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们胡海那个老家伙死了!现在该让胡家那群杂碎,见识见识我们青红会的厉害!”

  石坚不愧是久居高位之人,知道现在正是胡家士气大跌之际,正是自己反击的绝佳时机。

  果然,石坚的一句话,就像一剂兴奋剂一般,瞬间让青红会所有成员,战意高昂,热血沸腾。

  “杀!”

  “杀!”

  “杀!”

  伴随这一阵阵喊杀声响彻云霄,青红会所有成员,仿佛一下子激发了身体最大的潜能,皆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

  反观胡家一群人,随着胡海倒下,就如同失去了主心骨一样,群龙无首,士气大跌,一下子就被青红会冲来了包围圈。

  就这样一场一面到的杀戮开始了,胡家子弟开始抱头鼠窜,青红会成员在后面追杀,不一会胡家子弟就损失大半了。

  石坚退到一旁,小步跑到霸爷身旁,一脸兴奋的看着霸爷两人。

  “石爷,我没让你失望,咱们算是两清了!”任宏宇抬起头看着石坚,淡淡的说道。

  闻言,石坚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不过很快那丝失望就被他很好的掩饰了下去。

  “呵呵,任兄弟说笑了,你这次帮了我们青红会这么大的忙,你就是我石坚的再造恩人,要是你不介意的话直接叫我石大哥吧!”

  任宏宇微微一笑,说道“石大哥你本就比我大,叫你一声大哥那是应该的!”

  任宏宇并非那种知恩不报之人,石坚救了他母亲的命,他打心里感激石坚,只是不想在帮石坚做像今天这种事了而已。

  “好!那我就斗胆称你一声任老弟了!”

  说罢,石坚转过身,对那一群满身是血,身上布满了狰狞的伤口,但依然战意高昂的青红会成员大声宣布道。

  “今天,我和任小兄弟结为兄弟,以后所有青红会成员见到他,就如同见到我一样,如有违反别怪我家规处置!”

  “是!”一群热血汉子,充满崇拜激情的声音在空旷的厂房里回荡。

  “走吧,任老弟咱们去喝庆功酒!”石坚很是自然的楼起任宏宇的肩膀像别克车走去。

  在一阵引擎的轰鸣声中,别克车缓缓发动了,青红会老大石坚亲自充当司机,任宏宇和霸爷坐在后排。

  透过车窗,任宏宇看着窗外那繁华的都市,心里一阵感叹,青红会老大,这个曾经在自己眼里高不可攀的人物,如今和自己称兄道弟,霸爷更是传说中的存在,如今也成了自己的师父,真是事事多变,不知不觉,自己也有了属于自己的后台。

  随着车窗外,场景不断变换,车子停在了一个名叫食为天的酒店门口。

  停好车,石坚下车亲自为任宏宇拉开了车门。

  “任老弟,你和霸爷先上去,直接去顶楼食天阁,我去换身衣服,随后就到!”

  “好吧!那我们先上去等你!”说着任宏宇扶着霸爷向眼前那座豪华酒店走去。

  刚打完胜仗,石坚换衣服为次,重要的是必须犒赏一下青红会众多成员,人家为你卖命,你不可能不给人家好处。

  掏出电话,石坚直接给留守大本营的孔明打了过去。

  “孔子!”

  一直在雪狐KTV焦急等待的孔明见是石坚打来的电话,急忙接了起来。

  “石爷怎么样了?胡家打退了吗?”

  “哈哈,孔子这次多亏了任老弟啊,要不是他在最后一刻搞死了胡海,我们青红会就完了!”

  “这样,孔子你去银行提一亿,带着兄弟们好好玩玩,我还要去陪任老弟喝庆功酒!”

