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001章缘起]明朝风声呼啸着,冽冽地吹散了他的满头长发,好长,好乱。艳红的血顺着他的手臂滴下来,滴落在泥土中,空气中弥漫着血和泥土的气息。“霖,回头吧!我不想看到你死在我的手中。”绝望中他仍不放弃最后的希望。

  “哈哈……杰,你就这么肯定我会死在你的手中吗?”如死神般,他已经没有退路可走了,已经没有人相信他了。好恨……

  “霖,星星在等你,不要再让她失望了!”

  那无助却又无比深情的眼神,那瘦弱却又无比坚强的娇口躯,星星--他永远也无法得到的女人,他不希望看到她的眼中再有泪水。只有眼前这个男人才能给她欢笑,但命运却又是那么的捉弄人。

  内心的矛盾,使他无从选择,只盼望他能回头。

  “星星……星星……”

  内心的痛苦,使他差点就心软口了,但那一双双不信任的眼神,那一声声的怒骂,历历在眼前浮现,压得他都无法喘气。为什么就没有人相信他,什么兄弟情意,什么养育之恩,全是狗屁!好累,只是想好好的跟星星平淡的度过一生,难道也那么困难么?算了,事以至此,也只能选择拔剑了。

  没有给欧阳杰任何机会,霖一跃而起,拿剑朝他刺去。

  “霖……”眼中久久未落的泪,终于决堤,那声声的嘶叫象要用尽生命般回荡于天地间。

  一刹那,风云变色。空气中弥漫浓烈着杀气,浓重地让人窒口息!在一次次你来我往的撕杀中,混战的分不清你我的状况下,一个身影从半空缓缓掉落!

  欧阳杰如一片孤叶般从半空中落下。

  “杰,为什么……你明明可以躲过的,为什么?”欧阳霖惊讶的不知该怎么办,一心求死的明明是他,但为什么,中剑的却是……他疯狂的扑向欧阳杰,痛苦地嘶喊着。

  “霖,不要放弃,好好对星星,不要再让她流泪了……”一阵无力使他无法继续下去,血不断地从他的腹部流口出,脸色越来越苍白,整个人微微的颤口抖起来。

  “不,杰,你不能死,为什么你们都不相信我,我没有杀他们?为什么~```老天爷,这就是你给我们的结局嘛?”欧阳霖抱着渐渐失去温度的欧阳杰,向天责问。

  好远,越来越遥远,仿佛自己在飘散般,已经听不清楚霖在说什么。只有那后悔的神情,深深地刻进了他脑海。用尽最后的力气,杰抓口住霖的手,费力的说:“霖……好好……活下去……

  你……”还未说完,抓口住欧阳霖的手无声的垂落下了。

  “不……”冲天的巨吼传遍整个山谷!

  欧阳霖抱着杰的身口体,久久不能平静。好像幻觉般,欧阳杰的身口体,竟渐渐消散在霖的手中。就如飞散的莹火般消失在他的视线!

  错愕,惊讶!眼前发生的事,他是在做梦吗?杰的身口体竟在他的面前消失了?

  在他还没回过神来时,令他不能理解的事再一次发生了,一道光由暗至亮的出现在他眼前,从光中走出一位满头白发的婆婆。

  “你……”他吃惊地看着,并本能的拿起手中的剑防备。

  “带着平阳公主离开京口城,三个月后,我会带欧阳杰来见你的。”

  “呃……”还没等欧阳霖反映过来,那婆婆扔给他一块玉佩。

  “记住我的话,要是没地方去的话。可以带公主去绿柳山庄,只要把玉佩拿给庄主看,他会照顾你们的!”

  “婆婆……”等欧阳霖回过神时,哪还有那个怪异的婆婆啊!只有手中的玉佩告诉他,那些全是真口实的。杰,没有死!这对他来说,应该是最大的安慰吧!

  握紧手中那玉佩,脸上闪烁着久违的光芒。

  ---------------------------------------------------------------------------------------------------------公元2006年霓虹灯不停地闪烁着,像一个个美丽的精灵,那么迷朦却又是那么的令人沉醉。

  唐姬玉开着心爱的跑车,飞驰在街道中。不知道为什么今天竟然有不想回家的念头。就想这样漫无目地的开下去,像在欣赏着沿街的风景,却更像似在找寻着什么。都已经转了整整一天了,已经接近午夜。都不知道自己的终点在何处!这时,电口话铃口声响起了。姬玉不用看,也知道,一定是母亲打来的,都怎么晚了,今天还在外头闲逛,难怪会打电口话来了。停车刚想接电口话!

