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维城?”宁娜说道,“那边的有钱人可是很多,孩子在那边会不会受人欺负?消费也高,现在你也----”

  “我说了我会弄到钱!”崔书叶吼道,这么长时间以来,他是第一次这么大声音吼着说话,把宁娜吓的差点儿撞到了桌子上,崔书叶蹲了下来,双手捂着脸,许久没有说话。

  宁娜不敢相信向来跟自己从来没有吵过架甚至没有大声说话的崔书叶今天竟然这样子恼火,打了一个寒颤,但是想想也情有可原,毕竟最近他压力太大了,根本没有找到发泄的机会,也苦了他了,如果这样能让他好一点,那也没关系,她了解自己的丈夫,知道他这个人平时那是一个好脾气,很少发火,想想也就没什么了,崔书叶站起身来,看了看宁娜,说道:“还是走吧,最近的一班车在六点半。”

  宁娜点点头,然后草草的把自己的早餐吃了,换上鞋子,跟着崔书叶出去了。

  到了公交车站已经六点二十八分了,崔书叶一边站着一边把早餐吃了,他一向喜欢在路上吃早餐,这也是因为这么多年的上班习惯造成的,不走路吃早餐根本咽不下去。

  刚刚把灌汤包的塑料袋扔进了垃圾桶,28路公交车就来了,大清早的根本就没有什么人,车上面空荡荡的,最早的一班车,崔书叶没有跟往常那样跟别人挤来挤去,甚至发生口角,本来在站台边上等车的人就不多,算上自己跟宁娜,也总共只有六个人,崔书叶上车后把公交卡刷了两次,找了一个靠窗的座位坐了下来,向来让宁娜坐在里面,因为崔书叶觉得如果跟自己的妻子上公交,没有位子就一起站着,有一个位子就让给妻子坐,有两个位子一定要让妻子坐里面,他认为这是作为一个男人必须应该做的事情。

  宁娜看着窗外往后驶去的街景,叹了口气。

  崔书叶转过头,笑着看着宁娜,说道:“怎么?”

  宁娜说道:“没有想到这么多的倒霉事全让咱家摊上了,你说我们上辈子是不是做什么坏事了!”

  崔书叶把自己的手放在了宁娜的手背上,说道:“苦尽甘来,我想人生就是好事跟坏事搀和在一起的,要不然也就不叫生活了,既然坏事都来了,好事很快就会接踵而至的,相信我,好日子很快就会来的!”

  宁娜心里面可不是这样想的,她总有一种感觉,这些坏事还仅仅只是一个开始----宁娜不自觉的打了一个寒颤。

  行驶了四十多分钟,终于到了红悦区这边,崔书叶他们下了车,直接去了安志晖的家。

  宁娜有点担忧的说道:“这么大清早的,才七点多,二舅会不会在睡觉?”

  崔书叶笑了笑,说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他们老俩口每天早上可是都要晨练的呢,一般都是六点半起床,现在估计在小区跑步呢。”

  宁娜这才放心了不少。

  酷n匠b,网U首I发{d

  不过在走到二舅家门口的这段路程中,可没有看见晨练中的二舅跟舅妈,宁娜又开始紧张了。

  崔书叶按了按门铃。

  几秒钟过后,门开了,崔书叶刚要喊舅妈,就愣住了,开门的既不是舅妈也不是二舅,更不是安凌,而是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穿着一身警服,个头挺高,都快一米九了,长得很匀称,身材很好,不算太壮,也不算太瘦,刚刚好,脸也长得不错,,看起来很面善,崔书叶一米七八左右的个头只有抬着头望他,随后就听见了舅妈的声音:“谁来啦?”

  舅妈走过来看到了崔书叶跟宁娜,满脸惊讶:“这么---这么大清早的,你们小俩口怎么来了?快快快,进来暖和一下,快,真是叫人想不到---”

  “唉?小叔跟小姨来了?”安凌也在家,看到了崔书叶他们来了,赶紧去泡茶了,今天安凌穿着一身警服,崔书叶皱皱眉。

  崔书叶问道:“舅呢?舅妈?”

  舅妈跟安凌分别端着一杯水走过来,放在了崔书叶跟宁娜的面前,说道:“你舅啊,他一大早就出去跑步了。”

  “唉?我们来的时候怎么没看见?”崔书叶疑惑。

  舅妈笑道:“他估计从东边方向跑了吧,六点四十就出去了,安凌回来的时候也没有看见。”

  “小凌也是刚回来的吗?昨晚在局里面?”宁娜看了看安凌说道。

  安凌咧嘴笑了笑,说道:“嗯,是的,今天早上回来有点事。”

  崔书叶看了看刚才开门的这个大个子,冲他笑着点点头,说道:“这位是小凌的同事吧?”

  大个子很随和,也咧嘴一笑,说道:“嗯,您就是安凌的小叔吧,我叫杨冲,是安凌的同事。”说完伸手跟崔书叶握手,崔书叶也伸出手握了握,说道:“小杨,你们这么大清早的是什么事?”

  一说到这个舅妈脸色就难看极了。

  崔书叶心想,难不成这个小杨在跟安凌处对象?完了舅妈不想把女儿嫁出去?整的如此尴尬?

  不过这终归是自己的胡思乱想,其实崔书叶觉得这个小杨还是很不错的,要长相有长相,要个头有个头,要气魄那这气魄可是让小偷都不敢动,这么多得天独厚的条件,如果还不喜欢,那就是这个小杨家里面没多少钱?

  不过舅妈也不是势力的人啊,这崔书叶心里面清楚。

  安凌轻松的说道:“叔,其实,上面下来了一个任务,就是最近咱们这儿来了一个杀人犯,听说这家伙已经绑架了三四个女性,然后对他们进行施暴,后来直接分尸了,这个罪犯是从别的省逃窜过来了,有人举报说在我们东城看见了这家伙,为了市民的安全,我们出了这次任务,我们将带领一个小分队前去搜捕这家伙。这不大清早的回来跟我妈说一声嘛,没想到你们也来了,怎么了?”

  崔书叶一惊,杀人犯?赶忙说道:“小凌,这次你面对的敌人比以往贩毒团伙是不是危险些?”

  安凌笑了笑,说道:“不都是一样,为了生存,他们敢跟我们警方拼个你死我活,都是生与死的考验,都已经习以为常了,你就别担心了,叔,又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去,我们这一个小分队总共有六个人,就我一个女的,还有其余五个年轻力壮的警官呢,呵呵,放心吧!”

  崔书叶还是感到很不放心,毕竟杀人犯跟贩毒的不一样,杀人犯他们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他们能活一天就是一天,他们已经做好了随时死亡的准备,如果遇到了警察,指不定他们会干出什么变态的事情来,跟杀人犯打交道,如果遇到低智商的那还好解决,如果遇到了高智商的杀人犯,有时候警察也会全军覆没的。

  刚在想着安凌的这件事情,宁娜就轻轻的碰了碰自己,说道:“想什么呢?”

  舅妈也笑着说道:“是啊,小崔,大清早的过来,有什么事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