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书叶刚走了一分钟,炎猛就到了崔书叶的家门口。

  当他看到宁娜还有崔宁满身是血的样子之后,骂了一句:“是哪个兔崽子干的!”说完就走过来扶起娘俩,把他们扶到了沙发上,然后给他们一人倒了一杯水,炎猛已经愤怒的青筋暴露,拳头咯吱咯吱响,咬牙切齿的说道:“妹子,告诉我!是谁把你们弄成这样的!我一定让他后悔生出来!”

  宁娜已经完全吓傻了,一言不发。

  崔宁看了看炎猛,然后恶狠狠的说道:“我一定要杀了他!”

  炎猛一愣,然后赶紧拍拍崔宁的肩膀说道:“小伙子!别冲动!千万不要抱有这种想法,告诉我,猛叔帮你海扁那家伙一顿!”

  “崔书叶我草泥马!”崔宁怒吼一声,然后一拳头砸在了沙发上。

  炎猛一愣,然后结结巴巴说道:“老---老崔?老崔把你们弄成这样?”

  崔宁说道:“猛叔,我打不过我爸,我爸变了!~”

  炎猛又看了看宁娜,问道:“妹子!是老崔干的?”

  宁娜默不作声,炎猛这才相信了崔宁的话了,咬咬牙,说道:“他不是这样的一个人!老崔不可能----他一直和我说他再打几个月的拳,就不打了,说要好好的带你们一家子去国外旅游。怎么会---”

  就在这时候,炎猛的手机响了。

  炎猛拿起手机,电话那头的人扯着嗓子大吼:“炎猛!找到崔书叶没有!?今天晚上11点的那场拳,大家都买了票,你要不给我把那小子找到,你明天就不用过来了!”

  炎猛看看手表,现在才六点半,炎猛客客气气的说道:“刘总,放心吧,我会给你找到崔书叶的!”

  挂完电话炎猛着急的问崔宁:“宁宁,你老爸跑哪儿去了?”

  崔宁鄙视的看了一眼炎猛,说道:“我怎么知道?”

  炎猛着急的抓抓那锃亮的光头,说道:“哎。。。宁宁,我送你们去医院!”

  崔宁没有反对。

  炎猛开着车把母子俩送到了医院之后,付了钱,买了点水果放在他们娘俩的跟前,就赶紧开着车子赶往东洛区的地下拳击场。

  一路上炎猛不停的给崔书叶打电话,崔书叶的手机在响了几声之后,等待的回复音变成了‘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炎猛怒骂一声:“老崔!去你大爷!打了老婆又虐儿!这件事情是你们家的事情,我管不着,可你他吗的别不打拳呀!”

  说完炎猛把手机狠狠的仍在座位上,专心的开着车,他已经准备好告诉那个姓刘的负责人自己辞职不干了,崔书叶找不到他一定会炒了自己的鱿鱼,与其被人炒鱿鱼,还不如先辞职。

  马路上今晚特别安静,开了十五分钟,竟然还没有看到任何一辆车,月亮今晚特别明亮,把路面映照着十分清晰,甚至不需要打开车灯都可以开。

  炎猛的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

  赶忙抓起手机一看来电显示,本以为是崔书叶,可是上面显示的‘儿子’。

  “什么事?小兔崽子!?”炎猛不耐烦的问道。

  电话那边的炎烈慵懒的说道:“老头子!妈问你什么时候回来吃饭!?”

  “我靠!敢跟你老子这种态度说话!”炎猛笑着说道,“我正往家赶,差不多七点半就能到家了,等我回来一起吃呀!臭小子!今晚和你喝两杯!”

  “真的?”炎烈看起来很激动,说道,“你这老头子终于开化了?”

  “去你的!”炎猛说道,“再用这个态度和我说话,看我回来怎么揍你!”

  炎烈说道:“老头子,今晚老妈特地做了我俩最爱吃的红烧猪蹄!哈哈!你要是七点半还没到家,我就不客气咯!”

  “你敢!”炎猛装作生气的吼道,“敢动老子我一个猪蹄,我就打断你一条腿!”

  “嘿嘿!”炎烈得意的笑着,“那就来啊!老头子!对了,老妈要我告诉你---”

  兹兹---兹兹---“告诉我什么?小兔崽子?”炎猛赶忙问道。

  兹兹---兹兹--电话断线。

  酷。6匠网首发

  “我靠!怎么挂我电话了?”炎猛看看手机,然后摇摇头,把手机放在座位上,点一支烟,然后舔舔嘴唇,高兴的自言自语:“今晚老子就把工作辞了,再也不打拳了,好好的和老婆在家过日子。。。哈哈哈!”

