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坚在清溪市,可谓是只手遮天,连市委书记见到他,都得给他三分面子。他一个小小的大堂经理根本惹不起。

  “任老弟,霸爷今天实在抱歉!”石坚一边带路,一边不住的给任宏宇两人道歉。

  “石大哥,你要是在这么说可就见外了,你说对吧?师傅?”任宏宇一边说一边看向霸爷。

  “嗯。”霸爷并没有多说话。

  师傅?石坚再次被震惊了,任宏宇竟然成为了霸爷的弟子,那以后岂不是自己见到他都得给他三分面子了。

  对于霸爷的能力,石坚比谁都清楚,那可是传说中的修炼者,普通人眼里神仙般的人物,他石坚能在清溪市拥有如此地位,让清溪市其他大家族都对他忌惮三分,全都是冲着霸爷。

  而现在任宏宇成了霸爷的弟子,那岂不是说,任宏宇以后也将会成为霸爷一般的人物。

  想到其中的厉害关系,石坚心里更加坚定了要讨好任宏宇的决心。

  很快,三人就到了食为天,最豪华的包厢,食天阁。

  任宏宇扶着霸爷,进到食天阁里面,整个食天阁只能用金碧辉煌两形容,光那几只黄金镶钻的超大花瓶,就价值连城。

  纯银的餐具,一个水晶制作的酒柜,里面摆满了各种名酒,从拉菲到茅台,应有尽有。

  “呵呵,任老弟,霸爷做吧!”石坚招呼两人坐下。

  “石大哥,这种超豪华包厢不一定想订就能定到吧?”任宏宇问出来心中的疑惑。

  “其实这食天阁,我有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也算是大股东了!”石坚说道。

  “原来如此!”

  “好了,还是赶紧喝酒吧,我都迫不及待想和任老弟痛饮一番了!”

  不一会,各种造型精美,犹如一道道艺术品般佳肴,就陆陆续续端了上来。

  一顿饭吃下来,任宏宇菜没吃多少,大部分时间都在跟石坚喝酒。

  对于从未如此喝过酒的任宏宇来说,将近一斤的茅台下肚,要不是因为他是修炼者,体内的灵气自动化解了一部分酒精,任宏宇早就醉倒了。

  但还是感觉头晕乎乎的,一股强烈的尿意袭来。

  “不行了,石大哥我不能在喝了!”任宏宇摆摆手说道。

  “哈哈,今天喝的真痛快,想不到任老弟酒量那么好!”此刻石坚也已经是脸色发红。情况比任宏宇好不了多少。

  “石大哥,我去下洗手间!”任宏宇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向包厢走去。

  找了半天,终于找到那个几乎有自己家那么大的洗手间,拧开水龙头,洗了吧脸,任宏宇感觉舒服多了,正准备离开的时候,忽然听到洗手间最里面传来一个女孩的呼救声。

  “咦?这里是男厕,怎么会有女孩的声音?”任宏宇心里充满了疑惑。

  小心翼翼的走到,声音传来的地方,任宏宇这才看清,四五个跟自己差不多大的少年,正把一个女孩围在中央,此刻女孩的上衣已经被扯破了,一大片雪白暴露在空气中。

  一股无名怒火,涌上任宏宇心头,他最看不惯的就是那些所谓的富二代,官二代仗势欺人,眼前的情况很显然。

  一把推开那几个少年,任宏宇一把将女孩拉到了自己身后,一双眼睛仿佛要喷出火来。

  “妈的!小子你想死是吧?敢坏我们的好事!”一个长得高高瘦瘦,脸色苍白的少年率先反应过来,大喝道。

  一瞬间,其他少年也反应过来,一个个对任宏宇怒目圆睁。

  “救我!”站在任宏宇身后的女孩,身体微微在颤抖,一双玉手紧紧的抓着任宏宇,像是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

  “你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任宏宇回头对女孩微微一笑。

  此刻任宏宇才看清女孩的样子,一张仿佛是上天精雕细做的俏脸,吹弹可破的肌肤,丝毫不比左旋夕差。

  任宏宇一看不由的楞了楞,被任宏宇这么盯着看,女孩不由得娇羞的低下了头。

  “臭小子,给你三秒,赶紧混蛋,不然我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一个长得黑黑壮壮,显然是一群少年的领头人。对任宏宇怒吼道。

  闻言,任宏宇回过头,不屑的看了少年一眼。

  “给你们三秒,赶紧混蛋,不然我也会让你们后悔来到这个世界上!”

