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手机阅读
  • 酷匠App
  • 酷匠Wap站
  • 酷匠微信

“你永远都是那么的潇洒,想来就来,想走就走。”她无视他眼中的伤痛残忍的说“韩司桦,我还不知道,原来你这么深情!不过我已经结婚了。” 她盯着他的眼笑了出来“其实我不介意来一段婚外情的。” “我 不 介 意!”他一字一句的说出来眼眸里是从未有过的疯狂,就像即将死亡的野兽最后的挣扎“景翊夏,我死都不会放过你,既然我已身在地狱,也要拉你一起。”说完他便转身里去。 地狱啊……我已经在这里了!还有什么好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