  说完石坚便挂断了电话,哼着小曲去换衣服了,显然是很高兴。

  任宏宇扶着霸爷,看着眼前这个叫食为天的豪华酒店,心里没由得一阵兴奋。

  作为土生土长的清溪市人,对食为天自然是耳熟能详的,食为天是一座五星级酒店,在繁华的清溪市都能排进前三。

  一般能在里面消费的,非富即贵,在食为天,充分的体现了富人一席酒,穷人一年粮的现象。

  “小子,是不是从来没来过这种地方?”感觉到任宏宇的兴奋,霸爷开口问道。

  “嗯!”任宏宇老实答到。

  任宏宇出身清贫,平时连小饭馆都很少去,何况是食为天这种豪华酒店。

  “你能在这种年纪,靠自己达到这一步,很不错,不过毕竟太年轻,处理很多事都不够成熟!”

  闻言任宏宇一脸疑惑的看着霸爷。

  “小子,你知道刚刚石坚为什么要对手下说那番话吗?”

  “他感激我,帮他挽救了青红会!”

  “你想的太简单了,那只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他看中了你的能力,想拉你入会,他说那番话,就等于变相宣布了你的身份!”

  霸爷一番话,犹如一剂醒脑针,一下子吧任宏宇从刚刚的喜悦中拉了出来。

  “看来自己还是太年轻了,竟然被人摆了一道,还不知道!”

  “小子别多想了,至少现在石坚这层关系对你有很大的用!等你足够强大的时候,就可以完全不用顾虑这层关系了!”

  一语惊醒梦中人,霸爷的一番话让任宏宇感触良多。

  不知不觉,任宏宇搀扶着霸爷,已经走到了食为天大堂门口。

  “欢迎光临!”酒店门口的迎宾小姐,一脸微笑的说道。

  能被食为天,作为迎宾小姐安排在门口,那气质,相貌自然是一等一的。

  就连经常和校花左旋夕打交道的,任宏宇看到两个迎宾小姐的相貌,都不有的有些惊愕,感叹这食为天好大的手笔。

  想到左旋夕,任宏宇心中不由自主闪过一道靓丽的倩影。

  “两天没去学校了,不知道左旋夕有没有生自己么气?”任宏宇喃喃自语。

  进到食为天大堂,任宏宇彻底被震惊了一把,这里简直就和古时候皇帝居住皇宫一样了。

  四个半人高的青花瓷瓶,被当做装饰品,摆在大堂里,就连任宏宇这个外行,在电视上,耳闻目染的一些消息,都大概能猜出这几个瓶子,每个都价值上千万。

  “先生,请问你们有预约?”一个服务员,走上前来,很客气的对任宏宇两人问道。

  “我们预约的是食天阁!麻烦你带我们上去一下。”任宏宇说道。

  此刻那个服务员,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任宏宇,作为一个超豪华酒店的服务员,每天见过接待的大都是一些非富即贵之人,早就练就了一双火眼晶晶。

  看到,任宏宇身上穿着一身不会超过,三百块的地摊货,还有刚刚东张西望的样子,至于任宏宇身边的霸爷,一个瘦小的老头,一身衣服更是邋里邋遢,扔到大街上,就和那些流浪汉一样。

  但作为一个大酒店的服务员,特别是被安排在大堂这种重要位置的服务员,素质自然一起没的说。

  在微微惊愕了一番,还是很客气的对任宏宇说道:“那我帮你打电话询问一下。”说着就转身去前台打电话了。

  “抱歉,先生近段时间并没有预约食天阁的客人,我想你会不会是搞错了?”此刻服务员,语气中已经多了一丝鄙夷。

  “不可能啊,石大哥明明说让我们去食天阁等他的!”任宏宇一脸疑惑。

  “哈哈!”

  “哈哈!”