  见任宏宇原封不动的将自己的威胁还了回来,一群二世祖,顿时气的暴跳如雷。他们走到那不是高高在上的存在,何况今天,还有赵家,周家大少在此,领的他们底气倍增。

  “小子,你是在找死!”那个黑黑壮壮的少年,眼中闪过一丝凶光。

  一群二世祖很是默契的将任宏宇围在中央,见状,女孩抓住任宏宇的玉手,不由得加大了几分力气,显然很紧张。

  任宏宇,则是一脸戏虐的看着一群二世祖,活动活动了手臂。

  一瞬间任宏宇出手了,一群二世祖还没看清是怎么回事,就全部抱着肚子躺在地上,呻吟了起来。

  任宏宇不屑的看了躺在地上的一群二世祖,拉着女孩走出了洗手间。

  此刻女孩,还处于震惊之中,被任宏宇抓着手,浑然不知,出了洗手间,女孩才反应过来,两朵红霞飞上女孩脸庞,轻轻挣扎了一下。

  任宏宇这才,反应过来,赶忙松开了女孩的玉手,尴尬的摸了摸鼻子。

  “谢谢你!”

  “没事,你怎么会遇到那些坏人呢?”任宏宇说道。

  闻言,女孩抬起头,一双美目眨了眨,小声的说道:“”我妈妈得了重病,要很大一笔钱做手术,我没办法才来这里打工的!”

  女孩的回答让任宏宇一阵惊愕,想不到这女孩竟然和自己有如此相同的遭遇,任宏宇对女孩的好感再次上升了不少。

  “不瞒你说,我也有过跟你相同的遭遇,你不要担心,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你母亲也一定不会有事的!”

  见任宏宇竟然说跟自己有一样的遭遇,不由的微微一愣,心里对这个刚刚救了自己的大男孩,有了一丝亲近感。

  “嗯,我也相信好人有好报,你刚刚救了我,那群坏蛋不会来找你麻烦吧?”显然女孩对那群二世祖还是很惧怕的。

  现今社会就是这样,你有权有势,惹了事也不怕,没权没势只能忍气吞声。

  闻言,任宏宇嘴角微微上扬。“你放心吧,就算他们真来找我麻烦,我也不怕!”

  女孩想不明白,眼前这个,穿着跟自己差不多,一点也不像那些有权有势家的大少,哪里来那么大的信心。

  对于刚刚那群人,女孩心里很清楚他们所代表的势力,因为母亲的病情,女孩被迫来这里打工,因为天生丽质,待遇不错,却也难免会遭到骚扰。

  “你还是不要再来这里上班了,一个女孩呆在这种地方很危险的,而且你长得还那么漂亮!”

  “可是我不上班的话,我母亲怎么办!”说道此处,女孩一双美目之中充满了湿气。显得楚楚可怜。

  “你等一下,我马上回来!”任宏宇心里很同情这个可怜而孝顺的女孩,已经决定要帮助她。

  “嗯!”虽然女孩不知道任宏宇要干什么,到心里对这个救过自己的大男孩,还是很信任的。

  说完任宏宇转身向食天阁跑去,虽然任宏宇可能没有能力帮助女孩,到不代表石坚没有。

  “任老弟,你怎么去了那么长时间,你再不回来,我都要去找你了!”石坚见任宏宇回来,赶忙开口问道。

  “石大哥,刚刚遇到点事!你能不能先借我三十万,相信我,一定会还你的!”任宏宇目光坚定的说道。

  任宏宇的话让石坚微微一愣,这去个洗手间回来,就要跟自己借三十万,不会是遇到打劫的了吧?

  一想到这种可能,石坚一下就急了,自己请人家喝庆功酒,如果让人两次被人欺负,那他石坚也不用在清溪市混了。

  “任老弟,你是不是让人敲诈了,我去干死那丫的!”石坚语气显得很激动。

  闻言,任宏宇额头上不由得冒出几条黑线。

  “石大哥,谁敢敲诈我啊,我只是遇到一个很可怜的女孩,想帮帮她,我母亲现在虽然做了手术,但后期也要花钱,所以我想先跟你借点钱!”

