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阳走下楼,到运动场上看着上面的身影,不过一会儿,对方便打完了三篮子球,在这个过程中竟然没有一次失误!这样的实力如果不是聂阳亲眼看到,绝不会相信。

  “怎么样,我家阿晴是不是很厉害?”

  从声音中回过神来,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装扮怪异男生,对方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聂阳轻呃了一声,然后笑了笑,但没有回答。

  “阿建,我们走。”球场上的黄色身影已经走了下来,居然开始遇到的那个男孩,聂阳在看到对方的同时,脸的露出了惊愕的神情。

  “您,有事?”我看着眼前的男人,我知道对方就是开始开车的那个警察,脸上露出了微笑。

  阿晴!听起来像是女孩子的名字,聂阳腹议着,此刻他才认真的打量眼前的男孩,白色的运动服上展露出一个非常匀称的身躯,皮肤很白,但并不是那种病态的白,而是很有光泽的很健康的白润,一头黑色刘海,浓眉下是一双很锐利的眼睛,鼻梁很高,脖子下两根锁骨犹如某位画家笔下的作品,温和的表情看起来拥有不符合他年龄的成熟,不可否认,这是一个放在任何地方也很抢眼的少年。

  聂阳看着牧晴的眼睛,嘴上挂上了一丝笑容:“你打很好,不知道有没有兴趣跟人玩玩?噢,对了,我叫聂阳,前面的事很抱歉。”

  我知道他说的是前面溅水的事,眼睛注视着他,脸上依旧含着笑:“没什么,下雨天,很正常的事情。我叫牧晴,很高兴认识你。”

  “啊晴认识这个大叔?”建生看着我,疑惑道。

  大叔!聂阳差点被对方这个称呼给呛到,我今年才二十九,有那么老么!

  “不过我还有些事,可能不能陪您比试了。”

  聂阳看着对方的表情温和有礼,如果不是开始看到的那个眼神,真难想象这是同一个人。

  “并不需要多久,也许下次就很难碰面了。”

  我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原本就是没什么事,刚刚不过是托词,虽然过多接触警察并不好,但逃避太多也不是我的风格。

  “阿建,你来做裁判。”我对着身边的建生说。

  “好!”

  建生理所当然的点头,然后坐在球场边的长条椅上。

  “那真是太好了,事先说明,读书那会我可是网球比赛的冠军。”聂阳笑着说,一面拿起一边的网球拍,大步地朝球场走去。

  我微微扬嘴,一手握住网球拍,亦步亦趋的走了上去。

  “我要发球了。”聂阳拿起手中的网球高高抛起,然后击打在上面,黄色的球犹如子弹一般射了出去,而聂阳已经做好了迎击的准备。

  让我来看看你的球技在与人作战时候是不是也这么强!聂阳心中刚动这个念头,顿时觉得耳边扬起微微的风声,然后便听到重重的落地声。

  “15:0。”

  聂阳呆了,有些难以置信的回过头,看着场后的黄色网球,竟然没有回应……

  “比赛结束,4:0。啊晴获胜!”

  王建生喊着从裁判席上跳了起来,原本空无一人的网球场不知道什么时候聚集了七个名男女,表情各异的注视这场快速结束的比赛。

  “希望下次有机会我们再好好比试一场。”

  聂阳看着对方伸过来的的手,感受着全身痉挛似的酸痛,实在难以想象,以自己的水准居然在眼前这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男生面前这么狼狈,而对方却依旧是一副气定神闲的样子。

  “我想下次……呼……我们可以换个运动,其实……桌球才是我的强项。”聂阳摇了摇头,不断的喘着气。

  我微微一笑,这真是一个有趣而危险的人。

  “那好。啊建,我们走。”

  黄色身影已经消失在球场上,聂阳走到长条椅上坐了下来,脑中却想着刚刚的比赛,他自认已经做的很好了,但面对对方那压倒性的实力,自己这点水准竟然完全不够看,对方那惊人的体能与技巧,足以让他在整个球场疲于奔跑。

  “嘿,需要毛巾么?”

