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阳接下来的话又让余浩呆滞了,聂阳拿出根烟点燃,深深地吸了口,接着说:“任何事情的推导本身就建立在一个理想或者正常的情况下,万事皆有例外,如果事情的本身违乎常理,那么一切的推论也就不能成立了。”

  “违背常理?”

  “你看过一部电影叫《沉默的羔羊》么?”聂阳反问道。

  “看过。这跟电影有什么关系?”余浩乐了,失笑一声。

  “那你就知道里面的汉尼拔医生在生活中也是温和而博学的男人,在第二面却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人魔!这就是瑞典心理学家荣格曾提出过一个词,叫做‘人格面具’。”

  聂阳微微一笑,淡淡的道:“人格面具,不同于人人格分裂,而是人类因为为了更好适应社会,从而塑造出的一个表面,这个面具让我们更好的生活在这个世界,他不存在真与假,同样源于人内心,面具善于欺骗,所以如果凶手是一个对心理学有一定研究的人,或者说他本身就存在精神问题,那么在生活中,他只需要将自己另外一面忘记,那么他的面具将无懈可击。所以我对于凶手性格、神色,甚至生活状况的推断将会很难起到作用。”

  “原来是这样。”余浩愣住了神,问道:“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不知道,需要从新考虑。”聂阳随手一甩,手中的烟沿着一条抛物线准确的落入不远处的垃圾桶中。

  “不过整体而言,可以得出基本三个,第一个,凶手很自信,他会是一个极度骄傲的人。第二个,凶手很强壮,强壮到足以轻易击倒一个格斗教练;第三个……”

  聂阳顿了一顿,“他很冷静。”

  “……这个词并不是我们所认为那样,从发音上说他应该是一种副语言形态。”

  老师站在讲台上说着,而台下不到三十人,让这足以容纳近两百人的教室显得空荡荡的。

  我一面做着笔记,铃声从耳边响起,伴随着稀稀落落的合书声,我拿起书本随着一同走出教室。

  “牧晴?”惊讶的声音从走廊的另外一边传来,我转过头去,脸上了也露出了错愕的神色。

  “方媛。”

  没想到在这遇到她,也对,她好像就是这个学校的学生,我心中想着,方媛已经走了过来,虽然是冬季的,但香港的天气并不冷,方媛穿着一件蓝色的外套,头发也不是那天的样子,而是随意的披着,还带着一个灰色的圆帽,一个黑色眼镜架在鼻子上面,倒是添了不少学生气。

  。n酷z匠。网首W发E"

  “你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你好像还是高中生吧。”方媛微微前躬,瞪大着眼睛看着我。

  “过来玩玩。”我笑着答道。

  方媛看着我手中的笔记本,然后促笑说:“该不会是来调查哪个女生吧。”

  “噢,被你看出来了。”

  我的话让方媛微微一愣,随即有些高兴的说:“要不要我透露点消息给你?”

  “那求之不得了。”

  方媛微笑着,然后走了过来,足有170多公分的身高刚好到我鼻梁那里,说:“好了好了,别开玩笑了。没想到这遇到你,上次谢谢你了。”

  “不用,应该是我要谢谢你才对。”

  “嗯?”

  “那顿早餐。”

  听到这个,方媛忍不住又笑了出来,然后问道:“需要我带你走走吗?”

  “嗯。”我点了点头。

  我们一同走进绿化带,方媛轻轻的转过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平视前方,我们像是一时间没了言语,沿着石子路走了一段。

  “你喜欢语言学么?”

