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自己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了,任宏宇抬头看见自家客厅的灯是亮着的,心中一喜,一定是老爸老妈回来了。

  正准备上楼,任宏宇想了想,还是决定悄悄回家,不然这么晚了,老爸老妈肯定又得问自己去哪了,任宏宇也不想父母担心。

  走到自己房间的窗下,还好不是很高,任宏宇轻轻一跳,抓住排水管,在往上一蹦,如同一只灵敏的小猫一样,悄悄回到房间,任宏宇放好书包,拉开房门走了出去。

  “爸妈,你们回来了!”

  闻言任恒杰、林婉清回过头满脸慈祥的看着任宏宇。

  林婉清有些嗔怪的瞪了任恒杰一眼,“你看,都把宏宇吵醒了!”

  闻言,任恒杰憨憨一笑,挠了挠脑袋。

  “没事,老妈你就别怪老爸了!”任宏宇为任恒杰开脱道。

  “还是儿子懂事!”

  林婉清白了任恒杰一眼,看了看任宏宇,笑了笑,说道:“好了,难得放个周末,宏宇你去好好睡一觉吧!”

  在林婉清的催促下,本想和父母好好聊聊天的任宏宇只得回房间了。

  回到房间,任宏宇盘腿坐到床上,闭上眼睛,进入了修炼状态,一丝丝灵气随着任宏宇的呼吸进入任宏宇的身体,缓慢的改造着任宏宇的身体。

  大概修炼了两个多小时,任宏宇听到父母都已经睡下了,起身下床,穿上外套,拉开窗下跳了下去。

  今天是周末,任宏宇还要去雪狐KTV上班,虽然现在任宏宇已经不需要在去打工了,但他是个言出必行之人,况且KTV赵老板还帮过他。

  穿过一条条无比熟悉的小巷,任宏宇心里微微有些感触,一个星期前自己一家还在为母亲的治疗费一筹莫展。

  现在,不光母亲已经做了手术,自己也在不知不觉中开始和清溪市的上流人物有了交集,短短几天时间,变化如此之大。

  很快,任宏宇就赶到了雪狐,此刻各种奔驰宝马,一排排豪车停在雪狐门口,各种颜色的霓虹灯也在疯狂的闪烁着。

  走进这个自己为了母亲,奋斗过一百多个夜晚,也是在这认识石坚的地方。

  任宏宇正准备去领班那,询问一下有什么需要自己帮忙的地方,一个中年男子看到任宏宇,快步跑了过来。

  “任兄弟,你怎么来了?”说话的正是雪狐的赵老板。

  “赵老板,我拿了你这个月的工资,自然要来上班了。”

  听完任宏宇的回答,赵老板看向任宏宇的目光之中多了几分赞许。

  “任老弟,实话告诉你吧,你的工资是石大哥出的!”

  闻言,任宏宇微微一愣,“原来如此!”

  “嗯,石大哥现在也在KTV里,你要不要去见见他?”

  “石大哥也在,那自然要去了,麻烦赵老板你带下路!”任宏宇说道。

  在赵老板的带领下,两人来到了雪狐最好的一间包厢外。

  赵老板敲了敲门,“石大哥,任老弟来了!”

  很快,包厢们就被拉开了,石坚一脸高兴的站在门口。

  “任老弟来了,快进来,快进来!”说着石坚拉着任宏宇就进了包厢。

  此刻,包厢里坐着五六个人,任宏宇扫视了一圈,全部都是青红会的高层。

  “来,做吧,都是自己人,不用客气!”石坚向任宏宇招呼道。

  几个大男人凑到一间包厢里,自然免不了要好好的痛饮一番。

  酒过三巡,石坚拍着任宏宇的肩膀说道:“任老弟,现在老哥我有一桩好生意,你要不要参加?”

  “好生意?”任宏宇一脸狐疑的看着石坚。

  看到任宏宇脸上的表情,石坚哈哈一笑,说道:“任老弟你放心,绝对不是违法乱纪的事!”

  “哦,那说来听听!”现在任宏宇最缺的就是钱,要是真有什么赚钱的机会,任宏宇自然很有兴趣。

  “我打算和钱少杰合伙开一家保安公司,他负责出钱,我出人!”

  “那我一没钱,二没人,能帮你们什么?”任宏宇有些奇怪的问道。

  “任老弟,你不用出钱也不用出人,你这么能打,只要帮我们训练一下手下就可以!”

  “就这么简单?”任宏宇还是有些不太敢相信。

  “是啊,到时候,可以给你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百分之三十的股份,那个不是一笔小数目了,此刻任宏宇的心脏狠狠地跳动着。

  “好,我可以加入,不过石大哥,你也知道我快要高考了,可能没太多的时间!”

  闻言,石坚微微一笑,“这个没什么你只需要一个月去几次就可以了!”

