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人女嘴角打出血了,骂人女不敢说话了,骂人女露出了恐惧的眼神。

  “骂,接着骂!”买烧饼的女孩双眼通红的瞪着骂人女,如果说眼神可以杀人的话,估计骂人女早就被分尸了。

  骂人女当然不敢骂。她在哭。

  买烧饼的女孩笑着说:“你是个什么东西?骂道我头上?我一不偷二不抢,我钱没了就是被你们这种人给偷了,你说我也就罢了,还骂师傅,师傅怎么了?师傅人好,你骂好人你还有没有良心?良心给狗吃了?我觉得是。”

  骂人女接着哭,希望寻求最后一点帮助,可是大家似乎被买烧饼的女孩的举动给震惊了,都不说话。

  “哭?你哭个什么?你要脸不?骂了人自己还哭?你哭个什么劲?哭丧?”

  骂人女无地自容,捂着脸跑了。

  崔书叶说不出话来了,他想不到人的自尊被践踏的时候会爆发出这么强大的力量。

  崔书叶发现自己喜欢这个女孩。

  最#"新☆+章$节dV上“酷匠网}

  买烧饼的女孩走了过来,说:“师傅,对不起,今天要不是我,你也不会做不成生意,你给我的饼,我明天会把钱还给你。你放心。谢谢你,师傅,我今天的钱确实被偷了。”

  崔书叶连忙摆手,说:“不不不,姑娘,我知道你的钱被偷了,今天的烧饼就算我请你吃的,你让我看到了什么叫尊严,我佩服你。姑娘。”

  姑娘又露出了那微笑,崔书叶眼睛不眨。

  姑娘说了句再见,就走了。

  “等等!姑娘!你叫什么名字?”

  姑娘回过头来,说:“宁娜。”

  说完就走了。

  崔书叶嘴里面一直在念叨这个名字。

  “怎么?看上人家了?”二舅打断了崔书叶的思维。

  崔书叶尴尬道:“不是,我。。。不是。。该回去了,舅。”

  二舅露出了坏坏的笑,摇摇头,说:“好嘞!回家咯!”

  往后几天崔书叶跟二舅依然准时在校门口卖烧饼,宁娜当然过来吃烧饼,其实崔书叶就盼着她来,每次崔书叶说别给钱,宁娜会笑笑,然后坚决的把钱付了,说:“该付的钱一定要付的,师傅。”

  “别叫我师傅,显得我多老似的,我今年也就25,比你也大不了几岁,我叫崔书叶,名字很好记,喊我树叶就可以了,我朋友喊我‘树叶’,哈哈。”

  “树叶?”宁娜笑,“呵呵,的确是个好记得名字。”

  于是就这样一来一去,熟了。

  可是有一天,宁娜不来了。

  崔书叶不自在。

  3天没来了。

  崔书叶急了。

  一个礼拜没来了。

  崔书叶受不了了。

  “二舅,你看,小宁一周没来买烧饼了,这时怎么了?”

  二舅皱了皱眉,说:“也是,一周没来了,平时中午都是在我们这里吃,现在不来绝对不是去别处吃午饭,我估计没来学校。”

  “啊!”崔书叶吓了,“还没到放假啊,她怎么不上课了!这不合常理啊!”

  “恩”二舅应道。

  “绝对有事!”崔书叶断定。

  二舅抬起头,笑着说:“你小子怎么突然这么关心人家了?不是整天嚷着不着急找姑娘吗?怎么?爱上人家了?”

  崔书叶脸红了,准备狡辩。

  “别说了,你的心思二舅还不知道?我也是过来人,你喜欢人家就要说出来啊,整天憋在心里面会憋出病来的,书叶。”

  崔书叶沉默一会,说:“二舅,我想问一下他们老师。我真的放心不下。”

  “你怎么跟人家老师说?你是她什么人?打探她消息有什么居心?你能应付过来吗?”二舅说,“依我看,再等两天吧,要是还是不来,二舅我帮你去打听。傻小子!”

  崔书叶不说话了。

  可就在这时,宁娜确突然过来了。

  “宁娜!”崔书叶高兴的大声喊了出来,“你终于来了!”

  然后突然发现自己举措有点不当,立马尴尬的拿起了擀面杖。

  宁娜没有惊讶,她看起来憔悴了许多,似乎经历了什么事,她走了过来,说:“树叶,买5个饼。给,钱!”

  崔书叶说:“这几天。。。。不,不是,你吃5个?今天吃这么多?”

  “我跟我妈的。”宁娜说。

  崔书叶看得到宁娜眼眶中的泪水。

  崔书叶不知道怎么办。

  崔书叶给饼。

  崔书叶找钱。

  宁娜说了句谢谢,就转身走了。

  崔书叶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二舅狠狠拍了崔书叶的脑袋,呵到:“你傻吧!还不去追!不追来不及了!过去问问发生了什么事,看得出来她肯定有事!现在是绝佳时机!”

  崔书叶回过神来,点了点头,立马朝宁娜那边跑去。

  “宁娜!”崔书叶喊道。

  宁娜停了下来,回过头。

  崔书叶上气不接下气,说:“别走。”

  “树叶?”宁娜问道,“怎么了?钱找错了?”

  “不是!”崔书叶说到,“你遇到什么不开心的事了?”

  宁娜笑了笑,说:“能有什么事?没事,那我走了啊。”

  崔书叶说:“不!绝对有事!”

  宁娜回过头,说:“真的没事,树叶!说了没事!真走了!”

  崔书叶不依不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