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晴!”

  嘹亮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宛如如深夜里的突然响起的空袭声,我侧过身,看着还在二十米外跑来的一个高大男生,绿外套,灰色的牛仔裤也被掏出了几个洞,而下面则穿着一双蓝色拖鞋,一头带着哥特式风格的头发,这乱七八糟的一身凑出了一幅俨然如刚从地震区逃离的难民。

  王建生,这个跟我从幼稚园就在一个班的家伙,应该可以算是唯一个跟我交往最多的同学了,有时候命运就是这么凑巧,这个学习平时只能算一般的家伙每每在最后一次爆发奇迹,最后成绩都超乎意料,小学、初中,高中一直跟我一个学校、一个班,如此看似不可能的事却屡屡发生,让人感叹命运的偶然性又不得不为之警惕。

  “还是你早。”建生气喘吁吁的站在,一双细小的眼睛看着从他身边走过一个短发少女。

  “收到你的短信。”我亮了下手机,放入兜里,脑海中却想着刚刚车里的那个男人,那是个警察吧,虽然穿着便衣,但身上那种浓烈的审视味道可以猜到对方的身份。

  $更$V新Bu最Z快$V上8酷E《匠‘网he

  “今天不是周末吧,我想你也没事,叫你一起去看电影。”建生习惯性地晃了下头,然后站直了身子。

  周末邀请其他男生看电影绝不同与常人思维的方式我早已见怪不怪,因为在我幼稚园时候,他就让我记忆深刻。

  “同学们,桌子上有六个苹果,吃掉一半还剩多少?”

  老师站在台上发问,当所有人都回答是三个时候,王建生却给了不同的回答:“那要看怎么吃了。如果每个苹果都吃掉一半,就不能算是三个。”

  诸如此类的回答数不胜数,因为我一直不在意周围的目光,所以很多时候也仅仅我跟他合得来,这个有些胆小的男生对于恐怖电影有着一种近乎痴迷的情感,而他因为没有女友,所以也便常常叫其他人一同前往,而更多时候还是与我这个与他同窗十多年的人。

  “今天别去看电影了吧,晚点我要去打球,你跟我一起去。”

  我想了想,将双手插入上衣口袋。

  “可我买了两张电影票,是《普罗米修斯》,听说是《异型》的前传哦。”建生迟疑着,从口袋拿出两张电影票,我一把拿过,同时拦住恰巧凑路边走过的一个女孩,递给了她。

  “嘿,送你两张电影票。”

  那个女孩目瞪口呆的看着我,有些惊喜与迟疑地说:“真的?你……是要跟我一起去么?”

  “不了,都给你。”

  我转身便往路边一个咖啡厅走去,建生看了眼女孩手中的电影票,但看到我走开的背影,有些气急的追了上来,嘴里喊道:“那可是我这个月的零花钱。”

  走到咖啡厅内,我点了杯爱尔兰,还有一叠小面包,建生倒是点了不少吃的,很多时候我比较好奇,这个偏瘦的男生为什么食量远超常人,他比我瘦,比我矮,但食量却一直与我不相上下,更奇怪的是他并不爱运动,而我除了打网球与一些技击训练,每天早上还坚持跑步。

  对于此,我们常言天赋异禀,或许,这个家伙的天赋就是能吃吧。似乎在记忆之中,在我诞生起,身边所面对的人,也只有建生与我一直没有任何摩擦与纠纷,或许,人在这个世界上,都会存在一个一见如故的人,而我是比较幸运的一个,让我早早的遇到了他。

  这间咖啡店,以往时候我或在锻炼完或者锻炼前来这喝杯咖啡,久而久之,似乎都成了惯例,而咖啡厅的老板是一个中年胖子,他看出我并不是一个多话的人,所以我每次到来他也总是微笑,并不会多问。而我对他的了解,也仅仅是他有个非常美丽的妻子与年迈的父亲,那是个看起来很老的老人,脸颊边有良性皮肤癌而产生的黑斑,看到他我总是会想到海明威的《老人与海》,而他的形象也会不知觉间与那书中的老渔夫重叠起来。

  “啊晴,18号是林语生日,你会去么?”建生嘴里吃着点心,一面含糊的问道。

  “不。”

  “她好像很喜欢你,上课时候她总是看着你,不考虑考虑么?”