  一声清脆的女声从耳边传来,聂阳抬起头,而他的身边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一个女孩,深红的长发,下面是一条蓝色的运动裤,应该也是在这健身的。

  “谢谢。”

  结果毛巾,聂阳深深地出了口气,对方看他的样子忍不住咯咯笑了出来:“真佩服你,居然去挑战他。”

  “他很出名?”聂阳抬起头问道。

  女孩点了点头,坐在一边的长椅上,轻声道:“基本上在这呆过三个月的都知道他,台球、网球、篮球,还有保龄球都厉害的不行。”

  “不是吧,还有台球,篮球,那我岂不是都被他秒杀了。”聂阳忍不住怪叫一声,想到刚刚自己还跟他说要比试台球来着,又忍不住一阵心慌,如果都是网球水准,那不是找虐么?

  “人家可是高中生哦,够厉害吧。不仅这样,我听说他学习成绩都是非常好的。”

  “高中生。”聂阳微微皱眉,脑中突然划过对方那冷漠的眼神,询问道:“他人怎么样?”

  “很好啊。”女孩点了点头,“温和,帅气,而且很好相处。”

  说到这里,女孩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看她的样子聂阳像是明白了什么,连忙转移了话题:“刚刚跟他一起的那个男生是谁?”

  “不知道,第一次看到,应该是他同学或者朋友吧。牧晴来这一般都是一个人。”

  “哦。”

  十分钟后,聂阳拿着一杯奶茶慢悠。牧晴,牧晴,心中念叨着这个名字,不知不觉就到了余浩那里。

  “不是吧,买东西你用了这么长时间。”余浩跑了过来,盯着还在沉思中的聂阳:“该不会碰到哪个美女聊天去了吧。”

  “好了,奶茶要不要?不要我喝了。”

  “给我。”余浩立刻一把抢过,聂阳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朋友,又看了下手表:“我们走。”

  离开健身房,余浩将喝完的奶茶丢到一边的垃圾桶里面:“阳,其实我一直在想,刚刚在道具店,你形容的凶手样子。我很疑惑,为什么,你会跟道具店老板说出凶手的样子?好像目前为止,我们手中没有任何录像或者目击者,你对于他的相貌总不会是凭空猜测吧。”

  聂阳看了眼余浩,干脆在路边停了下来,扯了扯脖子处有些紧束的衣服:“说猜测也没错,其实推理的本身就是一种猜测,就像是理论物理,通过一些常识性的东西,然后推导出结果或者某个命题。从案发现场看,很完整,没有任何破坏,也没有任何证据。凶手除了杀死对方以外并没有任何特别嗜好,这一点不合符常见的心理犯罪,凶手要做的仅仅是杀死对方,而不在意对方是什么人、什么身份。而且现场也不存在任何带有宗教性质的东西,所以我也不认为对方是进行某种特殊的邪教仪式。综合这样,我对他判断是——有组织力的犯罪杀人犯,行动准确有效,甚至可以说类似杀手。”

  “杀手?”余浩惊异的出声。

  “对,是杀手,一个不需要任何雇佣金,就随意收割其他人性命的杀手。这是我对于他的基本判断。”聂阳点了点头,脸色凝重。

  “这些天我一直在思考前面几个案子,从九龙的案发现场,我注意到一点,那是几个案子中唯一一个有明显搏斗痕迹的现场,虽然不多,但墙壁上的刀痕还是很明显,凶手两刀杀死被害人,这点不同以往凶手所有案子。”

  “不对吧,阿阳,这个被害人可不同其他的,他可是格斗教练,与凶手发生交手也是情有可原吧。”余浩一听这事,立刻发出了反对声。

  CD酷匠4网\$永2(久免费gz看D小B说Z

  “以凶手几次出手情况来看,这种情况发生的概率非常低,你忘了,第二个案发点可是三名黑帮成员,都是一刀封喉,没有任何反抗。所以我认为,两人交手是因为凶手故意的,他在实验,或者说是想要看看自己实力到底是什么程度,比如正面杀死一位格斗教练!从现场看,他做到了,而且很轻松。”

  “不会吧。”余浩呆了片刻,但又不知道从哪里反驳,不由转念问道:“那这跟凶手相貌什么关系。”

  “一个能正面杀死格斗教练的,你认为他是什么样子?一个能精密的杀死每一个目标,并不留下任何证据的,你认为他年龄会是多大?一个将杀人当做乐趣的人,你认为他表情会是怎么样的?”

  一连三个反问让余浩目瞪口呆:“原来你真是猜测。”

  “对啊,虽然这个有些过于经验主义,但《天生犯罪人》这种经验主义谁也不能否认他的有用性。”

  “当然,直到刚刚不久前,我一个想法推翻了我前面的定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