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是真要我仔细的描述一下崔书叶的前半辈子,我想我真的没什么好说的,他从小到大一直按着社会的规律走,小时候就听爸妈的话,叫他干什么就干什么,他爸叫他下午3点下田栽秧,他绝不会在3点钟还坐在家里面看书,小时候家里面没钱所以也就没有上学,崔书叶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整天蹦蹦跳跳的去上学,眼泪就往肚子里面流,那种不甘、难熬、愤怒,等等情感交杂在一起,让他更加勤奋,他一旦闲下来有空,就去找别家的孩子借书看,借书可以啊,可是你崔书叶得帮我们家干活,例如去砍几斤柴,或者去挑几桶水,我就给你书看,崔书叶二话不说,答应了,于是他也就有了知识的来源。

  虽然说他的人生没什么大的突破,可总归靠着小时候看书学到的那点知识找到了一份稳定的工作,混了口饭吃,娶了个老婆,生了个儿子,这一生也就这么罢了,也没想过什么其他的好事,平平淡淡才是真,这样挺好,一家人和睦,其乐融融,下班回家后吃着老婆做的饭,看着儿子一天天长大,怎能不高兴?

  崔书叶觉得很满足。

  说到崔书叶工作的公司,其实就是卖台灯的,崔书叶在公司干了有将近10年了,混到了一个质量总监,可是由于最近业绩不景气,薪水自然也就降低了许多,妻子在家无业,全职家庭主妇,儿子高考在即,即将迈入大学的校门,大学的学费可不是开玩笑的,积攒了半辈子的钱就是为了让儿子在大学的生活过得好点,可是每个月那么点的薪水是在是让崔书叶担心。这不,上个月的工资就拖欠了将近半个月,崔书叶觉得肩膀上的担子越来越重了,可是他还是咬着牙,自我安慰:“这辈子也就这样了,全看儿子的了。拼死也要让儿子上大学。”

  可是他没有想到的是,一场大灾难即将到来,到时候连吐血的机会估计都没有。

  这天跟往常没什么两样,大清早的崔书叶就从被窝里面爬出来,冬天的东城向来都那么的冷,冷的刺骨,冷的要命,冷的要让你连钱都不想要,就像窝在被子里面过完整个冬天。

  崔树叶咬着牙穿好了衣服,出了房间看到妻子已经在摆弄餐具了,原来妻子才是最辛苦的,整天起来那么早做早饭,崔书叶看着妻子头发越来越白,心里真不是滋味,他知道是自己的原因,自己没有让妻子过上好日子,整天让她操心。想当初结婚的时候,家里面哪有什么钱,全靠的是两厢情愿才促成了这段姻缘。

  18年前。

  酷匠J网Ti唯一Y正5l版c:,Z其}他都,是,@盗q版i4

  崔书叶25岁,一直无业,靠着帮着自己家的二舅卖点烧饼赚点小钱得以过活,烧饼店开在一所大学的校门前,也不知道二舅是什么手艺,把烧饼做得极为好吃,崔书叶也吃着,二舅的烧饼跟别人家买的烧饼的区别在于,二舅的烧饼吃起来耐吃,有种感情在里面,吃起来耐人寻味,真要是说起来是个什么味道,是个什么情感,还真不好说。这不,一早上崔书叶就吃了5个烧饼,二舅在旁边笑着说:“你这是吃还是卖?别等学生们放学,你都把烧饼全吃光了。”

  崔书叶脸红了起来,赶忙把刚吃了一半的烧饼放下,擦了擦嘴,说:“二舅,真不好意思,你看我这嘴。。。这还不是你做的烧饼太好吃了嘛。。味道没的说,吃起来还特有感觉。”

  二舅笑着说:“你继续吃,没关系,你也不容易,书叶,早上不吃饭对身子不好,多吃固然好,就怕你不吃。”

  崔书叶摸着头傻乎乎的笑。

  “书叶,你刚才说的烧饼吃起来有感觉?什么感觉?”二舅在和面。

  崔书叶抓了抓头,想了想说:“一种自信的感觉,一种踏实的感觉。。具体还真说不好。”

  二舅笑了笑,没说什么。

  崔书叶刚才被二舅说了那么一通,当然不敢再继续吃烧饼了,毕竟都是钱,吃一个烧饼就少赚一分钱,况且,自己也没什么本事,不好好卖烧饼,成天吃烧饼还这么厉害,自然说不过去,于是崔书叶也和起了面。

  过了好一会儿,二舅说道:“书叶,你看你也老大不小了,考虑过将来吗?卖烧饼可不能当回事啊,你说是吧?”

