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男孩看样子也不过十来岁的样子,穿着一件黑白格子衬衫,长得很是白净,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十分可爱,脸颊红扑扑的,手中正抓着一只死鸡,这只鸡的头被砍断了,他左手拿着一个瓷碗,瓷碗里面盛满了鸡血。

  “你好!”崔宁虚弱的说道,“请问你是----?”

  A0看正版=章e节上\W酷/匠&r网

  小男孩这时候根本没有理会崔宁,把死鸡放在了竹篮里面,然后跑下了楼梯,一边跑一边喊:“姐姐,爷爷,这个大哥哥醒了!”

  大哥哥?崔宁鄙视的看了一眼这个小鬼,自己也不过才十七岁呀,什么时候成为大哥哥了?再说你这小鬼比我也小不到几岁。

  不一会儿,小男孩就重新过来了,他的身后跟着一位和崔宁差不多年纪的女孩子,女孩子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是这个小男孩的姐姐,因为她们俩长得十分相像,女孩子扎着一个马尾辫,卷起手腕,看样子刚才正在忙活做饭,手上面还有青葱。

  女孩子给了崔宁一个十分清纯的笑容,说道:“你醒啦?是被我弟弟吵醒的吗?”

  “姐姐~~”小男孩撅着嘴不服气,“明明他先醒过来的,我才不会那么没礼貌呢,我上来的时候大哥哥就已经醒过来了!你怎么不信任我啊!”

  “哼!油嘴滑舌!”女孩子用手捏捏小鬼的嘴巴。

  崔宁说道:“的确是我先醒过来的,美女,你们这里是在什么地方?”

  女孩子走到崔宁跟前,把她白嫩的玉手贴在了崔宁的额头上面,崔宁一下子就脸红了,女孩子当做没看见似的,笑道:“看样子你的高烧已经退了,我们这里是在玫瑰城的郊外,我和我弟弟还有爷爷住在这里,因为这边恶灵很少出没,相对城里面来说比较安全,你已经昏迷了一天半了,昨天早上我和我弟弟去森林里面打猎的时候发现了你,当时你全身高烧,不过浑身上下没有任何的伤口,于是我们猜测你可能是被鬼魂伤害了,不过话说回来,你怎么敢一个人穿越那片森林啊?就算是在白天也是不安全的,更别说晚上了。。。你可真是找死啊!”

  崔宁听到女孩子说自己的身上没有伤口,之前的记忆一下子全部恢复了过来,他记起来了那个艳灵怎样魅惑自己,他记起来了半颅恶灵还有老太婆为了救自己而灰飞烟灭,崔宁摸了摸腰部,没有任何伤口,他掀起衣服,皮肤光滑,没有疤痕,崔宁愣了一会儿神,女孩子这时候打乱了他的思绪:“我正在准备午饭,过会儿一起下去吃饭吧,对了,我叫颜愫愫,你呢?”

  崔宁看着这个漂亮的姑娘笑嘻嘻的说话,心里面终于又重新升起了一股暖意,说道:“我叫崔宁,是你们救了我,我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

  颜愫愫笑道:“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爷爷去捕鱼了,大约还有十几分钟就会回来了,你要和我下去一起做饭吗?”

  崔宁尴尬的说道:“我---我不会做饭。。。”

  颜愫愫装作很生气的样子说道:“真是一个笨手笨脚的男孩子,现在哪有男孩子不会做饭的啊?不过没关系,你得和姐姐我好好学学,知道吗?要不然以后都嫁不出去了你!”

  崔宁一愣:“嫁不出去?”

  颜愫愫用手捂了一下嘴巴,然后吐吐舌头,调皮的说道:“哎呀,说错了,总之你来不来?”

  崔宁不好意思不给人家面子,用手挠挠头,然后说道:“好吧。。。”

  颜愫愫用瞪了一眼小鬼,说道:“今天你不是要和姐姐比试一下厨艺吗?你烧什么菜?”