  开了五分多钟,炎猛尿急,赶忙把车子停在了路边,然后迫不及待的下了车,走到一处灌木丛边上,撒尿。

  “唔---爽!”炎猛系上皮带,然后转过身子,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车子旁边站了三四个人。

  这是四个年轻人,差不多20来岁的样子,比自己的儿子要大两岁,两个男孩,两个女孩,炎猛愣了一下,想了想,刚才撒尿的时候也没听见这附近有声音呀。

  “叔叔!我们要去东洛,搭一下顺风车可以吗?”扎着马尾辫的女孩说道。

  炎猛的SUV装上四五个人没有问题,关键在于这几个年轻人有点不对劲。

  他们的衣服有点脏,腿脚上都有泥巴,不过在这公路附近的灌木丛里面踩上泥巴也可以理解,但是今天是晴天,地上根本不会有泥巴。

  “你们是从哪里过来的?”炎猛看了看这四个年轻人。

  一个平头男孩子说道:“叔叔,我们一直就在这边呀,只不过是太晚了,没有车子,我们就在这边的灌木丛等路过的车子,刚好您把车子停在这边了,我们就准备和您商量一下。”

  炎猛不是不愿意半路带人,他也想帮助这几个年轻人,只不过一直以来,他们那边都有过这样的说法,日落之后但凡路过「簇贝隆」火葬场这条道儿,一旦看到搭车人,不管是小孩还是老人,千万不要带!

  炎猛向来看到路人挥手示意停车都会装作没有看见一溜烟开过去,他不想惹麻烦上身,也许的确有那么一些真的需要搭车的路人,不过这能怪谁?还不是怪你自己愿意走路嘛,又没人逼你不让你坐车,一切都是自找的!活该!炎猛一般都是这样子安慰自己的。

  炎猛点燃一支烟,然后吸了一口,再仔细的看了几眼这几个年轻人,年轻人都和自己的孩子年龄相仿,也没什么不正常的地方,只不过他们说话的时候眼神比较涣散。

  也就是说,这几个孩子根本就没有直视过自己,每当炎猛看着这几个年轻人的时候,他们的眼睛都瞥向别处。

  附近不远处的村庄里面传来了几声狗吠,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炎猛看了看手表,已经七点过五分了,一想到今晚老婆的红烧猪蹄,炎猛就开心,心想,索性就带上这几个孩子吧。

  “东洛区哪儿?”炎猛吐出一口烟雾。

  “叔叔!进入了东洛区,我们就下车!”另外一个胖胖的女孩子说道。

  炎猛眯了眯眼睛,然后挥挥手,说道:“上车吧!”

  “谢谢叔叔!”四个年轻人一齐说道。

  四个孩子上了车之后,炎猛这才上去,让他大吃一惊的是,身子刚一进车子,一股冷气猛的袭了过来,要知道这可是在夏末呀,天气还是很燥热的,炎猛打了一个哆嗦,扫了一眼坐在后面的四个年轻人,没有多问,然后关上车门,发动车子。

  开了两三分钟,炎猛见这几个年轻人都不说话,憋得慌,问道:“你们如果一直沿着马路走,也就两个多小时就回到东洛,为什么不当散步呢?”

  过了一会儿,平头男说道:“因为肚子饿。”

  “哦?”炎猛笑了笑,然后从座位下面的塑料袋里面掏出来了一盒饼干,递给这几个年轻人,说道:“先垫垫肚子吧,小伙子,你们准备去东洛干什么?”

  平头男接过来炎猛的饼干,但是并没有打开。

  女孩子说道:“我们要去吃饭。”

  “吃饭跑那么远?你们从东新区过来的吗?”炎猛问道。

  “不是,红悦区。”女孩回答。

  “就是一路走过来的?”炎猛惊讶。

  “你说呢?”女孩子的语气有点不高兴,炎猛耸耸肩,便没有再多问什么了。

  此后这些年轻人也没有多说什么话,他们在后面小声聊着,炎猛也没特别在意去听,专心致志的开着汽车,一路上很是安稳。

  大约开了十五分钟,炎猛无意识的瞥了一眼后视镜。

  炎猛的呼吸暂时停止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