  说到这个,崔书叶就头疼,他知道二舅的意思,要让他娶个媳妇,不然不好像自己的爸妈交代。也不好像亲朋好友交代。

  崔书叶不说话,碰到这个话题,他从来不发表意见。

  二舅说:“我知道你的心思,自己没个工作,怎么找媳妇,不过没关系,你放心,咱们村西边的刘丽就跟你挺配的,人家姑娘今年刚20,还没嫁,村子里面好多单身汉都虎视眈眈,我看你长得也还行,比他们强多了,你要是再不出手,人家姑娘可要被抢走啦!你自己要好好考虑啊,只要你愿意,你二舅我跟你二舅妈一定把这事说成,你甭操心任何事。”

  崔书叶摇了摇头说:“再缓缓吧,二舅。再缓缓。。。”

  二舅看了看崔书叶,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说什么了。

  就这样尴尬的过了半小时,终于放学了,大学的校门打开了。

  大学里面其实都关着一群魔鬼或者天使,有的人用知识杀人,有的人救人,归根结底,就是从小的环境造就了不同的人。

  有钱的大学生三五成群的凑到一块,准备去外面的餐馆吃点好的,没钱的孩子就往面馆或者其他什么排挡吃点炒饭,更没钱的就来到崔书叶的烧饼铺跟前,买几个烧饼充充饥,当这些买烧饼的学生走到烧饼铺跟前的时候,其他有钱的或者吃面的都会投来蔑视的眼神,看不起的眼神。

  可是崔书叶的烧饼铺生意挺兴隆的,许多学生吃完饭后还会过来买几个烧饼做零食吃,从买的多少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学生有没有吃过饭。

  一个扎着辫子,长得很甜的女孩子走了过来。

  “师傅,您好,来2个烧饼。”女孩微笑着说。

  崔书叶没抬头,忙着用袋子装烧饼,然后把袋子递给女孩,女孩开始拿钱。

  过了好一小会,崔书叶见女孩还没给钱,抬起了头,他第一眼看到这个女孩就舍不得离开视线了。

  女孩子皱着眉头,脸有点红,看起来很可爱,手在钱包里面找来找去,十分紧张,然后说:“师傅,我钱没了,放学的时候钱还在,怎么会。。。”

  后面排队的学生们不耐烦了,一个个叫嚷起来:“没钱买什么。。吃白饭?快走吧,后面人还多着呢!”

  女孩子流汗。。尽管是冬天,可是她流汗了。。。

  这时,有一个女孩子嚷道:“快走开!穷鬼!没钱就没钱,别说钱包钱被人偷了,想趁乱把烧饼拿了就走?真犯贱啊!”

  “你。。。你说话怎么这样。。。”女孩急道,可是她实在想不出骂人的词语。

  “你什么你?你有什么资格说话?穷鬼!”那个女的声音很尖。

  买烧饼的女孩子脸气得通红,泪水开始在眼眶打转了,她转过头对崔书叶说:“师傅,我、、我真的没有。。我钱包钱真没了。”

  崔书叶回过神来,说:“吃过饭来买烧饼的?”

  女孩摇摇头,说:“中午没吃饭,过来买的。”

  “2个烧饼就是午饭?”崔书叶问道。

  女孩子轻轻点了点头。

  崔书叶看了看二舅,二舅没说什么。

  后面的学生不愿意了,嚷道:“还做不做生意了?都等着买烧饼呢。她没钱就让他走啊,别浪费我们的时间啊!”

  刚才骂人的女孩见大家都一条心,气焰更嚣张了,把买烧饼的女孩推开了,嘴里很不干净说到:“滚!穷鬼!没钱一边呆去!”

  女孩差点被推倒了,那些学生都投来不屑的眼神。

  骂人的女孩子满脸笑容对崔书叶说:“来2个烧饼!热的!”

  崔书叶皱起了眉头。他对刚才买烧饼的女孩说:“姑娘,你的烧饼不要钱,我给你加2个,来!”说完把4个烧饼递给了那个女生。

  骂人的女孩不干了,急了,说:“你怎么做生意的!我给你钱你不卖烧饼给我,反而免费送烧饼给那个穷鬼,你什么意思?”

  崔书叶说到:“我不卖烧饼给你这种人!”

  骂人女火了,她吼道:“不卖给我这种人?我是哪种人?你说!你说啊!”

  典型的泼妇。

  崔书叶说:"jian人!”

  崔书叶向来认为对付这种没素质的人自己越没素质他们越没辙。自己越是有素质越被他们骑着脖子骂。

  看热闹的人越来越多,这是国人的本性。

  崔书叶对二舅说:“舅,打烊吧,今天别卖了,都来看热闹了!”

  二舅点了点头,说:“也好!”

  他们收拾摊子。

  骂人女没走,继续骂:“不就是个卖烧饼的吗?今儿个还骂起人来了?你是不是跟那个穷鬼有什么啊。。。”

  话还没说完,骂人女被人扇了一巴掌,骂人女捂着脸,惊讶着看着打她的人,打她的是买烧饼的姑娘。

  骂人女刚要吼:“你这个婊。。。”

  “啪”

  又一巴掌。

  “你。。。。”骂人女捂着另外的嘴巴,奋死抵抗。

  “啪”

  第三巴掌。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