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市已经尸变一天了,不知道还有多少个人和我一样活着,我也不知道能挺多久,我好累,我想我的家人我的爱人。--李为天亮了,我从梦中醒来,眼睛模模糊糊地,我好像看到了一个僵尸,什么僵尸!我立马清醒起来,望了望,啊!全是僵尸,我立马开动引擎想冲出去,几个在前面的僵尸被我托着走,真晦气,拿起枪向他们打了几枪,待车周围没有僵尸后,我就从后座里拿出了一把步枪,你们不是要和我玩吗?我陪你们玩玩,我把车窗摇了下来,在车里开始猎杀僵尸。看那只僵尸好傻啊!啪一枪爆头,来多少都是没用的,你们只有死路一条,一个个僵尸在我不远处毙命,让我兴奋到了极点,我决定不在车里打我要出去打,我马上打开了车门爬上车顶开始射杀僵尸,啪啪啪!啪啪啪!哈哈!真特么带劲,你们这些害死的杂碎来咬老子啊!现在我有家伙怕你们吗?周围的僵尸越来越少,事时候出刀了!我放下步枪,拿了吧手枪和那两把刀就向僵尸走去,一刀又一刀,真是太不经大了,吼!从不远处传来了声音,我不直觉地向那出看,什么东西?疑惑,去看看。算你们命好,下次可没有那么好的命了,地上全是尸体,大约有200多个,我看了看,就丢了几个手榴弹,随即我就开车向发声地赶。

  在国家安全局:怎么样了?局长问。

  “已经调查清楚,导致H市尸变的是一种化学药品,我们正在配置能抑制它的药品不过他周围的城市也被感染了。”副局长说。

  更%新l最8U快S(上酷匠网

  “啊!快叫周边城市的人撤离!”局长说。

  “是”副局长随即下达了命令“救援,还要多久才救援?”局长着急了。

  “最少还要48个小时”副局长说。

  “这么久?”局长问到。

  “没办法,这场事故是人为的,我们还不知道他释放药物的方式,不能盲目。”副局长说。

  “好吧,H市的人你们要坚持!两天就两天”局长明显很失望。

  H市郊,几罐罐子已经不再向外排放气体了,这时来了一个人把罐子收走了。

  回到我这:我继续向声源处行驶,很快就到了,我看见了一个怪物:一个四脚朝地的怪物,它正在吃着其他僵尸,嘴上的其他僵尸的血液流了出来,他比人大了不知道多少倍,我从车里用狙击枪给他开了几枪,没事?它发现了我,就朝我跑来,我立马跑下车,我可不想让它把我的宝马给破坏了,拿起步枪就跑,他的速度明显比我要快,我就边朝他开枪边后退,可他好像一点也不畏惧枪,子弹打在他身上一点作用也没有,心里想拼了。我丢下了枪拿出两把刀就向它冲,看你有多厉害!我叫道,直接用力一刀削掉了它的一块肉,他明显怕了,我就更加积极了!又是一刀,这刀直接把它的手给砍了下来,锋利啊!这时我乘胜追击,又向它砍了几刀,它的身体开始血肉模糊。吼!它又叫了声,跳得很远很高,直接向我扑来,我连忙翻滚开来。你他妈真难看,我骂到,吼!妈的又向我冲了过来,一瞬间我就被他击倒了,它慢慢向我走来,张开了它的血盆大口,我静静地等待它过来,是时候了,我扔出了手雷,彭,明亮的光显得那么刺眼,我你闭上了眼睛,几秒后,我走到他模糊的尸体旁,发现还在动!我立马把尸体砍得四分五裂,回到车上,什么怪物?都不足为奇,我李为都能干掉!我拿起驾驶室上的水喝了一大口,继续开着车。我不知道,这个时候我的身体悄然发生了变化。

  中午了,天气开始热了起来,现在要去哪?(这时候我已经出了H市了)一点想法都没有,我在在马路上默默地行驶着,啪啪!两声枪声响起,我就像失明的人突然感受到光线一样,兴奋,2天了终于看到其他幸存者了,不过现在我还不敢确定是不是人类,如果是僵尸怎么办,但这枪声就是希望,我也朝天开了两枪,那边的枪声也迎合的开了两枪。没错!就是幸存者!我马上调转车头向那边敢去。

  “嗨,没想到在这废墟中还能遇到幸存者。”一个戴着墨镜的男子说。

  “我也没想到。”我说。

  “我叫张华,他叫王鹏,她叫刘薇”戴墨镜的男子说。

  “李为幸会。”我说到。我向他们逐个问好。

  “对了,你还有子弹吗”张华问。子弹笑话我可是带了差不多一个军火库的装备啊!

  “有,还很多跟我来!”我带他们来到了车前,打开了后备箱和后门。“啊!那么多!”他们几个都震惊了,我暗自偷笑,要不是觉得用不上我这都闲少。

  “以后你就是我们这个求生组的队长了!”张华笑着对我说,看得出来他们见到这些武器很是兴奋。“队长?我不屑去当,我只希望多杀几个僵尸,让我们这些人生存的几率大点。”我说到。

  “对,为了生存,好了现在武器那么多都拿几个手榴弹和一把枪。”张华说,他们两个连忙上去拿了一把步枪和手枪。“走,我们去一个地方。”张华说。他就驾着车带我们走。一路上遇到不少僵尸,都被我和王鹏干掉了。

  “哦胡!太爽了!”王鹏叫到。

  “看你那兴奋的样,没出息”张华说。

  “还不是你个没本事的张华,就弄得一把枪,子弹才那么点,还是人家李为能干,那么多子弹,让我随便用,僵尸他妈的!去死”说完王鹏又向一个僵尸开了一枪。它没反应过来已经死了。

  “我们要去哪?”我问道。

  “医院。”张华说。

  “去那干什么?”我疑惑地问。

  “哪里有个东西。我一直想去,可是没有武器不敢去。”张华说。

  “哦,什么东西?”我问道。

  “去了就知道了”张华说。

  “好吧,反正跟了你我也没得选了,去就去憋。”我觉得那东西可能是和这次尸变有关的,我也没多说,现在我也是漫无目的,大不了一死。

  到医院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我们决定明天再进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