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何明清醒过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他躺在病房里面,白色是整个病房的主要基调,白何明睁开眼睛看着四周,除了谢三宝以外,没有别人。

  谢三宝此刻正坐在一边看着报纸,见到白何明有动静,赶忙放下报纸,关切的问道:“小白!小白!你醒啦?”

  白何明试图坐起来,但是浑身没有一丝力气,而且他感觉腹部难受的要命,白何明试图回忆昏迷之前所发生的一切,可是脑子里面一片空白。

  “我---我怎么了?”白何明虚弱的问道。

  谢三宝耸耸肩,说道:“当我发现你的时候,你趴在三楼走廊地面上,四周满是血迹,可是除了你一个人,没有别人呀!小白,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你的身上也没有任何伤势,那些血,到底是谁的?”

  白何明挥挥手,说道:“别问我,院长,我什么也不知道,我现在很口渴!”

  “哦,好,来!”谢三宝这时候递给白何明一杯水,白何明迫不及待的咕噜喝完了一杯水,说道:“痛快!”

  谢三宝这时候赶紧凑到了白何明跟前,小声的问道:“小白,砝码琪斯到底最近卖得怎么样了?”

  “别问我!”白何明莫名的烦躁吼道,吓了谢三宝一跳。

  谢三宝摇摇头,说道:“算了算了!现在我就不多问了,小白,对了,我发现你的时候,你的手里面握了一样东西!”

  白何明转过头,看了看谢三宝,问道:“什么东西?”

  只见谢三宝小心翼翼的从衣服里面掏出来了一个钻石项链,瞬间病房里面的空气就凝固了。

  白何明汗毛孔竖了起来,倒吸一口凉气,颤抖的说道:“这----这是----”

  记忆的碎片开始迅速复原,恐怖的一幕重新映入脑海,白何明捂着头挣扎着,然后大吼一声:“滚远点!你不是郝美!你不是郝美!你是尸体!”

  “小白!”谢三宝叱喝一声,白何明这才冷静了下来。

  “郝美是谁?”谢三宝问道,“你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你出去!”白何明用手指着病房门口,吼道,“出去!让我一个人静一静!”

  “小白你---”院长关切的看着白何明。

  “你不出去?”白何明这时候用眼睛恶狠狠的瞪着谢三宝,那样子简直就像是愤怒的一头狼一样,恨不得现在就把你撕碎。

  谢三宝吓得赶紧站起身子,欲言又止,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走出了病房,把门关上了。

  白何明手中攥着这串钻石项链,这串项链是白何明求婚的时候,送给郝美的,这串项链当时花了自己大半年的工资,不过白何明觉得那天晚上郝美答应他的求婚是他这辈子最幸福的时刻,白何明的思绪重新飘回了那天晚上,一幕幕像是电影一样在脑海中闪现,白何明的眼泪流了出来,不过很快变成丧尸的郝美重新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中,白何明哆嗦了一下,然后恶狠狠的说道:“不管你是什么东西,你要是再继续紧追我不放,我会杀了你!”

  突然,白何明感觉自己的背后一阵凉意,一双粗糙的手摸着自己的脊背,白何明僵硬住了。病房里面没有任何人,那就说明---咚咚咚。

  有人敲门。

  白何明咳了一声,转过头,背后什么也没有,这时候病房的门被推开了。

  安凌!

  白何明已经满头大汗,面色苍白,安凌满脸关切的申请,手里面提着一大袋水果,赶忙走过来,说道:“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

  白何明强挤出一丝微笑,说道:“工作太忙了,导致了营养不良,晕了过去,没什么,放心好了!”

  “营养不良?”安凌皱皱眉头,多年的经验告诉他白何明这是在撒谎,但是既然人家不愿意说出原因,继续追问下去就会显得很没有礼貌,安凌用手摸摸白何明的头,惊讶的说道:“你在发烧!”

  “看吧!”白何明笑着说道,“就是因为你不来,害的我发烧了!刚才还好好的呢!”

