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何明准备自己一探究竟,准备看看这个怪物到底是什么东西。

  没有继续和谢三宝废话,白何明一个人出去准备买点早餐,昨晚一直没吃,现在的肚子却并没有太过饥饿,也许昨晚被吓过头了,白何明笑着摇摇头,生平第一次遇到这种怪异的事情,不知道是值得高兴呢还是恐惧?

  早餐对于白何明来说很重要,他去了一家永和豆浆,点了三十多元的早餐,大口吃了起来,一旦看到美味的早餐,食欲瞬间又重新回来了。

  吃饱喝足了之后,白何明走出餐厅,当他刚准备进入医院的时候,旁边一个手突然拉住了白何明。

  白何明一惊,猛的把那个胳膊抓了过来,然后一拳砸在这个人的脸上,只听到一声惨叫,白何明看清楚了这个人。

  “是你---”白何明问道。

  “还不是你自己叫我找你的!”这个家伙正是白何明刚来三院面试的时候,一起乘坐电梯的的那个偷了一袋子巴洛塔斯的家伙。

  白何明有点不满,说道:“你应该打我电话,而不是这样子突然冒出来,如果在半夜,说不定我会打死你!”

  小偷也很不爽,说道:“别废话了,上次你说你研究----”

  白何明一个手把这家伙的嘴捂得严严实实,冷冷的说道:“给我小点声!你这个白痴!”

  小偷很不爽的把白何明的手拽了下来,然后说道:“少对我动手动脚的,否则别怪老子不客气!”

  “跟我来。”白何明根本没有理会这家伙,自顾自的往医院里面走去。

  “你----”小偷气急败坏的咬咬牙,他第一次被一个医生牵着鼻子走,这种感觉他可是十分不喜欢。

  白何明把小偷带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把门关上!”白何明头也不抬的坐在椅子上面,打开电脑,然后打开抽屉拿出一打文件。

  小偷不服,不关门。

  白何明看了一眼这家伙,没有说什么,然后自己站起身子,走到门口把门关上了,指着办公桌边上的一个椅子说道,“你坐!”

  “哼!这才像点样子!”小偷大摇大摆的走到饮水机旁边用一次性杯子接了一杯水,然后满意的坐在了椅子上面。

  白何明的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个家伙,嘴角露出了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小偷喝了几口水,仰起头看着白何明。

  白何明用手托着自己的嘴巴,问道:“叫什么名字?”

  小偷瞪了一眼白何明,说道:“臭小子,老子可不是过来面试的,老子是过来拿货的,你说你有货源,老子就过来了,你别告诉老子你没有货!要不然到时候你可吃不了兜着走!”

  “当然,你不是过来面试的!”白何明靠在了椅子上,揉揉脖子,说道:“不过我起码得知道你的名字才能和你合作吧!”

  “告诉你也无妨!大爷我人称楚留香!”这家伙得意的看了看白何明。

  “哦,你好,楚先生!”白何明说道,“你是自己一个人做生意吗?”

  楚留香揉揉鼻子,说道:“我有最好的买家资源,不管是黑道上的,还是白道的,或者是国外的贩毒集团,我都能给你弄到买家!”

  “很好!”白何明说道,随后他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掏出来了一个小玻璃瓶,玻璃瓶里面有一大堆圆形的火红色的颗粒,火红色的颗粒在早晨的阳光照射下闪闪发光,这一幕让楚留香惊呆了,他毕竟是多年在毒品圈内的资深专家了,第一眼见到白何明手里面的这瓶东西之后还是不免惊呼出声。

  白何明把这个小瓶子放在了楚留香的面前,楚留香立马迫不及待的打开瓶盖,把这些颗粒倒在了桌面上。

  “你是第一个见到砝码琪斯的人!”白何明笑着说道。

  楚留香没有理会白何明,他用手小心翼翼的捏住一颗砝码琪斯,然后看了看白何明,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掏出一根香烟,然后把砝码琪斯塞到了烟草里面,点燃香烟,深吸一口。

  六秒钟过后。

  “啊啊啊啊!--------”楚留香兴奋的叫出声来,他翻着白眼,满足的躺在靠椅上面,伸直了双腿,浑身抽搐着,就像是癫痫病的患者一样。

  白何明满意的看着。

  足足过了十分钟,楚留香才恢复正常,楚留香不敢相信的揉揉自己的眼睛,然后说道:“吗---吗的---太给力了!小白!真他吗爽!爽啊!”

  白何明问道:“能卖的出去吗?”

  楚留香说道:“能!能!当然能!”

  白何明说道:“那么和巴洛塔斯相比较而言呢?”

  楚留香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说道:“巴洛塔斯算什么?和砝码琪斯相比,简直就像是感冒药一样!”

  白何明笑着从自己的衣服内兜再拿出一个小瓶子,这次楚留香坐不住了。

  楚留香蹦了起来,说道:“这---这是----”

  “刚才红色的,是纯度只有百分之五十的砝码琪斯!”白何明说道。说完把手中的这个装满蓝色的砝码琪斯瓶子冲楚留香晃了晃,说道,“这个才是纯度最高的砝码琪斯,纯度百分之九十六!”

  “啊啊啊啊啊~~~~~”楚留香控制不住自己的激动之情,叫出声来,光是看看,就已经兴奋了,楚留香极为渴望的看着蓝色的砝码琪斯,满脸都是崇敬之情,准备伸出手来抢。

  白何明伸出左手,说道:“一小瓶一万元,不议价!”