  突然一重物砸落下来!竟不偏不倚的落在她的车前。把唐姬玉吓的恍恍惚惚的,如果不是老妈口的电口话,如果她没停下车,那就……她连电口话也忘了接,就急忙下车,去查看情况。

  不看还好,这一看到好!一阵晕旋以后,就也直条条的躺在了道路上了。

  一道白光出现在姬玉的身旁,有点压抑的看着倒地的姬玉!

  “我本还指望,你能救他!可没想到,人没救成,自己也要进医院!”叹气声,无奈声!

  只见她嘴中念念有词着,姬玉与那名男子漂移在街道上。还好现在已近午夜,街上没有人,不然肯定以为见鬼了。“……头好疼……”姬玉捂着头,痛苦的呻口吟。

  “姬玉,你醒了啊?”秋淑萍,担心的望着病床口上的女儿,担忧的问着:“头疼吗?告诉妈,还有那里不舒服的?”

  “老妈,你怎么在我房间?我……这里是?”姬玉初看到母亲时,以为是在自己的房间里,睁眼看清楚,雪白的墙壁,雪白的天花板,雪白的床。到处都是一片白色,这里那是自己的房里啊!

  “姬玉,这里是医院啊~!你忘记你出了车祸了吗?”一脸雾沙沙的姬玉,让秋淑萍看着心疼!

  “我?车祸?我明明记得,我在开车!好象有东西掉在我车前,于是我就……啊……”姬玉回想着,一想到自己所看到的情景时,不由大叫起来。

  “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刚从门外进来的唐心凡就听见女儿的大叫口声,慌忙的问着。

  看着担忧女儿的妻子,只见秋淑萍朝他摇摇头,搞不清楚为什么女儿想着想着,就突然大叫起来了。

  “姬玉,你怎么了……”唐心凡来到女儿的病床前,一手握着妻子的手,一手握住女儿的手,一脸担忧。

  “老爸老妈,我没什么事。其实我根本没出什么车祸!”姬玉一脸歉意的对父母说。

  “那是怎么回事,医生刚刚告诉我,你是在医院门口自己的车上发现的。当时你还有点轻微的脑震荡。”唐心凡说着刚才从医生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中得知的事。

  “有这事?为什么我一点记忆也没有?”姬玉在脑中一点也找不到父亲所有的记忆,只记得自己下车了,然后:“对了!那人怎么样了?”

  “什么人?”秋淑萍一直陪伴在女儿的左右,所以根本不知道什么情况。

  “他就比较严重了,特别是腹部的伤!根据医生的话,那是致命的伤。而且不是车祸所造成的,应该是刀或匕口首类的利器所伤。其他的伤到是因为撞车所造成的。不过不至于威胁生命!”唐心凡,也百思不得其解。应该是车撞的伤才是啊!怎么搞到利器去了。

  “怎么可能是刀伤类的伤呢?那他现在情况怎么样呢?”不可思议,难道他先前遭遇什么打劫了吗?

  “命是算保住了,不过身口体需要一段时间的调养。”

  “那就好,老妈你跟老爸也回去休息一下吧!你脸色好憔悴。”姬玉对着一脸憔容的母亲,满是歉意。“我已经没事了!”

  “那姬玉你好好休息,我们也该回家梳洗一下了。”唐心凡明白女儿的心意,妻子那满脸的疲惫样也让他好不心疼。

  最新章S节*上/酷匠a网

  “可是……”秋淑萍还想说些什么,但被丈夫硬是带离了病房。

  父母亲离开后,姬玉像想到什么似的,下床走出了病房。

  他!一头长长的黑发,姬玉很难去猜测到底有多长,估计比她的还要长吧。紧闭的双眼,微皱的眉头,让人很是怜惜!是什么让他那么的痛苦?毫无血色的脸,让姬玉心疼。他,应该算是好看的男人吧?姬玉细细打量着,病床口上的他。略带刚毅的脸,透露着不羁的野性,高口挺的鼻梁,浓口密地两道剑眉。姬玉不由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棉丝说:

好看就撸一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