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被从医务室里出来了,全身青一块紫一块的,嘴角还有一丝丝血迹,右手也多了个纱布包裹着,挂在前身,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往我骨头里面钻,麻麻地痒痒的,我走在道路上,太空已经蒙蒙的,黑了起来,应该到了吃饭的时候了,我向腐尸房走去,果然他们都在那里,我排进了队伍了。

  “嗨,李为,你没事吧?”刘文说到,他是我结交的一个朋友。

  “没事,不过王军官不知道发了什么疯,把我伤成这样,看来我要休息好几天了。”我无奈道,是啊,我都骨折了怎么去握刀?怎么去训练,看来又要落后他们一大截了,不知道还能不能成为探险小队的队员。

  “对啊,这里的王军官是有点不正常,你那里惹到他了吧?”刘文说到。

  “惹他?我哪有,我也没那本事啊!”我冷冷的笑了,不过我也在心里想是不是我那里真的惹他了,想了很久,难道是杨老师?我和他一起训练,王军官吃醋了?那么漂亮的女子王军官喜欢也不奇怪,可能是这样的吧,我想。

  很快,就到我打饭了,这时我看见有人搬了一对座椅进去,厨师对我说,等下你就坐着吃饭,手骨折了不大方便,我心里一暖,在这里很少有这种待遇,什么都是很严格的,我也明白为了训练出更强的我们就不能仁慈,给我们太好的待遇只会滋生懒惰,不过人总是想过的好点,有这样普通的待遇在我们看来已经不错了,我进了腐尸房,臭味很远就闻到了,它们一天天的发酵,越来越臭,一次一次地冲破我们的极限,提高我们的忍耐力,没人注意到,在钢筋下面,僵尸的血液和残肢混合在了一起,渐渐有了生命的迹象,一只蛐蛐爬到了上面,它立马就不动了,慢慢变扁,我们在上面吃吃着饭。

  “哈哈,李为你小子还没死啊!”张铮那个混蛋叫到。

  “老子怎么会死?我还没玩过你的菊花的,让老子玩玩。”我笑着说到。

  “就你想玩我的处菊?毛长齐了吗?”他笑着说,“还有你那手都骨折了,小心今天晚上我在你床上搞震动,你可是没有反抗之力的。。”他用邪恶的眼神看着我。

  “你敢,等我好了不杀死你。”我瞪着他说。

  “来啊,谁怕谁?我们宿舍的几个今晚有福咯。”他对我们宿舍的几个招了招手。

  x&更$新U-最快●上酷t◇匠)9网

  “对对对!有福!”那几个人回应道。

  “洗好屁眼,今晚等我们几个。”张铮大笑道。

  “你们,真是。”我无奈地摇了摇头。训练的生活很无趣,我们只能用这些玩笑话来抒发心情。我们吃完饭,等到了30分钟出去了,洗完澡,这时一个人叫住了我,说王军官要见我。我点头,去到了王军官的房间,敲了敲们。

  “王军官?在吗?”我对着们说到。

  “哦,门没锁,进来吧。”里面传来声音。我打开了们,走了进去,“不知道王军官找我有什么事?”我问道。

  “过来,我看看你的伤。”他向我招了招手。我走到他身旁,他看这我,点了点头,“你明天还要训练。”他说到。

  “啊?这样还训练?为什么?你要我死啊?”我惊讶道。

  “没有为什么。如果明天你不训练,你就走吧,探险小队不需要你。”他说完就叫我离开了。我走回宿舍的路上一直憋着气,还不是你吧我打伤的,现在你还叫我明天就训练,我怎么能?我到底那里惹你了。

  回到了宿舍,刚进门,张铮就激动了起来。

  “看!我们的菜来了!”他对几个舍友说,脸上露出邪恶的表情。

  “别开玩笑了,我要睡觉。”说完我躺在了床上。他那可能那么轻易就放过我,直接跳上课我的床,“来,小宝贝,今晚好好伺候大爷我。”说着向我亲来。

  “滚。”我一脚踢了过去。他抓住了我的那只脚,“哟,小宝贝,大爷我就好这口,辣的我喜欢。我听到有点想吐的感觉。“没空和你玩,睡觉吧!”我说到,“明天我还要训练呢。”

  “啊?你还要训练,都伤成这样了。”张铮也觉得离谱。

  “可不是,不知道王军官怎么想的,”我无奈道。

  “说不定你日了人家的妈人家才这样对你。”张铮说到。

  “去你的,就你那么色,连人家老母都不放过。”我说到……就这样我们说了几句话就睡觉了。夜里我的手和受伤的地方麻麻痒痒的,很不好受,让我怎么也睡不着。我翻了好几个身,难受死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才睡着了。

  0一阵起床音,让我醒了,靠!才刚睡醒没一会就又要训练了,气死我了!嗯?这!这!这!我震惊地发现,我的手好了?!一点骨折的样子都没有了,充满了一股劲!什么情况?我来不及思考,我把石膏和绑带全部都拆了下来,就投入了今天的训练中,洗漱,晨跑。

  “看,那不是李为吗?他怎么连石膏都卸下了。”王军官惊讶道。

  “等下跑完步,叫他过来。”J博士说完,就和王军官一起走开了,没有人注意他们。我们跑完步,就又去腐尸房吃饭了,这时厨师对我说,吃完饭叫我去找王军官。我默默地点头。吃完饭后,我来到了王军官的房间。敲了敲门。

  “进来。”我走了进去。

  “王军官。”我说到。

  “怎么连绷带都卸了?”王军官说到,这时我看看他旁边的J博士在注视着我。

  “我好了。”我低头说道。

  “来了?过来,我看看。”J博士明显很激动。我走了过去。他拿起我的手,看了看。敲了敲,我一点疼痛也没有,去医务室拍个片子吧。他说道。我就和王军官一起去医务室拍了片子,一样完全没事,手像没骨折过一样,我看见了也不免有些震惊,这也太!什么回事?王军官和我同样疑惑,J.博士看了看,脸上露出了难以掩饰的笑容。

  “知道为什么王军官会折断你的手吗?”J博士说道。我摇了摇头,“呵呵,是我安排的,他反现你的治愈能力很强,我想看看你的恢复能力有多少,没想到啊!没想到啊!”

  “原来,王军官折断我的手,是为了这个。”我有些无奈,这也太不人道了!就这样白白让我骨折了。

  “你小子别介意啊,我也是奉命行事,我也是想间接告诉你,我有多厉害,免得后面的日子和你软绵绵地打无趣。”王军官笑着说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