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你在东城住了20多年,那么你一定不愿意冬天的到来,你绝对不愿意。零下10多度的寒冷让人喘口气都难,你眼睛上会结上一层薄冰,致使你看不清路,这种情况下最好还是别骑自行车或者开摩托车,自然,你看到的东城居民骑个自行车都带一个头盔,实在是让人哭笑不得,可是事实就是这样。

  崔书叶今天早上跟往常一样起来的很准时,真的很难熬,没办法,公司是必须要去的。

  “小宁,起来多久了?”崔书叶刷牙。

  宁娜正在给儿子剥鸡蛋,儿子起来的也早,学生是最辛苦的,每天准时起床上课不说,到了学校还要一门心思扎进书本里面,为了那个可以让你在家长,在老师跟前有面子,得以自豪的分数拼了命的学习,要我说,书本里面的东西都是次的,最重要的是要把孩子的品质搞好,越有才华的人,考试成绩越高的学生,十有八九不是好人,他们有资本可以干坏事了啊,还可以堂而皇之的拿出专业的知识来为自己狡辩,你又能说什么?你无话可说。

  崔宁的名字跟着爸妈的姓来的,崔宁早上似乎很不愿意去上课,满脸愤怒,宁娜给他剥好了的鸡蛋,他看也不看,直接扔了。

  宁娜火了:“你这孩子,怎么大清早就这么大脾气?妈妈辛辛苦苦给你剥的鸡蛋你不吃也就算了,干嘛扔了?”说完宁娜就去把掉在地上的鸡蛋捡起来,鸡蛋被崔宁把蛋黄都扔出来了,宁娜把鸡蛋拿到水龙头跟前冲了一下,放到自己的碗里面,宁娜气的要哭。

  崔书叶给了儿子一巴掌,吼道:“犯浑!今天早上犯神经了?跟你妈道歉!”

  崔宁捂着嘴巴,瞪着崔书叶,不说话。

  宁娜赶忙护着儿子,说:“书叶,怎么也别打孩子啊!孩子越打越坏,你能不能跟他说道理啊!”

  崔书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说:“我们两个累死累活,就是供这小子上大学,你看看他现在的成绩,哪次不是在班级倒数,你看看上次他的英语,就考了个18分!乱蒙也不至于就这点分啊!还跟我们发脾气!你有什么资格发脾气?”

  崔宁不说话,宁娜刚要跟崔宁说话,他就跑了。

  “你给我站住!”崔书叶吼道。

  崔宁不接受指令,按着自己的程序走,背上书包,打开门,然后回过头,对崔书叶说:“我压根儿就没想过上大学!”说完就把门狠狠的关上

  崔书叶差点气的从椅子上摔下来,指着门说:“臭小子。。。你!!”

  看1正版b章@节z上Z-酷√0匠$网X%

  宁娜急的哭了出来。

  我们来看看崔宁这小子今天吃错什么药了。

  崔宁喜欢走路上课去,再者学校离家也不是很远,走上半个钟头就到了。

  到了学校,崔宁进了班级,把书包放进抽屉,拿出早读的课本,可是他的心思压根不在这上面。

  只见后排的几个男孩子正看着崔宁坏笑,还时不时拿起粉笔粒砸崔宁,崔宁不敢回头。

  崔宁咬牙切齿,可是不敢说什么。

  终于下课了,那几个男生走了过来,一个带头的把手放到崔宁的头上,摸了摸,笑着说:“小子,大哥的早餐钱带了吗?”

  崔宁不说话。

  带头的皱起了眉头,接着问:“带钱没?小子?”

  崔宁不理他。

  “吗的!给脸不要脸是吧!”那带头的小子拿起一本书就往崔宁的头上砸过来,崔宁疼的“呀”的一声叫了出来,捂着头蹲了下来,说:“没。。打死我也没钱!”

  那几个小子突然哈哈大笑,女生们都吓得跑开了,男生就凑过来看热闹。

  带头的说:“一家子都是穷鬼!没钱学我们上什么学!回家放牛去吧!哈哈!”说完就对崔宁拳打脚踢,到了这个时候,老师还没有来,学生们不敢告状,他们怕这几个盖世太保。

  崔宁嘴角出血了,那几个男孩子越打越起劲,边打还边骂,怎么难听怎么骂,骂的话听起来你会觉得这还是个学生吗?

  崔宁一个手抱着头,另一个手伸进了书包。

  一把水果刀!

  崔宁拿起刀就往那个带头的小子胳膊上捅去,那小子被捅的啊啊直叫,旁边那几个小子见到崔宁有刀都吓得往后退去,崔宁眼睛通红,吼道:“来啊!怎么了?怕了?老子今天不要命了,把你们几个弄死!”说完追着那几个小子跑去。那几个小子“妈呀”声此起彼伏,被崔宁追着满教室乱跑,随后上课铃响了,崔宁恢复了理智,他不想被爸妈知道这件事,于是他把刀扔到了窗外,那几个小子惊魂未定,他们也不敢跟老师说,见到崔宁把刀扔了,他们的胆子又回来了,对崔宁说:“放学给我等着,别跑!”

  崔宁抓起一本书就砸那个小子,那小子头被砸流血了,吓得差点绊倒了,崔宁吼道:“要玩?好!我奉陪!放学你们也别给我走!谁走谁不得好死!”

  那小子不说话了,然后拿起手机好像在打电话,左一口有一口“大哥”“大哥”的叫,看起来在拉人。

  上午这几节课课件他们都没发生争执,终于熬到放学了,崔宁背上书包,准备回家。

  “臭小子!别跑啊!不是说谁先跑谁不得好死吗?”那带头的小子说到。

  崔宁知道在劫难逃,他说:“下课已经2分钟了,你们人还没来,我不管,时间到了我就要回家去!”

  那几个小子站起来,把崔宁难住了,之间外面来了好几个学生,别的班级的,他们当中有个带头的,头发爆炸起来,看了看崔宁,然后对崔宁这个班的那带头小子说:“就他?”

  那小子点点头,说:“大哥!就这臭小子!早上拿刀扎我胳膊,还好没进去,只是擦破点皮!”

  那个‘大哥’又仔细打量了一眼崔宁,说:“玩刀?”

  崔宁瞪着他。

  ‘大哥’一拳砸向崔宁,崔宁被打的摔倒了,‘大哥’说:“吗的!敢在我的地盘玩刀?给我往死里打!”

  一声令下,他们几个开始对崔宁施行疯狂的殴打,崔宁被打晕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