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在家里面睡了3个小时后,崔书叶被儿子喊醒了,因为之前跟儿子说好了三小时后叫醒自己,崔书叶揉揉眼睛,坐了起来,伸了个懒腰,说真的,大冬天的午睡起来真的很吃力,首先不说浑身乏力,但是暖和的被窝就让崔书叶想这么一直赖在床上不起来,不过崔书叶还是咬咬牙,穿好了衣服,赶紧从床上下来了,再不起来,天都快要黑了,看了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五点一刻了,崔书叶得在五点半前坐上去东洛区的公交,这是今晚最后一班车,可不能落了。都已经答应老炎晚上过来吃饭的。

  崔书叶披上了自己的外套,去洗手间用热水洗了一下脸,然后喝了口水,漱漱嘴,点燃一支香烟,冲崔宁说道:“晚上跟你妈一块儿吃饭,我就不回来了,记得好好复习啊!”

  “好的!”崔宁在自己的房间应了一声。

  崔书叶打开门走了出去,到了晚上,感觉更冷了,崔书叶猛吸烟,搓着手小跑到了公交车站,在这边站了没几分钟公交就来了,由于是最后一班车,所以在这边上班的其他区的人们都把车子挤得满满的,崔书叶依旧选择了站立,即使他完全可以抢到位子也没有过去坐,说不定坐着坐着就睡着了,坐过头了。傍晚这个时候坐公交是最容易睡着的,崔书叶以前试过,坐过了好几个站,再也不敢在傍晚坐公交了,这样子就连就了一副站公交的好本事,崔书叶可用在公交车上连续站满五个小时而不腿酸。

  说道去炎猛家的这段路上,公交车山又碰巧发生了一件极有意思的事情。

  刚到车上的时候还没有谁发觉,后来大家才发现这边还有一个黑头发蓝眼睛的白人老外,个头不算很高一米八左右的样子,他也站着,就在崔书叶的旁边。

  由于这是最后一班车,所以这辆车上面跟早上的无人售票车不一样,晚上这班车有售票员是一个五十来岁的大妈,大妈眼睛可能不太灵光,冲这个老外说道:“喂,我说那边的小伙子,你打票了没?”

  老外没有回头,还是盯着窗外。

  这时候旁边有人告诉售票大妈这是一个外国人,大妈白了这个‘好心人’一眼说道:“别扯了,咱们东城这么多年可没见过几个外国人,糊弄谁啊!”

  “喂,那个小伙子,你是耳朵有问题还是怎么了?”大妈有点不开心了,“上车打票这是天经地义的吧?怎么?想逃票?”

  崔书叶碰了碰这个老外,老外看了看崔书叶,用英文说道:“yougotaproblem?”(你有问题吗?)。崔书叶用手指了指那边的大妈,老外回过头看了看,大妈见到老外回头了,说道:“小伙子,终于听见了?快打票吧!”

  老外估计是不懂中文,说了一连串英文,把大妈说的头晕目眩,大妈缓过神来,气道:“还果然是一个外国人,不过这可难不倒我!”说完大妈也来了一大串批评人的东城方言,自然还有一点儿骂人的话,老外听完过后不乐意了,用蹩脚的中文说道:“卧说逆这个绿人,憎魔这魔没俗致?(我说你这个女人,怎么这么没素质?”)

  大妈当然听懂了,气的直咬牙:“你不打票也就算了,竟然还侮辱我们中国人!”

  崔书叶感到好笑,这个老外啥时候侮辱我们中国人了?貌似你一直侮辱这个外国人吧?刚才骂人的话里面,崔书叶都听到这大妈把这个老外家的祖宗八代都骂了个遍,自己都感到丢脸。

  车子上的人们都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个老外跟大妈较劲,刚好可以打发一下时间。

  老外接着把自己的公交卡拿了出来,说道:“我明明刷过卡,你竟然说我没刷,你真是一个说谎的女人!”

  大妈气的又来了一通素质极低的方言,连珠炮似的发射到了老外的身上。

  老外也不慌不忙,咳了一声之后,让所有人大跌眼镜的事情发生了,这老外竟然也操着一口熟练地道的东城方言骂开了,简直比大妈还要熟练,骂的大妈哑口无言,双脚一蹬,浑身抽搐。

  /更`;新|"最w《快`@上;。酷匠?网a

  事实上,这个老外是在东城的一个比较好的大学里面教授英语的老师,来中国也有七八年了,在东城估计就有六年左右的时间,这么久的时间,自然练就了一副地道的东城方言,平时他都是开着自己的车子出去,今天刚好车子拿去维修了,不得已,头回坐了一次公交,刚好就碰上了这样的事情。

  崔书叶惊讶的用方言问道:“你是外国人?”

  老外也用方言回到:“我是德国人。”

  崔书叶笑了笑,没说什么,过了一会儿车子到站了,这个老外还是友好的把钱付给了大妈,笑着说道这只是缓和一下傍晚的公交车上面的气氛,毕竟是第一次坐公交,大妈可不吃这一套,依旧闷闷不乐的瞪着老外。

  下了车之后,崔书叶摇摇头,心想,真不知道这些老外脑子里面都是一些什么鬼点子,想到哪一出就是哪一出。

  车子刚好在东洛区的东城三院附近停了,崔书叶下车之后当然还记得前面不远处的老炎百货超市,上次过来买东西也就是不久前,崔书叶看了看表,已经晚上六点钟了,各家各户都已经开始在家里面吃着晚饭,崔书叶往前面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