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任宏宇就赶到家里,拉开门发现林婉清、任恒杰还没回来,任宏宇想了想打算给他们一个惊喜。

  关好门,任宏宇向自家附近的菜市场跑去,回到家,任宏宇想了想打算做个红烧肉,那是林婉清最喜欢吃的,可自从林婉清得病以来,整个家庭都快破碎了。

  都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任宏宇做菜的水平还是很高的,很快阵阵红烧肉的香味就弥漫了整间厨房。

  收拾好饭桌,任宏宇跑进厨房,一道道将菜端了出来,摆到桌子上,等着父母回来。

  墙上的时钟一圈一圈不知疲倦的转着,天色也渐渐暗了下来,终于门被打开了,林婉清、任恒杰拖着那疲惫的身体回来了。

  “爸,妈你们回来了,可以吃饭了!”任宏宇显得有些兴奋,就像是一个考了一百分的小孩。

  闻言,林婉清两人有些诧异的看着任宏宇,“宏宇,你现在不是应该在学校吗?”林婉清的语气微微有些生气。

  “是啊,你是不是逃课了?”任恒杰也问道。语气中有股说不出的紧张。

  “老爸,老妈你们先做,我们一边吃一边告诉你!”任宏宇目光直直的看向林婉清两人。

  闻言,林婉清两人坐到饭桌前,见状任宏宇赶忙给两人盛满了饭,还不忘往林婉清碗里夹了几块红烧肉。

  “宏宇,你快说啊,到底怎么回事?”此刻林婉清两人的心思根本没有放在眼前可口的饭菜上。

  “爸妈,还记得上次我跟你们说过的青红会老大石坚吗?”

  闻言,林婉清两人都是心里一紧,“宏宇,是不是他让你还钱?都怪我!”林婉清显得很是焦急。

  “不是,是现在我跟石大哥还有钱大哥合伙开了一家保安公司,以后你们就可以休息了,让我来撑起这个家!”说到此处,任宏宇语气微微有些激动。

  “宏宇,我听说今天有个什么宏展公司开幕,你是不是就是去参加了开幕式了?”任恒杰很快就反应过来。

  “嗯!”

  一瞬间一股极大的欣喜,还夹杂着一丝忧愁,这种复杂的情绪涌上林婉清两人心头。

  喜得是自己的孩子终于长大了,愁的是,自己的孩子会不会吃亏。被人骗了。

  一顿饭吃得有喜有忧,任宏宇不停的给林婉清夹菜,借此表达一下对父母的孝义。

  回到房间,任宏宇洗了个澡,看了会书,便盘腿坐到床上,开始修炼。。

  很快一阵急促的闹钟声响了起来,任宏宇睁开眼睛,起床洗了脸,抓起书包就向学校赶去。

  此刻教室里,稀稀疏疏的还没有多少人,任宏宇放下书包,掏出课本看了起来,距离高考越来越近,任宏宇自然地抓紧时间,不让父母失望。

  中午下课的时候,任宏宇接到石坚的电话,让他一起去挑选保镖。

  现在任宏宇对于宏展公司还是很上心的,当下急急忙忙的向学校门口跑去。

  老远,任宏宇就看到石坚那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车,“石大哥,麻烦你了,还亲自来接我!”

  “没事,任老弟上车吧,,钱少还在等我们!”石坚摆了摆手说道。

  任宏宇拉开车门,坐到了副驾驶座上,别克车缓缓的向太平路驶去。

  这一幕刚好落在不远处,逃课去上网的楚天浩三人眼里。

  “老大,难怪那小子不怕我们,原来也是有后台的啊!”王涛看着远去的别克车说道。

  楚天浩用力的捏了一下双拳,语气中充满了不甘。

  闻言,张卫,王涛两人一张嘴巴张的大大的。石坚是谁,他们自然是听说过的,那可是清溪市真正的大人物。

  一瞬间他们也放弃了继续找任宏宇麻烦的想法,他们还没胆子个石坚作对。

  很快,别克车就停在了昨天刚刚搞完开幕式的那栋大厦前。

  “走吧,我们上去!”石坚说道。

  很快两人就来到了,位于二十多层的?一间办公室里,此刻钱少杰正坐在沙发上,显然是在等他们。

  “钱大哥,让你久等了!”

  酷匠2网。=正版#首E发Q

  “无妨无妨,走吧我们去看看那些保镖!”说罢钱少杰率先走在前面。

  出了办公室,任宏宇跟在石坚两人身后,左拐右拐,来到了一个巨大的地下室里。

  原本应该很阴暗潮湿的地下室,此刻却被那一排排巨大的灯泡,照亮的犹如白昼。

  “怎么样?任老弟,在这里训练还不错吧!”石坚微微有些得意的说道。

  看着眼前这个足足有一个足球场那么大的地下室,任宏宇也有些震惊。

  “石大哥,你好大的手笔,竟然能在大厦下面弄出那么大个地下室!”

  闻言,一旁的钱少杰笑了笑,说道:“好了,我们过去看看吧!”

  越走任宏宇越感到震惊,这里足足有几百个在外面都能以一当十的高手。

  任宏宇边走边看,不知不觉就走到了最里能警察搞不定的事,都能搞定!”“这个我们自然顿时任宏宇警惕了起来,一双眼睛四下看来看去。

  见状,石坚,钱少杰同时大笑道,“任老弟,不要那么紧张,在这里的都是自己人!”

  闻言,任宏宇这才放松了警惕,一脸疑惑的看向石坚二人,问道:“这里好像还藏着个高手!”

  钱少杰冲任宏宇投去一个很赞许的目光,“你猜的不错这里的确有一个高手,不过他可不是负责保护人的!”