  “别贫!”安凌严肃的说道,“吃点苹果会好点!我给你削?”

  “吃苹果还削皮?”白何明从袋子里面毫不客气的拿了一个苹果,然后一口啃下去,笑着说道:“真会买!”

  安凌没有多问什么,只是很严肃的看了看病房四周,皱着眉头,安凌的第六感告诉她这个病房很不正常,安凌还穿着警服,腰上面也有手枪,白何明见到安凌这幅模样,赶忙说道:“看什么啊?安凌?”

  安凌摇摇头,说道:“病房里面就你一个人?”

  白何明本来想告诉安凌刚才背后有人摸自己的背,可是还是忍住了,装作很无辜的样子点点头,说道:“和我开玩笑啊?安凌?你看这房子里面除了我,不就是你了吗?”

  安凌站起身子,然后绕着病房走了一圈,还抬起头看了看天花板,说道:“感觉不对劲,有一种很诡异的感觉,静谧的可怕,现在可是上午呀!”

  的确,这间病房的采光效果并不好,背对着太阳,以至于整个病房里面十分的阴暗,还有一股霉味。

  “你等着!”安凌说完走出了病房,还没等白何明说话,人就已经走出去了。

  白何明笑着自言自语:“这就是警察的速度吗?”

  安凌走出病房之后,白何明突然感到莫名的无助,一想到刚才背后的那双手,就心有余悸,毕竟刚才的感觉是真真切切的,很明显是有一个人的手在自己的背后划过,白何明骂了一下谢三宝,责怪给他弄了这么一个破病房。

  不过还好安凌很快就赶了回来,与此同时谢三宝也跟了进来,旁边还有几位护士。

  安凌冲护士说道:“把白先生转移到六号病房去!”

  谢三宝这时候赶忙说道:“转移病房干什么呀?安警官?这间病房不是很好吗?白先生现在身体不适,转来转去也不好,是不是?”

  安凌斩钉截铁的说道:“这间病房阴气太重,你们觉察不出来,我却清楚的很,对白先生身体的复原没有一丝好处!”

  “阴气重?”谢三宝皱皱眉头,说道:“哪里有阴气?安警官,难不成你们警察也信鬼神这一套?我可不信,迷信的东西你们警察不是一直都坚决制止的吗?”

  “别跟我扯没用的!”安凌说道,“现在就给我转走!”

  白何明对于安凌的直觉感到很是惊讶,他当然清楚这间病房不干净,关键在于,安凌怎么也会觉察到?

  谢三宝当然不敢阻碍安凌,护士们准备扶白何明,被白何明拒绝了,白何明咳嗽两声,说道:“也不需要转移病房了,安凌,我可以走路。没有大问题的!”

  “那可不成!”安凌和谢三宝同时说道。

  安凌看了一眼谢三宝,然后说道:“不管什么原因,我现在24小时在你身边照顾,警局那边我会请假,放心好了,小白!”

  白何明心里面暖暖的,说道:“还是工作要紧,安凌。”

  谢三宝说道:“你还知道工作要紧!小白,你就是因为过度劳累才导致了晕厥,你得好好的在医院修养两天,等身体恢复了,再工作。”

  白何明坳不过这两个人,连忙点头,说道:“住院就住院,不过院长,麻烦你把我的实验室的钥匙给我!”

  …g酷》匠iA网◇,永久?免“费B看}◇小8说K

  “钥匙?”谢三宝不明白。

  “我的衣服内兜里面,是实验室的钥匙,给我!”白何明说道。

  谢三宝说道:“你现在拿钥匙干嘛?如果需要我给你拿一些东西的话,我现在就过去。你好好的养身子。”

  白何明冷冷的说道:“把钥匙给我!”

  谢三宝一愣,然后摇摇头,说道:“真不知道你这小子今天发什么神经!”说完就出去给白何明拿钥匙了,白何明的衣服都放在车子上面。

  白何明跟着安凌他们转到了六号病房。

  他不知道这两个护士的眼睛变成了红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美国大兵说:

  请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