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h更R)新√最快上n酷《-匠:网ms

  宁娜生气了:“有事跟你又有什么关系?我自己可以解决!你别老跟着我成吗?”

  崔书叶吼道:“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从那天买饼的时候我就认定了!”

  宁娜站住了。

  宁娜不说话。

  宁娜蹲了下来,在哭。

  崔书叶走过去,也蹲了下来,说:“哭吧,哭出来好受些,有什么事跟我说,说出来就不难受了!”

  宁娜说了事情的原委。

  原来宁娜一直跟她母亲生活在一起,家里的经济都是母亲捡破难挣来的,宁娜一直很刻苦的学习,可是,母亲一周前病倒了,宁娜跟母亲去了医院,查出来母亲得了肝癌,没办法,钱不够,就是够了也看不好这病。母亲就靠宁娜养活了,宁娜请了一周的假回家照顾母亲,今天来学校是跟学校申请退学的,回家好好照顾母亲,刚好买点饼带回去给母亲吃,宁娜真的崩溃了。

  崔书叶哭了。

  崔书叶没想到这个世上还有比他生活得更累的同龄人。

  崔书叶下定了决心,要一辈子好好照顾宁娜。

  “你要去上学!”崔书叶说。

  “你怎么可以这样!我妈都什么样子了!我还上什么学!那样我还有没有良心?”

  “我去照顾你妈!”崔书叶说。

  宁娜定格。

  宁娜说:“崔大哥,你。。。”

  “我照顾你们!”崔书叶说到,“带我去一趟你家。”

  宁娜的家住在东城的一个小胡同里面,这条胡同很潮湿,几乎没有阳光的照射,一到冬天,比别的地方冷得多,透着一股酸味,能在这里面住上大半辈子的人,崔书叶打心眼里面佩服,本来觉得自己的家境不好,想不到比自己更惨的人还多的是。

  住在胡同里面的街坊邻居现在都打开了门,洗被子的洗被子,烧饭的烧饭,聊天的聊天,孩子们在互相嬉闹,看起来倒也挺祥和。

  可是当宁娜带着崔书叶走过胡同的时候,大家的目光焦点都投向了崔书叶,目光里面露出来的情感五味交杂,崔书叶只好不看他们,崔书叶看到宁娜也不看他们,问:“你都认识他们吗?”

  “不认识。”宁娜说得很干脆。

  崔书叶也没多问什么。

  就这样走了约莫半刻钟,宁娜在一所挺破的房子跟前停下了,这个房子看起来挺老的,墙上长满了青苔,院子里栽这一棵桂花树,可是现在没有花,估计那树也有很多年了。房子虽破,虽老,可是崔书叶感觉很干净。

  真的很干净。

  宁娜看了看崔书叶说:“我家,进来吧。”

  崔书叶拘谨的笑了笑,进了宁娜的家。

  宁娜说:“我家不好看,书叶,别介意。”

  崔书叶忙说:“哪有,别这样说,否则我更不好意思了,能来你们家我本来就感到很高兴了,我感觉你们家确实还好啊,干净,我喜欢这种纯净的感觉。”

  宁娜笑笑没说话。

  宁娜带崔书叶进了屋子里面。

  崔书叶进了屋子就看到卧在床上的宁娜的老母亲,她正在输液,看起来很虚弱,床旁边放着椅子,椅子上摆满了水果,茶,还有零零散散的日常生活用品。

  老人家见到宁娜回来了,很高兴,说:“孩子,回来啦?”

  宁娜的眼泪突然涌了出来,说:“妈,恩,回来了,怎么样?身体还疼吗?”

  老人家笑了笑,说:“孩子,不疼,你吃了吗?”

  宁娜说:“吃了,妈。”说完从衣服里面把那4个烧饼拿了出来,说:“妈,我给你买,能吃的下去吗?”

  崔书叶想说宁娜没有吃,可是他没说。

  老人家怎么会不理解女儿的心思,老人家还是慈祥的笑着,说:“妈不饿,闺女,你留着自己饿着吃吧。”

  宁娜又怎么会不理解自己妈妈的心思,说:“妈,不饿也要吃点,来,我喂你。”说完坐在了床头。

  这时,老人家看到了站在一旁无所适从的崔书叶。

  “闺女,这位大哥是谁啊?”

  宁娜刚要说什么,崔书叶赶忙说:“老人家,我是宁娜的同学,听说你病了,我就过来看望一下你,你看挺急的,我就没买什么东西,下次我一定带过来。”

  老人家笑着说:“哎呦。。傻孩子,哪要你们的东西啊,你们都是学生,不容易啊。”

  就这样聊着聊着,天就黑了,老人家睡着了,宁娜跟崔书叶走出了老人家的屋子,崔书叶眼里面湿了,说:“小宁。。。我不知道你是这么辛苦,一边上学,还要一边照顾母亲。”

  宁娜没说什么。

  崔书叶说:“宁娜,我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可以吗?”

  “你说。”

  “你答应我,上学去,都上了3年了,最后一年你还挺不下来吗?”

  宁娜眼角湿了,说:“我怎么挺不下来?我怎么会挺不下来?我妈怎么办?钱怎么办?我找谁?我爸在我5岁就死了,留了点钱,还要靠我妈捡破难才供我上到大学,现在我妈病了,你叫我把她一个人放在家,我却去上课,我还是人吗我?”

  宁娜又哭了。

  崔书叶大声说到:“我说了我帮你照顾你母亲!钱我想办法帮你弄!”

  宁娜摇了摇头,说:“凭什么?凭什么你帮我?我跟你什么也不是,就是朋友罢了,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崔书叶没说话,从口袋里面掏出自己的仅有的10块钱。递给宁娜,说:“你先收着,以后还给我。”说完还找来一张纸,写了一张欠条,让宁娜签个字,崔书叶明白,像宁娜这样的女孩子是很在乎尊严的,不这样他不会收钱的。宁娜看了崔书叶良久,说:“谢谢你,好,我就当做是我先借你的,以后我会还给你的,放心吧。”说完签了名字。

  就这样过了一会,崔书叶就走了,宁娜看着她的背影,默默地不说话。

  崔书叶回到家,二舅问:“怎么?发生什么了?”

  崔书叶说了原委。

  二舅不说话了。

  崔书叶说:“舅,明儿个我想去小宁家照顾她妈,你一个人卖饼行吗?”

  二舅想了好一会,说:“书叶啊,其实。。。我挺赞同你的,可是,你想想,你这样整天不干活,你怎么拿钱取人家?”

  崔书叶说:“舅,你甭操心了,过段时间我就去找工作。”

  二舅笑了:“怎么?开窍了?哈哈,我就知道你小子总会开窍的,女人啊,哎。。真的是个怪东西。嘿嘿”

  于是崔书叶就不去卖烧饼了,整天大清早就骑车去宁娜家,照顾她妈,宁娜刚开始还不愿意,拘谨,后来慢慢习惯了,渐渐的两人都认真起来了。

  在宁娜的母亲弥留之际,老人家说很喜欢崔书叶这个孩子,希望宁娜嫁给他,双方你情我愿,于是就成了,两人于当年8月结婚,崔书叶也找了一个工作。在一家医院清洁卫生,宁娜拿到了大学毕业证,找到了一个小学教师的工作,工资也不是很多,日子虽然辛苦,可是小两口感觉很幸福。

  第二年他们的孩子出世了,崔书叶取名为崔宁。

  小生命的到来让小两口的生活更有力气了。

  4年后崔书叶进了一家台灯公司。

  家里面的生活才得以改善。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