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午的,崔书叶浑浑噩噩的破天荒没坐公交,一个人像游魂一样晃荡着,他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东城越到中午天气越冷,现在路上几乎看不到什么路人了,大家一般在早上8点多就买好了菜,现在都躲在家里面吃饭呢,偶尔有几个路人路过,都看着连路走起来都摇摇晃晃的崔书叶,露出了鄙夷的眼神。

  就这样晃荡着,崔书叶晃到家门口了。

  崔书叶上楼。

  他家住在4楼,这几段台阶可真是爬的吃力啊,崔书叶爬着爬着就哭了,蹲在地上,狠狠大哭。

  没工作了,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家里面的顶梁柱一分钱拿不到,妻子在家也没有工作,儿子还要考大学,这笔钱怎么办?找谁借?谁愿意?借了以后拿什么还?这以后日子该怎么过?崔书叶有想死的冲动。

  宁娜在家做饭,准备给儿子吃,刚好就听见了楼下有个大男人哭,反感的打开门,想看看是谁大中午的哭丧。

  宁娜看到了蹲在地上的崔书叶。

  宁娜掐了自己一下,以证明看到的不是幻觉。

  疼。

  真的!

  宁娜懵了,她看了看四周,邻居们没有出来,赶忙下楼把崔书叶扶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灰,几乎是把他拖到了家里面,把门关上。

  崔书叶坐在了地上。不说话。

  宁娜蹲了下来,看着自己的丈夫,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她心疼啊,眼泪也止不住的流了下来,轻轻问:“书叶,怎么了?跟我说好吗?天大的事我们两个一起扛。你别这样好吗?”

  崔书叶突然抱住宁娜,轻轻说:“小宁,我没用!真的没用!”

  宁娜拍着他的背,说:“傻瓜,乱说什么,没有你我们这个家也不会这么幸福,虽然苦点,可是总归是个家啊,我很幸福,真的,千万别说什么对不起我的话。书叶。”

  崔书叶说:“不就是个小狐狸精吗,那个混蛋竟然把我炒了!这么多年我对公司做的一切我问心无愧,虽然公司有时候确实不做一点人事,可是,我还不是一直忠心耿耿的,本本分分的工作吗?我做错什么了?说不要人就不要人!那个狐狸精有个屁经验!刚大学出来,她会个什么!屁也不会!也罢!这破公司我压根就不想待下去了!一刻也不想呆了!早就不想干了!”、

  宁娜从崔书叶的话中猜出个八九分了,老公被炒了!这无疑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可是现在自己千万不能跟着老公一起消极,自己要是跟着消极,估计这个家就完了,这千万不能让崔宁知道,要不然这孩子肯定不愿意高考了!

  宁娜安慰崔书叶:“书叶!不就是离开了一个破公司吗,没必要这样,你自己也说了,那破公司早就不想呆了,以你的能力到哪找不到事做?明天我们就出去看看,我们一起找工作!这个时候你可千万别垮了!你垮了这个家也就垮了!知道吗?”

  崔书叶估计也恢复了一点理智,他点了点头,看着依偎在自己身边的妻子,崔书叶感动得落泪了,他知道自己该适可而止了,哭也哭了,事情也无法挽回了,在这样下去那就不算个男人了,从哪儿跌倒就从哪儿爬起来,自己肩膀上还有一个家呢,振作起来!

  崔书叶站了起来,宁娜给他倒了一杯水,崔书叶一口气喝完了,说:“好!明天一起出去看看!”

  宁娜笑了。

  宁娜说:“你坐会,过会儿子就该放学了,回来后你可别消极,孩子眼最尖,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高考在即,千万别让他分心。”

  崔书叶点点头,随后又叹了口气,说:“你看他最近的样子,我真的担心他考不上啊!小宁。”

  宁娜笑着说:“放心好了,我对儿子还是有点信心的,上次老师跟我说通过电话,说他脑子挺聪明的,就是爱玩,有时候我晚上透过门缝看到孩子在看书。”

  崔书叶摇了摇头,没说什么。

  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

  崔书叶跟宁娜都不动,以为对方要去接。

  “你去”崔书叶对宁娜说。

  宁娜说:“你去。”

  崔书叶说:“不,还是你去吧,我歇会。”

  宁娜妥协。

  宁娜不知道谁打电话给自家,看了眼来电显示,号码不详,奇怪,估计又是打错电话了。

  宁娜拿起听筒。

  “喂,您好。”

  电话那头是个男人的声音:“是崔宁的家长吗?”

  宁娜立马握紧了话筒,惊了一下,也是,平时这个时候孩子早就回家了,现在还没回来,一定有事。

  “恩,我是崔宁的妈妈,我孩子怎么了?”

  崔书叶噌的站了起来,儿子怎么了?这是他第一反应,他凑了过来。

  那个男的说:“麻烦你来一趟市二院,你儿子被人打伤了,看样子伤势挺重的,赶紧过来一下。”

  宁娜眩晕。

  崔书叶扶住了宁娜,他听见了对方的话,他也腿软,儿子被人打成重伤?这怎么会。。。

  崔书叶接起电话,说:“好的,我们马上过来。”

  酷z匠3网首}发)

  对方挂了电话。

  崔书叶把妻子扶到沙发上,倒了一杯水给她,宁娜泪流满面,相信任何一位母亲听到自己的孩子被人打成重伤估计都会虚脱。

  崔书叶说:“我去趟二院,你在家休息。”

  宁娜拉住崔书叶,说:“不行!儿子现在最需要我!我一定要去,你早上骂了他,你去了估计他会。。”

  崔书叶把妻子扶起来,说:“早上我也是着急,他怎们能把鸡蛋扔了,我们家哪有钱吃鸡蛋,一周就吃个3次,这小子还耍脾气不吃,我能不生气吗?”

  宁娜示意崔书叶别说了,然后换鞋,说:“赶紧去医院,孩子还不知道怎样,可千万别出事啊!老天保佑!”

  崔书叶去房间拿了不少钱,他知道医院里面的钱不会少。

  他们出了门,破天荒的叫了一辆的士,平时他们不会这么奢侈的,这次孩子出事,时间就是生命啊。

  孩子们出事后想的第一个人,就是妈妈。

  宁娜知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