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紧张的一天就结束了,陈大福夹着厚厚一沓试卷走进教室,扫视了一圈坐在教室里的学生,当看到任宏宇的时候,眼神里充满了怨恨,目光像是要把任宏宇杀死一般。

  就是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学生害得他在全体学生面前丢脸,还被校长狠狠地教训了一顿,虽然最后没有丢掉主任的位置,但也被罚了款,写了检讨。

  把卷子发了下去,陈大福说道:“现在开始放周末,希望同学们回家以后不要放松学习,马上就要高考了,我期待你们的好成绩!”说着目光特别的看了任宏宇一眼,眼神中充满了不屑。

  对此,任宏宇无所谓的笑了笑,他有自信在高考中脱颖而出,再次狠狠的扇陈大福一耳光。

  收拾好书包,任宏宇回头对左旋夕说道:“一起走吧!”

  “嗯!”

  两人一前一后,离开了教室。“快高考,你可要加油哦,可不要让陈大福看不起!”

  任宏宇微微一笑,说道:“你放心,曾今属于我的,我一定会拿回来的!”语气中充满了自信。

  从教室到校门,短短四五分钟的路程,很快就过去。左旋夕对任宏宇摆了摆手,就钻进了车里。和往常一样。任宏宇目送左旋夕的车子走远后,才推着自己的破自行车,开始向家赶去。

  看着任宏宇那道消瘦的背影,楚浩天狠狠的将手里的烟头扔到地上。“我就不信我楚浩天搞不定那小子!

  “老大,王悻怎么说?”一旁的王涛问道。

  “刀哥是出手,而且还把那小子打成了重伤!”

  “那现在,这小子怎么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张卫忍不住问道。

  “我那知道!现在王悻也不打算继续对付那小子了,以后就得靠我们自己了!”对此楚天浩显得很是气愤。

  任宏宇自然是听到身后,楚天浩三人的议论,嘴角划过一抹冷酷,“王悻是吗?看来上次给你教训还是不够啊!”对已自己曾被霸爷,险些让自己丧命,这个仇,任宏宇自然不可能不报。

  推着自行车,走了一段路,感觉到身后有人在跟这自己,任宏宇心里升起一丝警惕,开始带着身后的苍蝇在大街小巷里绕起了圈圈,可是身后的人就像是膏药一样,怎么都甩不掉。

  转来转去,任宏宇转到一家银行门口,此刻银行门口拉起了一道道警戒线,一辆辆鸣着警笛的警车停在那里,甚至还有就连荷枪实弹的警察、特警都有不下百人。显然是发生什么大事了。

  见自行车停在路边,任宏宇钻进了看热闹的人群里,在人群里钻来钻去,终于把身后的苍蝇甩掉了。

  一条小巷里,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很容易让人忽视的中年男子,掏出电话,拨了出去,很快电话那头传来一个显得很是阴沉的声音。

  “怎么样了,那个杀害海老的小子查清了吗?”

  “家主,那小子很警惕,刚刚他混进人群里,我跟丢了!”男子小心翼翼的说道。

  “废物!要是调查不清,你也不用回来了!”电话那头传来一道愤怒的声音。

  “是!”男子挂断电话,伸手擦了擦额头上渗出的冷汗。

  任宏宇混迹在人群里,从旁边人的议论中,得知原来这里发生了银行劫案,三个劫匪挟持着人质。躲在银行里正和警察对峙呢!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放下武器投降是你们最好的选择!”一个小警员拿着扩音器,冲银行里大喊道。

  “你们这些臭警察听着,赶紧给我们准备一辆车,不然我们就开始杀人了!”银行里传来劫匪那嚣张的声音。

  “肖斌、苏江你们两个待会跟我潜进银行里救人!”一个穿着防弹衣,戴着头盔的中年男子对三个正严阵以待的特警说道。

  “是!”三人同时回答道。

  “武队长,真要那么做吗?那样很冒险的!!”一个有些肥胖,显然是警察队长的男子一脸凝重的说道。

  “没办法,卢队长你也知道现在银行里那两个人质的重要,上面下了死命令,只能冒险一试了!”武钢语气中充满了无奈。

  “那武队长你小心点,我两的前程可就全交到你手里了!”卢建虎说道。

  就在两人准备开始进行营救的时候,任宏宇身旁一个穿着一件大衣,戴着墨镜的大汉,突然从大衣里掏出一把冲锋枪,一把就将站的离他最近的任宏宇抓了过来,枪口抵在了任宏宇脑袋上,大喝道:“你们这些臭警察,要是在敢耍花样的话,我就打爆这小子的脑袋!”

