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一层层在下降,任宏宇的心也开始越发期待起来,不知道自己的母亲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短短的一分多钟,任宏宇却感觉过得无比漫长,终于电梯缓缓停止,不在下降,电梯门刚一打开任宏宇一个箭步就冲了出去。

  街上的行人看着那个从身旁狂奔而过的少年,纷纷侧目,投去好奇的目光。此刻任宏宇看着不断从身边划过,那些熟悉的街景,心里说不出的舒畅。

  “近了!近了!快到医院了,马上就能见到母亲了!”

  任宏宇那可一向平静的心脏,随着越来越接近医院,也开始激烈的跳动起来。

  看着眼前那条熟悉的走廊,那些穿着白大褂戴着口罩来回穿行的医生,任宏宇也感觉的务必的亲切。走过一间间熟悉的病房,任宏宇停在了一间病房前,伸出手擦了擦额头的汗珠。

  “杰哥,你说宏宇这孩子到底会跑拿去了?这都两天了!”一女子的声音,语气里充满了说不出的担忧,焦急。

  闻言,坐在一旁笑着苹果的任恒杰抬起头,“婉清,你放心吧,宏宇不会有事的,我们应该相信他!”

  站在病房门口的任宏宇听到病房里,父母的谈话,不知不觉眼眶就红了,一双拳头紧紧地握了起来。

  虽然自己家过的很清贫,但却充满了温暖,自己无论无核也要好好守护着那份温暖。

  轻轻推开门,任宏宇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还是很苍白的林婉清,心里充满了愧疚,自己突然消失了两天,想来自己的母亲一定很担心自己。

  “老妈,老爸,我回来了!”

  任恒杰,林婉清同时回过头,看着站在眼前那个有些瘦弱的少年,一瞬间竟然愣住了。

  任恒杰放下手里的苹果,一步跨到任宏宇身前,紧紧地把任宏宇抱在怀里。

  “臭小子,那还知道回来啊,你不知道这两天我和你妈有多担心你吗?”虽然嘴上抱怨任宏宇,但任恒杰心里很是开心。

  “爸,对不起,让你们担心了!”

  看着抱在一起,一个责骂,一个道歉的父子两人,林婉清伸手拉了拉额头前的秀发,脸上满是笑容,一家人能平平安安的在一起,还有什么能比这个更幸福的呢?

  良久,任恒杰才松开了任宏宇,看了看眼前这个都快比自己高了一头的少年,心里很是欣慰。

  “妈,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任宏宇看着躺在病床上,脸色还是有些苍白的林婉清,心里更内疚了。

  “宏宇,妈妈没事了,我们一家人又可以快快乐乐的在一起了!”

  “呵呵,一妈这两天担心你,虽然做了手术,但恢复不是很快!以前我出去,都没见你妈这么担心。”

  闻言,林婉清不由得嗔怪的白了任恒杰一眼,“都几十岁的人,还吃儿子的醋,你能不能有点出息!”

  “哈哈……”

  病房里不时传出一阵阵开心的笑声,自从林婉清得病以来,任宏宇一家始终笼罩在愁云惨雾中,现在林婉清做了手术,以往那快乐,又回到了任宏宇家里。

  不知不觉,任宏宇已经在病房里呆了整整一下午,窗外那繁华的清溪市也开始了夜生活,各种霓虹灯来回的闪烁着。

  医院走廊里,两道身影并肩,慢慢的向医院门口走去,很快两道身影就停在了医院门口。

  借着路灯,任恒杰紧紧地盯着眼前这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少年。“宏宇,你老实告诉我,给你母亲做手术的钱,还有那天来医院的那几个人都是怎么回事?”

  闻言,任宏宇抬起头,看着眼前这个双鬓已经有了白发,一条条皱纹也悄悄爬上了额头的中年男子。

  “老爸,你放心,那些违法乱纪的是我不会去干,至于那些人是青红会的!”

  任恒杰伸手拍了拍任宏宇的肩膀,笑道:“老爸相信你!你两天都没去学校了,现在你快回学校去看看吧!”

  闻言,任宏宇脑海里不由自主的闪过,左旋夕那靓丽的身影。“嗯,老爸你也快上去陪老妈吧!”

  任宏宇双手插在裤兜里,慢慢的向学校走去,清溪三中虽然比不上清溪一种,但在清溪市也算是重点高中,每天晚上都要上课到十点,现在的学生每天都得背着那个大大的书包,火急火燎的赶向那个充满竞争的学校。

  很快,任宏宇就走到了学校门口那条小吃街,此刻小吃街还是一片黑暗,偶尔有几家店铺开着微弱的灯光,显然还不到热闹的时间。

  一辆白色的甲壳虫停在路边,车门大开着,任宏宇看了看,着或许有是哪个富二代来学校泡妹妹,在这个金钱至上的社会,到处都充满了拜金女,清溪三中也不例外,那些年轻靓丽的拜金学生妹,自然成了众多富二代眼中的的玩物。

  就在任宏宇准备进学校的时候,一个女孩的呼救声在此刻很安静的小吃街显得很刺耳。

  “靠,不会那么倒霉吧?自己竟然在一天里遇到两次这种事!”此刻任宏宇心里有种骂娘的冲动。

  但秉着做一个良好市民的心态,任宏宇还是向那条传来呼救声的漆黑小巷子走去,走到小巷口,借着那昏弱的路灯灯光,任宏宇看到,小巷里,四五个染着一头无比显眼的红发的小混混围成一个圈,一个穿着一身运动服的女孩被围在中间,一张俏脸吓得苍白。

  “咦?怎么拿女孩看起来有些眼熟!”任宏宇心里充满了疑惑,当下便快步跑了过去。

  一脚将一个小混混踢飞出去,任宏宇看着眼前四个对自己怒目圆睁的小混混,不屑的笑了笑。

  “臭小子,想英雄救美你也得掂掂自己的斤两!”

