崔书叶眼睛气得通红,抄起一个椅子就冲了过去,往那几个人头上劈头盖脸的砸过去,那几个人没想到突然杀出个陈咬金,都吓了一跳,都捂着头疼得直叫。

  宁娜看见自己的丈夫过来了,终于吓得哭了,崔书叶一只手抱紧宁娜,另一只手拿着椅子,说:“别怕,我在这!”

  那几个西装男很不爽,抄起啤酒瓶子就朝崔书叶冲了过来,崔书叶一把推开宁娜,刚推开,就被啤酒瓶子把头砸的昏沉沉的,崔书叶不管,抓住一个人就掐住脖子,那个人疼的呀呀直叫,与从同事,其余几个人的啤酒瓶子又朝崔书叶砸了过来,崔书叶昏迷的一瞬间,看到了警车过来了。

  崔书叶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

  头上缠着绷带,手上也有,崔书叶睁开眼就要起来,然后疼的啊啊叫,妻子连忙扶住他,说:“你受伤了,别这么着急起来,刚缝了针。”

  崔书叶咬着牙,说:“儿子呢?”

  宁娜说:“儿子在302.”

  “我在哪?”

  “301”

  “你别待我这啊,去儿子那里,我没事!”崔书叶说。

  宁娜不走。

  崔书叶吼道:“过去啊!儿子一个人在那!”

  宁娜咬着嘴唇流泪。

  “哭什么啊!我又没死!”崔书叶心情极其不好,“你不过去!是吧!我过去!”说完就要坐起来。

  宁娜连忙按住他,说:“好!我过去!我过去还不行吗?”

  宁娜说:“有事喊我,我能听见!”

  崔书叶不说话,歪着头。

  宁娜轻轻关上门。

  崔书叶觉得脑子完全空了。

  大脑像是被生活挖空了

  崔书叶在医院呆了1天,就咬着牙停止接受治疗了,他付不起这个钱。多呆一天就是让家里面的负担更加重一公斤。崔书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

  今天一大早,医院的护士就过来传话:“崔先生,实在不好意思,你需要交点押金,住院费的押金。”

  该来的总会来,你躲也躲不过。

  崔书叶把胳膊上的绷带拆开,头也没抬,说:“多少?”

  护士看了一下账单,说:“押金是1万,还有一万你可以月底付钱。”

  崔书叶麻木了。

  !a酷C匠?$网正版H1首-C发-

  现在首要大事就是想方法弄到钱。

  崔书叶点点头,说:“今天晚上我会交钱的,放心吧。”

  护士笑了笑,说:“那好,崔先生,我就不打扰了。”

  崔书叶去了儿子的病房。

  妻子坐在儿子身边,崔宁已经醒了,宁娜给他喂粥吃。

  崔宁看到崔书叶也受伤了,问:“爸,你这是怎么了?”

  崔书叶笑着说:“没事!小子,你好了?身体还疼吗?”

  崔宁笑着说:“好了大半了,就是头还有点晕,不过好多了。”

  崔书叶坐了下来,问:“能告诉我是谁打你的吗?”

  崔宁皱起了眉头,眼神看起来很愤怒,恨不得把对方杀了,咬着牙说:“爸,不瞒你,我们班的孙虎跟张威!他们经常找我麻烦,说我家穷,要收我保护费,我不干,他们就打我!他们还找其他班的人打我,我跑不了,爸,妈,给你们添麻烦了,对不起!”

  宁娜摸了摸崔宁的头,说:“只要你没事,那就谢天谢地了!孩子。”

  崔书叶说:“儿子,这件事我会帮你处理好的,你就好好休息吧。”

  崔宁点点头,没说什么。

  崔书叶跟妻子使了个眼神,然后就出去了。

  宁娜对崔宁说:“你睡会,宁宁,我跟你爸出去有点事。”

  崔宁点点头,躺下了。

  崔娜把门轻轻关上。

  “怎么了?”

  崔书叶看了看宁娜,说:“医院今天催费了。”

  宁娜看起来也很愁,问:“多少?”

  “押金1万,剩下一万月底交。”崔书叶蹲下来抓头。

  宁娜捂了一下额头,说:“天哪!这该怎么办。”

  崔书叶站了起来,说:“没办法,我准备去找二舅借点钱,然后叫二舅再找他的朋友借点。”

  宁娜叹了口气:“只有这样了。”

  崔书叶说:“我马上就去一趟二舅家,你在这照顾孩子,晚上我过来给你们带饭。”

  宁娜点点头,说:“你伤好了吗?”

  崔书叶抓住了宁娜的手说:“放心吧,没事的。”

  宁娜说:“路上小心。”

  崔书叶笑了笑,就走了。

  崔书叶决定做公交。

  二舅家住在东城的红悦区,处于市中心,交通便利,是整个城市的经济区。

  想想二舅,也有1年多没去他们家了,二舅比自己也就大10岁,当年买烧饼后,二舅就去了一家食品厂工作,现在已经是副厂长了,总体来说,家庭条件还是可以的。二舅的女儿叫安凌,今年28了,说起来你也许不信,安凌是一名警察,她20岁的时候就去当警察,已经8念了,安凌破过大大小小的案子,还抓捕过一伙3年前很是嚣张的一个贩毒团伙,为此还受到了嘉奖。二舅安志晖很骄傲。

  公交车花了40分钟停在了红悦区,虽然一年多了,崔书叶对二舅家还是很熟,红悦区未来家园12栋602.

  崔书叶从口袋里面掏出了100元,他去了一家超市,准备买点见面礼,毕竟是借钱,总不能空着手过去找人家吧,虽然对方是自家的二舅,可是最基本的礼仪崔书叶还是懂的。

  崔书叶崔书叶花光了100元,买了条烟。

  崔书叶带着烟去了小区。

  很顺利的上了电梯。

  6楼倒了。

  崔书叶敲门。

  门开了。

  二舅妈开的门,二舅妈今年也有56了,戴着一副眼镜,看到是崔书叶,忙说:“书叶来啦?快进来,快进来!不用换鞋,地下本来就脏,进来吧。别客气!哎呀,来就来吧,还带什么烟啊,真是的,什么?你二舅?哦,他在厂里,现在估计下班了,过会就到家了,你坐着等会,我去弄菜,顺便打电话叫他带点卤菜。”

  二舅妈太客气了,一直都是这样,人很老实,崔书叶感到很不好意思,拘谨的坐在沙发上。

  二舅妈泡了一杯茶,递给崔书叶。

  “好久没来啦,书叶,最近怎样啊?小宁还好吗?崔宁这小子也该高考了吧,呵呵,这几天就在跟你二舅说你们呢,一年都没见了,我们想快过年了,总不会还不来吧,再不来,我们就准备去你们家了,哈哈。”

  崔书叶笑了笑,抿了一口茶,说:“舅妈,哎。。。算算也确实一年没来了,崔宁确实该高考了,呵呵,小宁也还好,我们家不就那样吗,你也知道。”

  二舅妈说:“稍等啊,我打个电话给你二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