  “不用。”

  我漠然的喝着咖啡,而建生谈了几个话题也就沉默了,很多时候我们在一起就是这样的淡而无味的聊着习惯性的话题,虽然枯燥,但却不断发生着。

  或许,在建生心中,我是他唯一的朋友;而在我心中,他是唯一一个我不需要换上任何面具面对的人。

  通常来说,两人在一起,沉默往往是揭示心底最好的方式,没有语言上的虚情假意,眼睛与神色都会将心底最深处的东西展露。

  然而,坐在对面的建生似乎有些坐不住了,他是一个好动的人,也是一个喜欢啰嗦的人,只有与我在一起才会显得安静许多,但这长时间的不动,不说却让他有些难受。

  我喝完咖啡,他也解决了所有的食物。

  “走吧。”

  拿起脱在椅子上的外衣,我跟他一同朝健身俱乐部走去。

  费罗国际会所,离咖啡厅并不算远。

  时间回到三十分钟前。

  余浩与聂阳一同下车,看着远走的背影,余浩疑惑说:“刚刚那人你认识?”

  “不认识,只是觉得他……是一个很特别的人。好了,我们走。”聂阳摇了摇头,将脑中的脸挥至一旁,然后微微一笑,朝不远处的道具店走去。

  到了店内,出示了警官证,聂阳看了看并没有什么客人的道具店,然后问道:“老板,我们想问问,最近三个月,有没有人在你这买过警服?”

  “警服?”道具店老板看着眼前的警察,眉毛微微一挑,意味深长的说道:“有,挺多的,经常会有人来买警服。”

  “挺多的?”聂阳露出惊异的表情,立刻追问道:“那里面有没有身材高大,嗯……大约180公分到190公分,身体健硕,脸色看起来很冷漠的男人来买过?”

  “没有。”

  老板很果断的摇头:“来这买的,大都是买些女警服,而且是夏装,没什么人买男警服的。”

  话音一落,聂阳顿时像是吃了苍蝇屎一般呆立了,一时间没了反应,而在一边余浩差点笑岔了气。

  随后两人一同出了道具店,聂阳出了口气,然后一抬手,但又有些无奈的放下:“真是……”

  余浩点着了一根烟,深吸了一口:“好了,查了半天案,我看这东西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有结果,一起去放松下吧。”

  “去哪?”

  “那里有个健身房,我有那里的会员卡,要不要一起去练练?”

  “嗯。”聂阳点了点头,两人上了车很快就到健身会所,聂阳把上衣脱放到一边,在警校时候,体能训练他一直都是最好的,运动方面,篮球、台球、网球也是数一数二,虽然现在进行的少了,但底子还在,现在把上衣一脱,立刻露出了里面壮硕的肌肉,到让有些肥胖的余浩有些无地自容了。

  一百个俯卧撑,一百个仰卧起坐,然后是哑铃与杠铃,一番下来,已经是满头大汗。

  “呼。”拿着毛巾一面擦着汗,不远处的余浩倒是跟着陪练嘻嘻哈哈的说个不停,他将目光投下的窗外。

  “有人在打网球。”聂阳看着外面跃动的黄色身影,对方并不是跟别人打,而是跟发球机单玩。

  这种发球机可以随意调动各种球与球速,聂阳一面看,心中却忍不住一阵吃惊,无论发球机发什么样的球还有速度,这个黄色身影都能准确的击中,不过一会儿,一篮子球就被打完,然后换上新的,这种几乎机械式的精准打击他都是第一次看到。

  “难道现在健身俱乐部的打网球的都这么专业?”聂阳忍不住猜测,身子却控制不住的朝下走去。

  “阿阳,怎么了?”余浩看着离开聂阳,忍不住喊道。

  “去买点东西。”

  “给我带杯奶茶。”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