锋利的消防斧宛如一片红色的闪电一般笔直的劈向了自己的头颅中央,崔书叶根本没有丝毫的时间来考虑如何躲闪过去,大脑里面一片空白,没有任何思想,魔鬼校长保持着胜利者的微笑,咧着嘴巴,吼道:“你给我去死吧!吗的!”

  刚吼完,魔鬼校长手里面的斧头就一下子摔倒了地上,魔鬼校长惨叫一声,捂着自己的腰部,跪在了地上,腰上开始流血,崔书叶缓过神来了,只看到崔宁手里面抓着一把小匕首,面无表情的站在了魔鬼校长的背后,魔鬼校长疼的大叫,崔书叶二话没说就狠狠的踹了他的头部一脚,然后在一个柜子里面找到了一根绳子,很粗的那种专门绑人的绳子,天知道这家伙的监控室里面为什么有这么一个绳子,崔书叶娴熟的把魔鬼校长浑身上下绑了起来,由于没有了双手的压力,魔鬼校长腰部的鲜血流的更快了,疼痛感也更加强烈了,导致了他开始痉挛,哆嗦着绑完了这家伙过后,崔书叶坐在了一个椅子上,看了看在危急关头救了自己一命的儿子,一时间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因为对于在儿子身上所发生的事情,崔书叶认为,在现在这种场合说出来,一定很不妥。

  崔宁知道崔书叶想说什么,他说道:“爸,谢谢你!”

  崔书叶抿抿嘴,说道:“其余废话不多说,作为你的父亲,一定不会希望自己的儿子让复仇心理占据了全身,但是,今天,宁宁,这家伙,交给你处置!”

  崔宁眼睛里面掠过了一道寒光,然后说道:“你能这么想,那我更要感谢你了,爸!”

  崔书叶扭扭脖子,然后说道:“还是让我先来。”

  崔宁笑道:“爸,别弄死了!”

  崔书叶脱下了上衣,浑身壮硕的肌肉坚硬无比,崔书叶职业性的朝空气中挥舞了几拳,然后对准魔鬼校长的肚子就猛击十几拳,直把这家伙揍的连早餐带鲜血一齐喷涌了出来。

  魔鬼校长已经被揍晕了过去,崔书叶及时收手,随后冲崔宁努努嘴,崔宁见到这家伙已经被打的半死不活了,如果再打下去就会弄死这家伙,毕竟是一个小孩子,见到老爸如此暴力难免会产生一些不适的反应,崔宁之前的复仇热血瞬间消失了,他叹了一口,说道:“爸,你已经帮我教训过他了,这家伙还是交给警察来处理吧!”

  崔书叶愣了一下,然后摇摇头,说道:“你这孩子。。。那就让你姐来吧!”

  崔宁一想到安凌会知道自己被校长侵犯的事情,顿时感觉面子搁不住,赶紧说道:“不行!死都不行!该死的家伙!”这时候这小子的恨意重新点燃,抓起一个凳子,就狠狠的往这个家伙的头上猛砸,崔书叶没有制止崔宁,相反的,他还饶有兴趣的看着自己的孩子发泄,似乎魔鬼校长的死活已经无所谓了。

  今天是个好天气,久违的阳光终于重新撒在了东城的大街小道中,半个多月来的阴雨天气让所有人的心情都变得极为压抑急躁,就像是久旱逢甘露一样,大清早的集市大街上都挤满了人,大家纷纷的外出买菜或者出游,刚好今天是周末,人们的出游兴趣随之高涨,造成了堵车。

  红悦区。

  麦麦公园。

  “热死了,人又多,不好意思!”白何明这时候赶紧小跑过来,手里面拿着两根雪糕,现在是初夏,天气开始变得炎热起来,白何明今天穿着一件蓝色的T恤,戴着墨镜,走到了坐在公园长椅边上的安凌身边。

  安凌今天难得的一天周末,主要还是为了白何明而请假的,一直以来警局都比较忙,自从上次幽灵行动之后,安凌的心情跌落到了低谷,不过自从认识了白何明之后,她突然发现这个男孩子是那样子的神奇,可以让自己的不愉快心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跟他在一起的感觉就像是夏天的傍晚,吃完晚饭之后,喝上一瓶冰镇啤酒一样,安凌经常和她老爸喝上几杯,那种瞬间忘掉一切的清爽感觉,实在是令人兴奋。

  麦麦公园今天游玩的人特别多,大多数都是家长带着孩子过来,还有的是幼儿园的老师组织的夏令营,小朋友们戴着小黄帽屁颠屁颠的跟在老师的背后,背着一个小书包,一个个的小脸都被阳光晒得通红,不过还是兴奋的咧开缺了大门牙的小嘴大笑不止,惹得安凌笑出声来。

  “怎么了?”白何明笑着吃着雪糕,说道。

  “一下子想起来了我小时候的夏令营!”安凌接过雪糕,说道,“就像是昨天一样记得清清楚楚,有时候我感觉人这二十年怎么就这么快就过来了!嘿嘿,小时候我们班组织夏令营,我都是第一个走在最前面,我小时候剪的是短发,和男孩子一样,我一边挥舞着我们班级的小红旗,一边装成老师冲同学们大喊‘快!跟上来!别磨磨唧唧!要不然罚你们抄作业!’”

  白何明大笑起来,说道:“你到现在也没变化呀!”

  安凌假装生气的瞪了一眼白何明,说道:“你不说实话会死?我现在多么淑女!”

  白何明耸耸肩,说道:“一点没看出来!兄弟!”

  安凌狠狠的拍了一下白何明的背,说道:“再说一遍!”

  C酷oR匠@网)正7!版}首9T发Vz

  白何明故意装作受伤的样子,咳了几声,然后说道:“得得得,算你狠,别拍我了,你的力气可真大!”

  “哪有!”安凌这时候赶紧收手,说道:“走,我们一起去划船!”

  “别!”白何明赶紧说道,“我怕水!”

  “你逗我?”安凌说道,“你别告诉我你坐在船上还怕!”

  “不行不行!”白何明赶紧闪开,说道,“我从小差点被淹死,一直有心理障碍的,安凌,你饶了我吧!”

  安凌摇摇头,说道:“真叫人扫兴!我最喜欢游泳的!”

  这时候前方不远处传来了一个小孩的哭声。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