  “那好!”任宏宇点了点头,同意下来。

  “明天下午五点,我们去食为天详谈,到时候我介绍钱少杰给你认识!”说着石坚掏出一张食为天的钻石卡递给了任宏宇。

  接过钻石卡,任宏宇就起身告辞了,大概十分钟,任宏宇就来到了自己家楼下。

  抬头看看,见自己的父母并没有发现自己不在房间,故技重施,任宏宇抓着排水管爬回了自己房间。

  拖下外套,任宏宇又盘腿坐到床上,开始修炼,修炼一途很注重持之以恒。

  天空东方渐渐泛白,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穿透云层,照耀在清溪市这个繁忙的都市。

  任宏宇睁开眼睛,经过一夜的修炼,似乎自己的身体比以前更加强壮了,如若仔细看去。此刻任宏宇的皮肤竟然泛着淡淡的荧光。

  起身下床,走到镜子前盯着镜子里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庞,任宏宇暗暗道,总有一天自己会达到那个所谓的仙道境。

  洗完脸,刷完牙,任宏宇拉开房门走到客厅,一阵淡淡的香味传进任宏宇的鼻子,任宏宇使劲的嗅了嗅。

  正是林婉清在厨房里,忙着做早餐,“妈,你身体还没好,这些事就别干了!”

  闻言,林婉清回过头,看到时任宏宇,顿时脸上漏出一抹溺爱的神色。“没事,妈都在医院里憋疯了,现在好了,要在不活动活动会闷坏的!”

  对于林婉清的说法,任宏宇也很无奈,不过天下母亲,那个没有这么说过,任宏宇只得说道:“那好吧!”

  “宏宇你就出去等着吃吧,顺便看看老妈的手艺有没有下降!”

  来到客厅,任宏宇顺手打开自家那台二十英寸的老式彩电,“下面,我们将报道,昨天银行劫案,哪位无名小英雄的一些相关信息!”

  “小英雄,约摸十六七岁,一米七五左右,昨天晚上从医院逃走,希望有知情者通知我们,让我们一起找出哪位无名小英雄!”电视里传来播音员那甜美的声音。

  看完这条新闻,任宏宇无奈的笑了笑,同时伸手摸了摸自己肩膀上的伤口,惊奇的发现伤口竟然已经结疤了,微微有些发痒。

  “老婆,弄什么呢这么香!”任恒杰那略显慵懒的声音传来。

  “你看你,儿子起的都比你早,快去洗脸,准备吃早餐!”厨房里传来林婉清那有些嗔怪的声音。

  不一会,一小盆简单的白粥,一碟精致的咸菜,几个馒头,简简单单的一顿早餐,任宏宇却吃得格外可口。

  吃完早餐,林婉清又抢着去洗碗了,任宏宇爷俩相视无奈一笑。

  “老爸,张啦啦给了三十万,说是给我妈的治病用的!”任宏宇掏出张啦啦给自己的那张银行卡,放到桌子上。

  闻言,任恒杰微微有些惊愕,“难道二叔他突然良心发现了?”

  “是张啦啦给的,不是张青松!”

  “现在你妈做了手术,暂时不需要钱,你还是还给她吧,想不到你二爷爷还有这么个懂事的女儿!”任恒杰微微有些感慨。

  和父母聊了一个多小时,任宏宇在父母的催促下,回到房间开始看书,任宏宇看了会书,时不时左旋夕那倩影从心尖划过。时间过得飞快,很快天边就出现了金黄色。

  任宏宇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快五点了,自己也要去见见那个所谓的清溪四少。

  “妈,我出去买几本资料书!”任宏宇和林婉清打了一声招呼。

  “早点回来!”这已经是每个母亲对儿子临出门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嗯!”说罢任宏宇拉开门走下楼去,来到街上,任宏宇看了看时间,伸手拦了一辆出租。

  “师傅去食为天!”

  闻言,出租车司机微微有些惊愕,任宏宇也不像是什么富二代,应该是在食为天上班的吧!司机这样想到。

  现在还不是下班时间,并没有堵车,很快出租车就停在了食为天门口,任宏宇付了车钱,下车向食为天走去。

  食为天门口两个迎宾小姐微笑着说道:“欢迎光临!”

  任宏宇并未多做停留,进直走大堂,对一个服务员招了招手。

  “先生你有什么需要帮忙吗?”服务员很客气的说道。

  “我预约了石坚,在食天阁,麻烦你带我上去。

  闻言,服务员微微一愣,不过很快说道:“先生麻烦你给石先生发个电话,你也知道食天阁的客人都是很尊贵的!”

  任宏宇微微一笑,伸手掏出昨晚石坚给自己的那张钻石卡,给服务看了一下。

  “好,先生我马上带你上去!”服务员语气恭敬的说道。

  能拥有食为天的钻石卡,那个不是在清溪市能呼风唤雨的人物。

  很快,任宏宇就来到了食天阁,伸手敲了敲门,很快石坚就啦开了门,任宏宇走了进去。

  一个约摸二十多岁,长得很是英俊的男子正坐在椅子上,拿着一杯红酒,闭着眼睛,慢慢的品酒。

  任宏宇已经猜到了年轻男子的身份,清溪四少之一钱少杰。

  “钱少,任老弟来了!”石坚说道。

  闻言,那个年轻男子微微睁开眼睛,站起身来,端着酒杯,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任宏宇,像是要里里外外把任宏宇看个通透。

  同样,任宏宇也在仔细打量着年轻男子,年轻男子身上散发着一股贵族气质,不怒自威。

  “你好,钱少杰!”年轻男子伸出手,缓缓的说道。

  @r酷k5匠F网正版^Y首发xP

  任宏宇也伸出手和钱少杰握了一下。“任宏宇!”

  “好了,既然都认识了,那可以开始喝酒了,咱们边喝边谈!”说罢石坚起身从傍边那个奢华的酒柜里,拿出来一瓶茅台,一瓶拉菲。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