

  对于回国这个想法我思考了很久,在思想激烈斗争得不出结论时,自己却不由自主地坐上了回国的班机。

  八月末,北京首都国际机场。从飞机上下来,又重新踏上了这片黄土地,面对熙熙攘攘的人群,黑头发,黄皮肤,棕色的眼睛,从心里油然而生的亲切感。

  在美国经历了两年艰辛的闯荡,又变回原来一贫如洗的穷小子了,虽然现在回来会有点逃兵的意思。

  父母是接受的是封建教育,但并没有继承封建思想,成为封建制度的产物。现实是残酷的,他们的表现有时比现实还要更加残酷。没有一封信,一个电话,美国已经没什么值得我留恋了,最后选择回到这个生我的地方。可能是为了逃避某些事,也可能是对商场血腥的厌恶。总之我给祖国下岗再就业大军增添了一员大将,给祖国四化工程拖了后腿。

  从首都机场转机到浙江杭州萧山机场,去长途客车站乘车到近江市。老家在浙江平安县某个小山村里,那里没有外面的喧嚣,没有勾心斗角。经过一系列思考最终决定还是在华市看看有没有可能找到可以养活自己的工作。如果真的找不到那再回老家种田也不迟。

  刚走出车站,就遇到一个戴着黑色墨镜,穿着黑色古代长衫,花白头发的算命老头就拦住了我,向我吹嘘他家族狗血的牛B光荣史,祖先有给皇帝占卜过,如果他不跟我说明他是算命的,把墨镜摘了,我更相信他要像孔乙己一样教我写“茴”字。然后说什么也硬要给我算一卦,拦都拦不住。

  他像嫖客把玩小姐一样摆弄着我的手,尺子量量,左捏捏,右拽拽,我一阵恶寒,这遇到的会不会是从背背山下来的吧?

  他看了好久突然像找到心仪的小姐,兴奋地说:“后生,你这手不得了,帝王相,手中一龙眼。”然后顿了顿发现小姐只是图有虚表,什么都是垫的,惋惜地说:“时命不对,在以前那就能当皇帝。”

  可是小姐已经脱了,不能退货了,只能故装深沉地说:“后生,你这手就值好几千万,我说了这么多,知道你不好意思,就随便给个二十元好了。”

  我不知道我的手跟我的手值几千万有什么关系。我总不可能愚蠢到把手卖了的程度。如果我手真值几千万,我稍微剪点手指甲给你,你还不倾家荡产找我钱啊。

  在这个晚了几百年发展的国家,这种封建迷信可谓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浪。凭着读过几年《易经》就能把人忽悠的天旋地转,忽悠的连他妈都不认识。所以当初就有这样一个笑话:中国是最安全的,要到中国搞破坏的恐怖分子刚偷渡过来就有一些被拉去洗脑搞传销,一些被骗到黑窑打砖,一些被卖到山西挖煤。

  这看相是你自愿的,又不是我要求的,为什么要我给二十元?我刚要抬脚遁走,他那枯黄的皮包骨的手居然像铁铐一样死死拉住我,抓的我一动都不能动。

  “哎!”我叹了口气,“都是为了讨生活啊!”我掏出二十元给他。

  他接过钱好心地提醒了一句:“命运坎坷。”

  我在心里暗骂:“神棍,钱都给你了,还咒我,不会拣好听的说啊,饿死你得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