  “赶紧滚,我今天心情好不想揍人!”任宏宇淡淡的说道。

  “你找死!”任宏宇那充满不屑的语气刺激了四个小混混。四个小混混一个个顺手抄起地下的砖块,就向任宏宇冲了过。

  嘭嘭几声,四个小混混全部倒飞了出去,撞到墙上,捂着肚子在地上打起滚来。

  任宏宇拍了拍手,回过头,当看到靠在墙上,一脸震惊的女孩时,也是大吃一惊。眼前这个女孩,正是自己曾和父亲去借钱的张青松的女儿,张拉拉。

  “怎么是你?”

  女孩看清眼前少年的摸样,脸上顿时露出了惊喜的神色。“任宏宇,我就是来找你的!”

  “来找我?”任宏宇有些吃惊的摸了摸鼻子。

  想起自己和父亲去借钱,张青松那副趾高气扬的模样,任宏宇就一阵气愤,不过对已眼前这个张拉拉,任宏宇的印象还是不错的,毕竟她没有想张青松那样对自己父子二人。

  “是啊,我不知道你家住在哪里,只能来你学校找你了!”

  “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张拉拉伸手整理了一下额头前的青丝。“我知道你母亲病了,很需要钱来做手术,我是来给你送钱的!““啊!”任宏宇更加惊讶了,难道那个张青松突然良心发现,转性了?

  看着一脸惊讶的任宏宇,张拉拉笑了笑,还以为任宏宇是因为这个天降喜讯,太高兴了,一时间难以接受呢!

  “走吧!卡在我车里。”说着,张拉拉就率先向小巷外走去。

  见状,任宏宇挠了挠后脑勺,看了一眼还躺在地上的几个小混混,也快步跟了上去。

  很快,两人就走到了刚刚那辆甲壳虫旁,张拉拉钻进车里,四下翻寻了一会,任宏宇果然看到,张拉拉找到了一张银行卡。

  “喏,给你,那可要拿好了,可别掉了!”张拉拉把银行卡塞到愣在原地的任宏宇手里。

  “不是,你老爸怎么突然会这么好心?”任宏宇忍不住问出了心里的疑惑。

  “这不是我老爸的,是我从我老爸那拿的,还有一些是我平时的积蓄。”张拉拉有些奇怪的看着任宏宇,突然有了给母亲做手术的钱,怎么说也因该有些兴奋才对,怎么他好像除了有些惊讶,就没其他反应了?

  听了张拉拉的解释,任宏宇心里很是感动,想不到张青松那种势利的人,竟然有个这么懂事的女儿。

  “可是现在我不……”任宏宇刚想说自己现在不需要这笔钱的时候,张拉拉却已经发动了车子,开了出去。

  “你快去给你母亲做手术吧!”张拉拉的声音从车窗里传出来。

  任宏宇捏着那张银行卡,看着已经驶出去很远的甲壳虫,不由的有些无奈,看来自己有欠下了一人情。

  收好银行卡,任宏宇赶忙向学校了跑去,经过刚刚那一段插曲,不知不觉时间已经快十点了,学校门口已经陆陆续续有学生走出来,原本漆黑的小吃街也变得明亮起来。

  一路狂奔,任宏宇已经跑到了教室门口,今晚是英语自习,此刻英语老师布置好作业,已经抱起课本打算下课了。

  “报告!”任宏宇打了一声报告。

  英语老师回头看到是任宏宇,笑了笑,便让他进教室了,对于这个在期中考试中,表现突出的学生,英语老师还是很有好感的。

  回到座位,任宏宇见左旋夕低着头自顾自收拾这书本,并没有搭理自己的意思,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倒是一旁的孙蕊见任宏宇,一脸坏笑的说道:“木头,你惨了,你不知道你突然失踪了两天,连招呼都不打,我家小夕夕差点就要郁郁而终了!”

  一旁正在收拾课本的左旋夕闻言,额头上顿时冒起了黑线,忍不住伸手狠狠的掐了孙蕊一下。

  “疼!小夕夕难道还不让我说实话了!”孙蕊一脸的不乐意。

  左旋夕抬起头狠狠地瞪了孙蕊一眼,抓起书包就起身向教室外走去。

  此刻,任宏宇一脸苦笑的愣在原地,不知所措!气得孙蕊一阵抓狂。抬腿狠狠的踢了任宏宇一脚。

  “说你是木头,你还真是木头啊!还不快去追!”孙蕊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哦!”闻言,任宏宇这才反应过来,快步追了出去。

  这一幕自然落在了做在角落里的楚天浩眼里,“老大,怎么这小子好像没什么事?”张卫疑惑的说道。

  “是啊!难道王悻那家伙没有请到刀哥帮忙?”王涛也很是疑惑。

  r最新G章节!上:酷匠网

  看到失踪了两天的任宏宇安然无恙的回到学校,楚天浩很是气愤,当下满脸阴沉的去找王悻要说法去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