  想到任宏宇那变态的实力,石坚不由得一阵羞愧。谁敢敲诈他,那不是找揍吗。

  “这卡里有三十五万,要是不够的话,你再跟我说,而且我们之间还谈什么借不借,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别说区区三十万,就是三个亿也没问题!”石坚随手掏出一张卡,递给任宏宇。

  “谢谢!”任宏宇接过卡,就转身向门口走去。

  “呵呵,霸爷想不到你收的这个徒弟还挺风流的!”石坚和一旁的霸爷打趣道。

  刚走到门口的任宏宇,闻言,差点没直接摔倒。

  很快,任宏宇就看到站在那里,一脸焦急的女孩。

  “抱歉,让你等急了!”

  “没有!”女孩显得很害羞,一直不敢看任宏宇。

  “来这卡里有二十五万,你拿去给你母亲治病!”

  女孩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任宏宇,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不行,我不能要!”女孩摆了摆手。身体不由的向后退去。

  任宏宇一把抓过女孩的小手,把卡塞到女孩手里。

  “我说过我和你有一样的遭遇,我能明白你的痛苦!”

  女孩抬起头,紧紧的盯着任宏宇,眼前这个白白净净,一脸微笑的少年,不知不觉已经深深映在女孩心里。

  “谢谢,不过我会还你的!”女孩目光坚定的说道。

  “你快去给你母亲治病吧!”

  女孩紧紧攥着那张还带着少年淡淡体温的银行卡,向电梯口跑去,就在电梯快要关上的时候,女孩那清脆的声音穿了出来。

  “你叫什么名字?”

  “任宏宇!”

  “我叫莫小言,我一定会来找你的!”

  电梯缓缓开始下降,女孩那靓丽的身影消失在了电梯口,任宏宇看着电梯口楞楞出神,脑海里不由得浮现出母亲的身影。

  “现在母亲做完手术,应该恢复的很好吧!”任宏宇已经决定呆会就跟石坚说一声,赶回去看望自己的母亲。不知不觉任宏宇已经两天没回家了。

  $酷匠网…M永&久免◇费@7看小;说/X

  想到此处,任宏宇的脚步不由得加快了几分,布料刚走到楼梯转弯口,一群气势汹汹的人,就挡在了任宏宇身前。

  “小乞丐,原来是你,你好大的胆子,不光混进食为天,还敢打伤我儿子!”一个中年男子满脸怒气的说道。

  闻言任宏宇抬起头,看了一眼,眼前一群人正是自己刚刚在大堂遇到的那群人。刚才在洗手间被自己狠狠教训了一顿的那些二世祖,正一脸得意的看着自己。

  “你儿子不是好东西,看来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任宏宇淡淡的说道。

  “好小子,口气挺狂,不知道呆会还能不能那么狂!”被任宏宇这么一激,中年男子很是不爽。

  一招手,一群人就围住了任宏宇,一直站在一群人后面的那个中年女子,正打算开口帮任宏宇的时候。一声怒吼从走廊里传来。

  “赵峰,你好大的胆子,连我石坚的兄弟也敢动!”一个一脸怒气的中年男子,搀扶着一个老头向任宏宇走来。

  当赵峰看清来人确实是石坚时,脸上翻起一抹苦涩,不过挺了挺腰杆,说道:“石老大,你兄弟打了我儿子,怎么样也得给我个说法吧?”

  “是吗?要说法,那你跟霸爷要去,不巧他也是霸爷刚收的关门弟子!”石坚指了指任宏宇说道。

  这时,众人才注意到那个老头,看清老头的相貌,全部乖乖闭上了嘴巴,他们清楚这次的场子是找不回来了。

  赵峰也是不可思议的看了任宏宇一眼,随机,一甩手,冷哼一声道:“既然如此,我们这就离开!”说完转身就离开了。

  一群人见赵峰离开,也跟着离开了,没办法,他们之中势力最大的就是赵峰,既然赵峰都搞不定,他们更不行了。

  一群人人中的,那个中年女子,转过头好奇的看了任宏宇一眼。

  “石大哥,谢谢你!”

  “没事,以后要是在遇到这种事,直接报我的名字,实在不行就抱霸爷的,这清溪市还没人敢动霸爷的人!”石坚说道。

  “我会的,石大哥我就告辞了,我也该回去看看我母亲了!”

  说完任宏宇和霸爷到了个别,就跑向了电梯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