  任宏宇脸上闪过一丝疑惑的神色,“钱大哥,我们开的是保安公司,不保护人,还能干什么?”

  “那个高手是负责训练,传授我们保镖杀人经验,和技巧的!”钱少杰淡淡的说道,就像是再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

  任宏宇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任老弟,你对保镖这一行还不够了解,很多时候,大人物的保镖需要面对的很可能就是那些凶狠的杀手!”

  “所以,我们的保镖需要在杀人方面有足够的了解,这样才能更好的完成保护任务!”石坚解释道。

  “原来如此!”任宏宇恍然大悟。

  “我介绍你们认识一下吧,虽然你实力很强,不过你却不一定能打赢他!”钱少杰说道。

  “哦,是吗?我到是很想试试!”年轻人总是有股血性,听到说自己比不过别人,自然有些不服气。

  闻言,石坚两人微微一笑,钱少杰走到一间有些昏暗的房间外。

  敲了敲门,“血郎,你出来我给你介绍个朋友!”

  面,忽,你稍等!”房间里穿出一个显得有些沙哑,又有些阴沉的男子声音。

  大概过了三分钟,任宏宇就看到一个约摸三十多岁的男子走出了房间。

  男子一张脸庞看不出一丝表情,显得有些木讷,在配上那一身的黑衣,给人一种很神秘的感觉。

  “血郎,这是任宏宇,以后就由他和你一起训练保镖!”钱少杰指了指任宏宇说道。

  闻言,血郎这才抬头看了任宏宇一眼,见到任宏宇一副年纪轻轻,木讷的脸庞上,闪过一丝惊讶。

  被血郎看了一眼,任宏宇感觉像是一头凶狠的野兽在盯着自己一般,心里对这个血郎也愈发的好奇了。

  “你好,我叫血郎,希望以后我们能合作愉快!”血郎朝任宏宇伸出右手,本想对任宏宇笑一笑,表示一下友好,只是当笑容出现在血郎那张木讷的脸上,显得极为不相称。

  “我叫任宏宇,以后还的多多麻烦血郎大哥!”任宏宇微微一笑。

  刚刚握手的一瞬间,任宏宇能清晰的感觉到从血郎手上传来的那股杀气,虽然血郎已经很努力的压制住,到还是让任宏宇感觉到了。

  “好,现在我们保安公司所有的王牌都有了,可以开始闯出一番事业了!”钱少杰豪气冲天的说道。

  “血郎大哥,我有个请求不知道你能不能满足我?”任宏宇说道。

  “大家以后都是自己人了,有什么能帮上忙的,任兄弟你经管说!”虽然血郎的声音有些沙哑,却透出一股真诚。

  “血郎大哥,我想和切磋一下!”任宏宇目光火热的说道。

  闻言,一旁的石坚和钱少杰皆是一脸无奈的笑容。

  “钱少,看来你的话刺激了任老弟啊!不知道他们究竟谁更强?”

  “哈哈,年轻人有血性是好事,我也很期待!”钱少杰哈哈大笑道。

  很快一块方圆二十多米的空地就被清理了出来,一大群保镖的候选人围在旁边看热闹!

  “血郎大哥,请指教!”说罢任宏宇身体化作一道残影,率先向血郎攻去。

  见任宏宇来势汹汹,血郎当下也不敢托大,凝神戒备。

  碰一阵破风声在空旷的地下室里,显得很刺耳,两只拳头在半空中狠狠地碰在一起。

  血郎毕竟不是修炼者,任宏宇虽说一拳没用多大的力量,却也将血郎打的倒退了好几步。

  顿时,在旁边看热闹的保镖们,忍不住惊呼出声来,看向任宏宇的目光里也充满了崇敬。那是一种对力量的渴望。

  任宏宇皱了皱眉头,说道:“血郎大哥,你要是在不出全力,可就要输了!”一交手任宏宇就发现了,血郎并没有用全力。

  闻言,血郎看了任宏宇一眼,“那好吧,不过你可要小心了!”

  陡然间,血郎的气势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一股股惊人的杀气从血郎身上散发出来。竟然使得原本有些燥热的地下室,变得让人感觉到有些寒冷。

  见状,任宏宇嘴角扬起一丝满意的笑容。

  很快,任宏宇变感觉到一股压力,虽说他本身的实力比血郎强悍了不知多少倍。但血郎那神出鬼没的身影,还有那些狠辣异常的招数,让任宏宇微微有些吃紧。

  此刻任宏宇额头上已经渗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一双眼睛紧紧的来回扫视着四周,试图寻找出血郎的身影。

  噗的一声,任宏宇肩膀上被血郎狠狠地踢了一脚,任宏宇闷哼一声,跪倒了地上。

  很快血郎,就打算给任宏宇最后一击,一只有些苍白的手掌悄无声息的向任宏宇的胸膛探去。

  就在这时,任宏宇嘴角扬起一丝胜利的笑容,一把伸出手抓住了血郎的手臂。狠狠的向身后甩去。

  就这样,血郎被任宏宇蛮横的抓在手里,像抡大锤一样,抡来抡去。

  “好了,好了任老弟我认输了!”血郎有些无奈的说道。

  闻言,任宏宇这才将血郎放了下来。“承让了!”

  “没有,你实力的确比我强,我要不是战斗经验比你丰富太多,你早就取胜了!”血郎很干脆的说道。

  就这样,任宏宇打败了血郎,赢得了所有保镖的尊敬。

  在回到学校时,已经是最后一堂课下课了,和往常一样,任宏宇陪着左旋夕走到校门口,目送左旋夕上车后,才向自己家走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