  几个刚进酒店的中年男女,一脸嘲讽的看着任宏宇,就像是在看马戏团的猴子一样。

  任宏宇,回过头,一张稚气的脸庞,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只是一脸平静的看了那几个人一眼。当初被陈大福那样羞辱,任宏宇都能人下来,何况现在。

  “怎么回事?”一个挺着大大的油肚,长得肥头大额,的约摸三十多岁的男子,见大堂中聚聚这一群人,快步跑来问道。

  “马经理,是这样的……!”刚刚打电话的哪位服务员,赶忙向马经理说明了原有。

  “胡闹,你也不看看他那穷酸样,要是真有客人预约了食天阁,你打电话去不是给我们添麻烦吗?”马经理很是气愤。

  {酷匠)A网H$唯jw一8正H版1W,其¤他m都$f是U盗o版4

  服务员被马经理骂的狗血淋头,只能低着头,一句话不敢说。

  “臭小子,赶紧带着这个老乞丐滚出去,这里是你能来的地方?”马经理很不客气的对任宏宇嚷嚷道。

  任宏宇并没有出言反驳,只是看了马经理一眼,扶着霸爷在众人一片嘲笑声中,慢慢走了出去。

  把任宏宇赶了出去,马经理像是换了一张脸,一脸媚笑的向那几个中年男女跑去。

  “赵总!孙总!周总!你们订的还是老地方吧,我这就带你们上去!”

  随机,马经理,点头哈腰,一副奴才样,在前面带路。

  那个叫孙总的中年女子,回头看了一眼已经走到门口的任宏宇一眼。“这小家伙,应该就是孙蕊那丫头说的任宏宇,他他怎么回来这里?”

  “师父,我们就坐在这里等石大哥吧!”任宏宇找了一处干净的台阶,扶着霸爷做了下来。

  “小子,不错我越来越看好你了,百忍才能成刚!”

  听着霸爷称赞,任宏宇不置可否的笑了笑。

  约摸过了四五分钟,一辆别克车终于,出现在了任宏宇两人的视线中。看着石坚赶来,任宏宇心里已经决定要好好教训教训刚刚那个马经理。

  停好车。石坚一下车就看到坐在台阶上的任宏宇两人,赶紧急急忙忙跑了过去。

  “任老弟,霸爷你们怎么坐在这里?”

  闻言,霸爷抬起头,一张老脸写满了不满。

  “哼,那些家伙把我们当乞丐赶出来了!”

  “啊!”石坚大吃一惊,随即满是歉意的说道:“”霸爷。任老弟,是我安排不周!我一定好好教训那些不识好歹的东西!”

  开玩笑,竟然拿他石坚的客人当乞丐,这让石坚的脸面往哪放。

  这次,在石坚的陪同下,三人再次向食为天走去。

  门口两个迎宾小姐,此刻看向任宏宇的目光,满是震惊,作为食为天的迎宾小姐,清溪市一些大人物自然是知道的,而石坚正是其中一个。

  三人刚进到大堂,正好遇到刚出电梯的马经理。

  见到任宏宇竟然走进来了,不由得再次大骂道:“你们两个……”当看到现在任宏宇身边的石坚时,乞丐两个字生生的咽了回去,一张脸瞬间变成了死灰色。

  “怎么,你觉得我石坚的贵客是乞丐吗?”石坚淡淡的说道,语气中充满了愤怒。

  一句话,就将马经理吓得一屁股做到了地上,豆大的汗珠不断的从额头上滚落。

  石坚的突然出现,让马经理有一种骂娘的冲动,你早说你认识石坚,给他打个电话,自己一定把你当亲爹一样招待,装什么低调!

  看着瘫坐在地上的马经理。任宏宇一脸嘲讽的看了他一眼,此刻两人的角色完全互换。

  原本在面对任宏宇时,高高在上的马经理,此刻被石坚一句话吓得做到了地上。

  “走吧,石大哥,没必要为个小人物动怒!”任宏宇淡淡的说道。

  “也是,任老弟。霸爷,走吧我们去食天阁!”既然任宏宇都开口了,石坚自然不好反驳。

  不过不教训一下,那让石坚也不好下台。“我不管你在食为天是什么职位,一个小时,辞职滚出清溪市!”

  简单的一句话,马经理如获大赦,颤颤巍巍的爬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去辞职,石坚开口让他滚出清溪市,他自然不敢多留,他了不想出门莫名其妙的被车撞死。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