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何明有点手忙脚乱的跟安凌碰了杯,喝干了酒,说道:“说道安警官你----”

  安凌笑着皱着眉头说道:“别喊我安警官了,多生疏,叫我小凌就可以了,别人都这么喊我。”

  白何明点点头,继续说道:“嗯,小凌你是怎么会想到当一名警察呢?”

  安凌耸耸肩,摊开双手,说道:“性格问题吧,我从小就闲不住,而且还很愤世嫉俗!”

  白何明激动的说道:“愤世嫉俗?这一点我们可真像,我最恨的就是现在的社会势利问题,还有孩子们的教育问题,还有受贿问题!我最看不惯的就是官场,官场说白了就是一群小狗跟在几只大狗跟前混来混去,大狗们见到了老虎狮子或者豹子,瞬间也变成了小狗,还整天装做一副很牛叉的样子耀武扬威,觉得自己多了不起,大狗们十个有八个涉嫌贪污受贿,我们国家如果希望整体实力强大起来,就是应该把监督官场领导当作首要任务,而不是整天把目标放在老百姓身上,总让老百姓交税,老百姓交的税到哪里去了?还不是这些大狗们跟前去了!”

  安凌看着说着激动的白何明,赶紧给他倒了一杯酒,说道:“消消气,消消气,说实话,我近几年除了对外来贩毒集团伤透了脑筋之外,对于咱们市的官员受贿问题也快抓狂了,因为很明显,某些官员涉嫌受贿,但是我们的证据就是不足,这让他们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他们有人脉,我们不好解决。”

  白何明攒紧了拳头,说道:“相对于这些官员们来说,我们国家的最恐怖的现状就是应试教育,应试教育跟这个国家的未来成反比,应试教育施行的越加广泛,投入的资金越加多,那么这个国家的未来就越加渺茫,我国的现状就是老师们大多数不以教育孩子为目的,而是以评职称跟分数还有收入为主要目的,我国孩子的家长普遍以剥夺孩子的天赋为目的,让他们接受越多的没用的知识跟才艺才可以满足他们的那所谓的虚荣心,孩子们越听话他们越有成就感,越有满足感,只要看见自己的孩子对于学习稍有懈怠,或者试卷上面的分数低于自己的期望值,他们要么拳脚相加,要么劈头盖脸的不把孩子骂的无地自容他们不会善罢甘休,他们觉得这就是教育,孩子们在这种教育下如果能够成才,我立马卧轨!”

  “唉----别说这些话---白先生---”安凌笑着说道。

  “喊我老白就可以了!”白何明气的直喘气。

  安凌笑道:“看你气的,还老白呢---我看我叫你小白吧!呵呵!”

  白何明浑身一颤,如果说别人喊自己小白,白何明一定不高兴,可是为什么,对面的这个女孩喊自己的这个称呼,自己会身不由已的有触电般的感觉呢?为什么有这种感觉?

  “我说小白----”安凌伸出手在他眼睛前面挥了挥,笑道,“你怎么了?”

  白何明尴尬的抬起头,然后掩饰性的笑了笑,说道:“没--没事---喊我小白,随便你了--呵呵!”

  白何明眼前出现的是他以前的女朋友-----已经去世的女朋友------安凌说道:“没想到你对于我们国家的教育现状竟然如此义愤填膺,我估计如果你跟郑渊洁在一起当国家的领导人,我们国家就有希望了!”

  “郑渊洁是谁?”白何明不知道。

  安凌一愣,然后笑着摆摆手,说道:“没事,没事,咱们言归正传,小白,说到哪了?”

  “应试教育---”白何明说道。

  “不,在你批判我国的官场之前,我们说到哪了?”安凌问道。

  白何明想了想,笑道:“说到你的性格问题,你说你愤世嫉俗。”

  安凌笑着说道:“你看你,从我的性格直接扯到了应试教育,你发散性思维真是强大---”

  白何明耸耸肩:“学化学发散性思维是很重要的!”

  “你大学主修化学啊?真是太酷了!”安凌激动的用刀切开了牛排上面的一块牛肉,然后一口塞到了最里面,嚼着。

  白何明说道:“我喜欢化学,但是大学并没有主修化学,我在医学院研究的是骨科专业!”

  “骨科?”安凌惊讶,说道,“你是外科的?”

  “是,有时候经常有手术!”白何明也切着牛肉。

  安凌说道:“可是---喜欢化学的你,为什么会研究骨科?”

  白何明摇摇头,说道:“不知道,那个时候就是特迷恋外科手术,看到医生们做手术,感觉很神圣,我也就希望可以救死扶伤!”

  “真不错!”安凌点点头。

  白何明看了看安凌的缠着绷带的胳膊,关心的问道:“你的胳膊,受伤多久了?”

  安凌满不在乎的挥挥胳膊,笑道:“也就前天受伤的,那该死的家伙把刀子插进了我的胳膊里面,气死我了!”

  白何明皱皱眉头,说道:“什么家伙这么狠?”

  G酷!,匠网唯e一正版),其aY他42都,是盗m版(;

  安凌也有点生气,说道:“他从河南逃窜过来了,叫孙中原,杀人犯,杀死了七八个人了,还好这次被我们抓到了!”

  白何明的眉头越锁越紧,说道:“孙中原是吧?”

  安凌吃着沙丁鱼沙拉,一边点着头。

  白何明没多说什么,从自己的包里面拿出了一个小药瓶,递给了安凌。

  安凌接过药瓶,不知道白何明什么意思。

  白何明笑道:“别担心,这是我研究半年才出来的可以迅速痊愈伤口的药,只要涂抹一点在伤口上面,一般我们恢复期至少也要两个多月,涂抹这药只需要一周不到就可以结痂蜕皮痊愈了。”

  安凌看了看白何明,然后拿起这药,这瓶药上面什么标识也没有,没有出厂商,没有正规药监局的地址,只在瓶子的瓶身周围贴了一张纸条,纸条上面很明显是白何明自己写的字,一大串化学字母,安凌看不懂,说道:“我相信你!”

  安凌把白何明的那瓶药装进了自己的包包里面,然后说道:“小白,看你这么能干,医学方面知识又这么的全面,你应该有女朋友了吧?”

  白何明没有料到安凌会突然问这么一个问题,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白何明低着头许久没有说话,安凌意识到了自己说到了别人的伤痛处去了,赶紧道歉:“我真不是故意的,你是不是有什么话不想说?那没关系,咱们别说这个了!”

  白何明抬起头来,安凌可以看见他的眼眶里面有泪水在打转。

  安凌浑身一颤,她不知道在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竟然可以让他这样的痛苦不堪。

  白何明摇摇头,说道:“已经过去6年了,六年来,我还是不能忘记她!”

  安凌皱着眉头听着。

  白何明继续说道:“她比我小一岁,我刚认识她的时候是在医学院的第二年,那时候我仅仅是一个普通的学生,而她已经是在学校颇有名气的一个学生,因为她发表了不少的关于癌症治疗的专业论文,还有个人的研究,取得了不小的成就,当时她已经被一家很有名的医院高价聘请了,她叫郝美,当时我在学校遇见她到时候,我当时刚从自己的教室出来,由于她走得很急,一下子撞到了我身上,以至于她手里面抱着的一大堆专业书全部掉落了一地,我赶紧过去帮她捡书,我依旧可以看见那秋日的午后微风穿过的清凉,依旧可以闻见属于她身上的那种香味,依旧可以感受到那天的一切,可是一眨眼已经过去六年了。”

  安凌问道:“郝美?这名字真有个性,对了,六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难道她甩了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