  “红烧大公鸡!”小鬼得意的说道,“姐姐你今天一定会输的很惨!”

  “再敢挑衅我试试?”颜愫愫这时候一只手举起来这个小鬼,小鬼吓得脸色铁青,崔宁捂着头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刚才第一眼看到颜愫愫的时候还以为是一个很淑女的女孩子,没想到竟然比男孩子还要调皮,暴力,崔宁倒是感觉这个女孩子有点很好说话。

  崔宁下了楼梯才发现原来他之前一直睡在一个竹子做成的竹楼上面,而且整个房子都是漂浮在水面上的竹房,十分的清新淡雅,四面环山,水面很是清澈,在颜愫愫的带领下,崔宁来到了厨房,厨房很是简陋,不过却非常整洁,墙壁上挂着不少的咸鱼,毕竟是在湖面上生活的,水产特别多,但是崔宁看到不远处有一个小岛,小岛不大,上面还有一个小木房,还栽种着很多植物,养着鸡还有鸭,世外桃源般的生活向来是崔宁所期望的。。

  “那个小岛也是你们的吗?”崔宁问道。

  颜愫愫正在切胡萝卜,用手抓了一小块吃了起来,含糊不清的说道:“恩恩。。。是的。。。我们其实住在小岛上面的,这里只是爷爷没事钓鱼的竹楼,空气非常好,我经常过来玩的,你昏迷了,我们就把你送过来了。”

  崔宁说道:“你们一直住在这里吗?”

  颜愫愫往锅里面撒了一点油,说道:“不是,自从灾变发生之后,我就和弟弟逃到了这儿,爷爷住在这里,我们认为这是最安全的地方。。。”

  崔宁坐在了一张竹椅上面,他还是感觉身体比较虚弱,走了几步腰部就疼得厉害,崔宁强忍着疼痛,问道:“那你们的父母没有一起过来吗?”

  话一出口崔宁就意识到说错话了。

  果不其然,颜愫愫还有他的弟弟都低着头没说话,过了半晌,小鬼才说话:“我们的爸爸妈妈开车连夜把我们送到爷爷这儿,可是在半路上遇到了一伙强盗,强盗抢劫了我们的车子,爸爸妈妈和他们搏斗起来,可是没想到被那帮家伙杀害了,我和姐姐完全凭借着小时候的记忆,逃到了爷爷这里,强盗抢完车子就跑了,没有杀我们。”

  “畜生!”崔宁狠狠的用拳头在了一下地面。

  “好了好了,不说这些了!”颜愫愫说道,“崔宁,你过来,我教你做宫保鸡丁!”

  崔宁挤出一丝微笑,他从来都不会做菜的,家里面都是老妈把饭菜做好,想一想妈妈做菜的场景,似乎恍若昨天一般。

  “来,你先给我把这几块黄瓜切一下!黄瓜你会切吧?”颜愫愫笑道。

  “应该。。。没问题吧!”崔宁这时候接过颜愫愫递过来的菜刀,然后开始切黄瓜,但是根本不规则,惹得颜愫愫大笑起来,说道:“如果按照你这样的切法,那这盘菜就不能叫做宫保鸡丁了,而叫做黄瓜块炒鸡丁了!”

  崔宁真的没有做过菜,被颜愫愫说了一通,自己也笑了起来,说道:“我在家都是我妈做菜。”

  “那可不成!”颜愫愫说道,“既然来了咱们家,就要会做菜,我们可不是跟别家一样热情好客的哦,嘿嘿,想要吃好吃的就要自己动手,看这样子,你今天中午的宫保鸡丁就没有你的份了哦,嘻嘻,你就吃白米饭吧!”

  崔宁耸耸肩,说道:“白米饭也不错啊!”

  颜愫愫很严肃的看了看崔宁,然后噗嗤一声笑出声来,说道:“你可真好玩,哈哈,跟你开玩笑呢,你还当真了?”

  “愫愫~~~”一个老者的声音传了过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