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夏天,15岁的安凌拉着6岁的崔宁往学校去,今天下午是体育课,安凌想把这个小弟弟带到学校给大家看看,其实安凌在班级跟男孩子的关系很好,好的亲如兄弟,男孩子们说句实话,把安凌都当做自己的大姐大。

  6岁的崔宁刚上幼儿园,鼻涕经常掉下来,安凌就蹲下来,拿起手帕,给弟弟擦鼻涕,每次崔宁都傻傻的‘咯咯’直笑,安凌也被逗得大笑,安凌买了一盒冰激凌,自己吃一口,喂弟弟吃一口,崔宁第一次吃雪糕,突然舔了一口,冷的不行,当即就吓哭了,安凌又是大笑,过会儿,崔宁不哭了,竟然抢安凌的冰激凌,安凌笑着说:“哎呦,刚才不是被冰激凌吓哭了嘛?怎么?要吃?”

  崔宁脸气得通红,说:“冰--冰--气!--凌!我还要!”

  安凌就这样带着弟弟往学校走去,一路上蹦蹦跳跳,第一次带弟弟上学,安凌很兴奋。

  可是,就在过一个巷子的时候,突然冒出来2个男孩子,看起来18、9岁的样子,拦住了安凌,坏坏的笑着:“哼,小姑娘!过着个巷子要交钱的!否则别怪我们不客气!”

  酷匠网W1首e发2¤

  安凌一点也不惊讶,她知道遇到无赖了,她跟崔宁说:“宁宁,你坐到那边的箱子上,休息一会啊,来,把姐姐这半盒冰激凌吃了,吃完姐姐带你去学校玩啊,乖。”

  崔宁笑着屁颠屁颠的拿着冰激凌去吃了。

  安凌又看了看对面惊讶的两个男生,估计他们被安凌这么冷静的举动惊傻了。

  那个男生说:“有钱买冰激凌!看来你很有钱!快把钱交了,你好我也好!”

  安凌说:“要钱?没有,要命姐姐还是有一条的!就看你们能不能拿得走了!”

  那两个小子哪见过这么辣的女孩子,看着安凌不高的个子,瘦瘦的样子,他们两个猜也许这个女孩再给自己壮胆子呢,不就是个小姑娘吗,有什么好怕的!这要是传出去该多丑啊!”

  那个男生说:“看你是个姑娘,我们也不想为难你,快点交钱,什么事也没有!不然--哼哼!”说完开始坏笑。

  安凌汗。。。

  安凌从巷子的角落随便捡起一个布满生锈钉子的木棍,说:“再说一遍!让路还是不让?不然别怪姐下手太重了!”

  那俩个小子见这架势,不打就说不过去了,都从屁股后面掏出一根铁棍,冲了过来,安凌个子小,很灵活,躲了过去,随后甩起一棍,往胖男孩的背上砸去,胖小子疼的’啊啊啊‘大叫:“妈呀!好疼啊!这小婊---”话还没说完,安凌就一脚往胖小子裆部踢了过去,胖小子哪还说得出话啊,疼的捂住下面在地上打滚,瘦小个子恨得牙痒痒,冲了过来,安凌捡起一块石头就砸了过去,瘦小个子被砸到了头,捂着头叫妈,安凌立马冲了过去,又踢了瘦小个子的裆部,瘦小个也倒在地上打滚。

  崔宁在旁边吃冰激凌吃得津津有味。

  安凌拍拍手,说:“就这种水平?还出来打劫?回去练练吧,孩子!”说完就拉起崔宁走了。

  安凌正在往崔宁的学校走去,当然,这所学校也是安凌的母校,安凌高中的时候就是在这所学校被开除的,就是因为跟老师顶撞那件事情,那个王老师跟校长说明了情况,校长二话不说,就把安凌开除了。

  安凌走的时候朝校长办公室的门上吐了一口唾沫。

  后来安凌又去了另一所高中,考了警校,当了一名警察。

  时隔多年,安凌回到这个学校,并不是回来探望母校,而是想想崔宁被打成那样心里就心疼,小时候几乎是自己带大了崔宁,感情自然不用多说,崔宁从小就是个听话的乖孩子,安凌知道崔宁不会随便惹别人,安凌暗自发誓一定要让打崔宁的那几个兔崽子付出代价。

  东城三中比起13年前改变了许多,学校里面的那几棵树被移走了,重新栽了一排排的槐树,现在树上堆满了一层厚厚的雪,学校的教学楼也多盖了一栋,上面写了“实验楼”三个大字。

  门卫拦住了安凌,说:“学生们在上课,你是老师吗?”

  安凌说不是。

  “那不好意思,等下课了我才能让你进去。小姐,这是学校的规定。”门卫看起来很敬业啊。

  安凌从怀里面掏出了警察证,说:“东城红悦区警察局。”

  门卫连忙道歉,说:“真不好意思,原来是公安局的,快进来,快进来。”

  安凌走进了校园,她忘了崔宁的班级了,她准备去找他们校长。

  校长室。

  安凌敲敲门。

  “进来。”校长的声音传了出来,安凌突然感觉自己又回到了13年前,被老师喊去办公室的情景。顿时恨得牙痒痒。

  校长一个人在里面,安凌打量了他一眼,比13年前老了很多,头发都白了。

  校长没认出来安凌。

  “您好,这位女士,请问有什么事吗?”

  安凌笑着说:“这么多年了,你越长越老了啊!呵呵,估计孙子也大了吧!”

  校长皱起眉头,问:“这位女士,我们认识吗?”

  安凌找了个椅子,坐了下来,说:“认识,当然认识了!呵呵,窦校长,多年不见,你连我安凌都忘了呵。”

  这个窦校长想了想,又仔细看了看安凌,然后拍了一个巴掌,说:“哎呀,原来是安小姐啊!”

  安凌皱着眉,说:“还记得我?”

  校长忙起来倒水,说:“安小姐,怎么会不认识啊!3年前,你缉拿了逍遥法外的贩毒团伙,东城谁不知道你啊!哈哈!快来!喝口水!喝口水!”

  安凌很想吐,说:“水我不喝了。13年前你怎么不知道倒水给我喝?”安凌一看到这老家伙,火气就来了。

  老头儿尴尬的笑了笑,把水放在安凌椅子旁边的小茶几上,说:“都--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看---我道歉,我道歉,安小姐,那时候我也不知情--”

  “不知情就乱开除学生!?”安凌站起来了,“你一句话就开除我了,我到底怎么了?校长!王菊打了我,我爸打了我,你又把我开除!哈哈,说起来也好笑,要不是你开除我,我也不会去当警察,要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呢。”

  老头儿连忙笑着说:“当年我不对,有眼无珠,把一个警察开除了,想想我都惭愧。”

  安凌冷笑,随后说:“我到学校来有点事,我想问一下,我弟弟崔宁在学校被打,你们老师不会不知道吧!”

  老头儿吃了一惊,心想:难不成警察调查此事了?到时候可真不好给他们一个解释啊。

  老头儿满脸堆笑:“安小姐,这件事我们知道,我们知道,当时是中午,那几个兔崽子打完人就跑了,我们几个老师见到崔宁,忙把他送到医院去了,忘了报案,还请。。。”

  “忘了报案?呵呵。”安凌站起来在办公室打转,摸摸这个,摸摸那个,很随意,说,“学生被打,第一件事不是报案,而是送孩子去医院,你脑子里什么逻辑?”

  校长搓着手,他怕警察来学校调查。

  安凌又说:“崔宁是哪个班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