  楚留香一愣,然后毫不犹豫的从自己的衣服里面掏出一张银行卡,说道:“可以刷卡吗?”

  白何明点点头,然后说道:“你自己买?”

  “我想享受一下!”楚留香说道。

  "(酷。匠+.网永%w久aS免◇费看.c小.说

  “你不给我提供买家?”白何明皱眉。

  楚留香说道:“别着急呀!白大哥!买家肯定是有的,只是最近不好联系呀,你得给我一段缓冲时间吧,毕竟你的砝码琪斯是新产品,很多顾客都没有尝试过,你先卖给我一点,最近这段时间我给你做一下宣传,你看怎样?”

  “呵呵!”白何明说道,“你他吗在逗我?”

  楚留香满脸堆笑的说道:“你看你!白大哥!这说的哪里话?我又不是不给你钱,我的意思是,我先买了,好给你做一下广告,推广一下,要不然现在没有客人买账,你叫我怎么办?你好好想想我说的对不对?”

  白何明的脸色阴沉下来,说道:“当时你可不是这样说的,你说你有稳定的买家,我他吗昨晚连夜赶了这么点,还撞鬼了!你就这样子玩我?”

  楚留香也有点不爽了,这时候说道:“白何明,你可别得寸进尺了啊!老子我给你面子,喊你一声白哥,你他吗别不识好歹!老子不给你提供买家,你这批货死也别想卖得出去,明白?”

  白何明没说话,这时候站起身子,然后把手中的蓝色砝码琪斯丢给了楚留香。

  楚留香先是一愣,然后轻蔑的说道:“这才对嘛!臭小子!早就这样子大哥我也不会说你,是不是?”

  白何明说道:“免费送给你!楚哥!”

  “你这小子,挺识相的!”白何明笑道,说完打开瓶盖,用鼻子嗅了一下砝码琪斯,满足的闭上眼睛,嘀咕道:“爽!实在是爽!”

  就在这时,白何明手中猛的撒出了一大堆白色的粉末,撒了楚留香一脸,楚留香闷哼一声,然后就没有声音了。

  敲门声。

  白何明不耐烦的吼了一声:“谁啊!”

  “小白!我是老谢!”院长在门外喊道。

  白何明赶紧把楚留香拖到了卫生间里面,一边拖一边喊道:“稍等!”

  关上了卫生间的门,白何明这才松了一口气,打开门,谢三宝好奇的看着满头大汗的白何明,问道:“怎么了?小白?刚才这里面是不是有争吵声?”

  白何明晃了晃手中的手机说道:“和我女朋友吵架呢。老谢!”

  谢三宝说道:“你刚来不是说你没有女朋友吗?而且这段时间也没有看到你和女孩子来往呀!小白!?”

  白何明耸耸肩,说道:“一直没有和别人说,院长,你来有事吗?”

  谢三宝说道:“刚才听小李说有一个人和你一起进办公室了!”

  “哦,是一个患者的家属!”白何明撒谎道,“刚走不久,他是过来询问一下做开颅手术多少钱,他的老婆得了脑瘤。”

  “这样啊!”谢三宝没有问别的,然后又朝着白何明的桌子上看了一眼,桌子上面的砝码琪斯还在。

  “天哪!”谢三宝三步并作两步赶忙走了过去,用手拿起蓝色的砝码琪斯,双眼直放光。

  “你打算什么时候告诉我这件事,小白?”谢三宝有点生气的看着白何明说道。

  白何明有点尴尬,说道:“这不刚准备过会儿下去告诉你嘛,院长!你就刚好来了!”

  看着满头大汗的白何明,谢三宝有点儿疑心了,问道:“你可别告诉我你也吸食这玩意儿!小白!那样的话我可看不起你!”

  白何明赶忙摆手,说道:“不会不会!绝对不会!这个院长请你放心!我打死也不会沾染这东西的!放心好了!”

  “小白不是我说你,你自己想什么根本不和我说,我知道我们现在是一条线的蚂蚱,如果让警察知道我们在制作砝码琪斯,那不光我俩玩玩儿,整个医院都得玩玩儿!你应该知道这些事情的危险性吧?”

  “知道!知道!比谁都清楚!”白何明说道。

  谢三宝鄙夷的看了看白何明,说道:“最好知道!好了,我得看看你这个砝码琪斯!”

  谢三宝手中捏着砝码琪斯,满脸兴奋之情溢于言表。说道:“你这小子可真有一手!这都被你制作出来了!我敢打赌,就算在国外市场上,你的砝码琪斯也能有很好的销路!”说完谢三宝把桌子上面的砝码琪斯装进玻璃瓶内,递给白何明,说道:“尽管我现在不清楚这个砝码琪斯是不是值得购买,不过凭借我多年的经验来说,这可真是一个好东西呀!”

  白何明哭笑几声,说道:“院长,我马上要去实验室看一下,您还是请回吧!”

  “好好好!我不打扰你,小白!在我走之前,告诉我一个具体的时间,第一批最快什么时候出来?”

  “三天!”白何明说道,“院长,你有买家?”

  谢三宝抿嘴笑着,然后挥挥手,说道:“买家的事情你不用操心,三天就三天,到时候销售交给我!”说完院长就离开了白何明的办公室。

  白何明长舒一口气,然后双眼重新变得狠毒起来,他看了看洗手间,然后咧着嘴笑了笑,把楚留香拉了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