  周围看热闹的人群,哗的一下子就散了开来,同时一脸警惕的看这身边的人,仿佛身边的人都是穷凶极恶的劫匪一样。

  “这……这……”两位队长也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弄得一时间不知所措,而任宏宇则是在心里狠狠地将劫持了自己的劫匪的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一遍。

  “不待这么坑人的,老天你这是玩我呢吧,怎么什么坏事都让自己遇上了啊!”任宏宇在心里抱怨道。

  劫匪枪口紧紧地抵住任宏宇的脑袋,感受着周围那些普通市民投来的敬畏目光,在一百多警察无奈的目光目送下,很嚣张的走进了银行。

  临进银行前,还不忘威胁道:“臭警察你们听好了,要是敢在耍什么花样的话,那这小子就死定了!”说着劫匪还不忘用枪狠狠的顶了顶任宏宇的脑袋。

  而任宏宇一双手也紧紧地捏了起来,随时准备出手打倒劫匪,不过对方可是拿着枪的,任宏宇在没有必胜的把握下,是不会冒然出手的,他可不想那自己的小命做赌注。

  在劫匪的挟持下,任宏宇也进到了银行里,他目光四下打量了一下,发现银行里一共有两个劫匪,加上挟持自己这个刚好三个。

  “大哥你怎么进来了?”一个长的又高又壮,皮肤黝黑,像是一头巨熊的劫匪问道。

  “外面那帮警察想刷花样,老二你带几个人质去门口震慑一下那些警察,这次的任务不容有失,不然我们都得死!”男子对另一个长相阴冷的,又矮又瘦的男子吩咐道。

  “好,大哥!”说着那个又矮又瘦的男子,随手指了几个人质,向门口走去。

  “老三,那两个人找到了吗?”男子问道。

  “那个又黑又壮的男子,憨憨的笑了笑,指了指角落里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头一个十七八岁的少女说道:”找到了,大哥!“见状,男子点了点头,说道:“看好他们,等雇主的下一步指示!”说着男子就松开了一直抵住任宏宇脑袋的枪,坐到了地上,显然是在休息。

  G(酷匠O…网正版首}。发

  显然,男子不认为这个看起来瘦瘦弱弱,白白净净,一副书生样子的少年能对他们构成什么威胁。

  见劫匪竟然松开了自己,对自己毫不在意,任宏宇嘴角扬起一抹冷酷,看来自己又得做一回好市民了。

  任宏宇开始四下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思索着对策,很快任宏宇就发现一处诡异,两个劫匪对银行里其他人质并不是太在意,只是紧紧地盯着角落里那个老头和那个少女。

  见状,任宏宇也不由的向角落里那个老头和少女看去,那个老头显得老态龙钟,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说不出的威严,在面对两个凶悍的劫匪,依旧气定神闲,一脸平静。

  而那个少女,则是紧紧地所在老头的怀里,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很是恐惧的看着眼前那个,像一头巨熊一样的劫匪,显得楚楚可怜。

  “想不到,人质里面竟然还有这样一个美少女!”任宏宇看着少女那张有些苍白的俏脸,心里嘀咕着。

  从刚刚三个劫匪的谈话里,任宏宇已经听出这次的劫案不会那么简单,此刻任宏宇正在考虑要不要插手。

  银行外,一百多警察、特警一个个大眼瞪小眼,不知道该怎么办。“武钢队长,你看现在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卢建虎一脸希冀的看向武钢。

  “没办法,这伙劫匪太狡猾了,现在他们拉了人质在门口,显然是在警示我们,我们稍有异动,他们就会狗急跳墙,所以现在,我们只能静观其变。”武钢也很是无奈。

  就在任宏宇盯着少女的时候,后者的像是有所感应,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也向任宏宇看来,四目在空中对视,任宏宇心里狠狠地颤抖了一下。

  想起一部科幻片大片里,主人公说的一句话,“能力越大,责任就越大!”一瞬间,任宏宇就决定了自己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这些劫匪这么嚣张。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