  方媛将头别了过来,微笑地看着我,双手也插入了上衣的口袋中。

  “也不算喜欢,不过是音乐与语言本身是有很大的关系,我就来听一节课而已。”我说着,冬季的微风带来身边美人儿的一丝清香,我突然沉默了,是“爱的归属”,她与母亲用的是同一款香水。

  “真是好学啊,我们的高材生。”

  “呵。”我笑了声。

  路径上打扫的很干净,我和方媛走在上面,偶尔传来的鸟鸣声让原本就很安静的绿化带更显得静谧了,树梢间透露下的冬日阳光在草丛间熠熠跳动着,偶尔露出几只觅食的小鸟怯生生的看着我们。骤然间,一个记忆片段突然从脑海中涌现,黑夜、呼吸声、还有那紧贴着自己的脸庞,宛如幻觉一般的记忆像是撕裂了自己内心深处的某个隔膜,心口也开始一阵灼热,恍惚燃烧了一般。

  “牧晴,你以后会选择中文大学么?”

  方媛的话语让我从近乎幻觉一般的感觉中拉了回来,我茫然的走了几步,像是一时间失去了对这个世界的感觉,这宛如梦魇一般的记忆为什么会不断出现,是过去发生过什么让我遗忘了?

  “喂!你怎么了?”

  方媛有一丝紧张的看着我,她看到了我有些苍白的脸色,还有那失去焦距的眼睛,忍不住伸出手握住了我手腕。

  “不知道,也许吧。”有些嘶哑的声音让我自己都有些吃惊。

  “你生病了,跟我一起去医务室。”方媛拉着我朝医务室方向走去,但发现我并没有动,转过头看着我已经恢复不少的脸色。

  “不用了。”

  方媛看着我有些清冷的神色,犹豫了一下,放开了手,“真的没事么?”

  “嗯。”

  我抬起头,又觉得刚刚自己有些冷淡,不由调整了下心情,认真的看着她:“谢谢你。”

  “……嗯。”方媛有一丝不好意思的别过头。

  骤然而来的沉默,我们徐徐的走了一段,下午的清风吹动着衣服不断的摇摆,方媛的长发也被拉扯的不断飘扬,灰色圆帽的脸庞清晰可见,她拨动着被风吹得有些凌乱的头发,我不仅想到曾经无数次描绘的一个角色,两人这个时候竟然是这么的相似。石子路一直前进然后是个白色的围墙,那边便是池塘,耳间也听到涓涓的流水声。

  “这里其实有一个故事的。”方媛轻声道。

  方瑜刚想说什么,远处已经跑来了一个男生,而在他后面还跟随着一个长头发穿着格子衬衣的女生,男生眼睛冷漠的看了一眼我,然后又转向方媛,声音中带着少许怒气:“我等你很久了。”

  原来是这个家伙。方媛来我家晚上,他们就是在路灯下吵架,看来是她的男朋友了。

  “我说过了,我们到此为止了,以后不要在等我了。”

  方媛转过头。这明显是情人间的怄气,心中思考自己此时所处的位置,不由间想到一句话——生活就是一个三流作家写出的三流剧本。

  不可否认,此时场景很庸俗,但依旧是生活中不断重复发生的事,而此时此刻我正是这庸俗中的一部分。或许人类本身就是低等生命体,虽然他们一直标榜自己是万物之灵,但却不可改变这个事实。男生耐心的解释,而他身后的那个女生则悄悄的打量着一边淡然的男孩。

  “意外?意外到你们两个人都接吻了么?我说过,如果你还这么花心,我就甩了你。”方媛杏目圆睁,一连串的措词让他一时间也找不出理由辩解。

  看到对方词穷,方瑜冷哼一声,然后转身对着一边的牧晴:“我们走吧。”

  我望着她点了点头,转身离开,而方媛则走了几步,但又停顿了一下,然后跟了上来。

  虽然没有回头,但我却知道刚刚如果那个男生再解释几句,也许她就会留下来,真是一个笨蛋。

  离开这片园区,方媛出了口气,脸色写满了不知道是失望还是悲伤的神色,亦或者都有,白色的水泥路一直到校门口,这并不算很长的一段路,恍然间在方媛眼中也变得长了起来。

  “让你看笑话了。”

  “偶尔的小摩擦很正常的。别想这些了,我请你喝杯咖啡吧,算是还你上次的。”

  上次的,方瑜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都是你自己家的咖啡,我只是泡了一下而已。”

  “不介意的话,就当我请你。”

  “那好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