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没有有过多的言语,一个简单的字。孔明已经有了答案,随急一脸兴奋的跑去准备饭菜了。

  霸爷在青红会的地位,甚至比石坚还高,霸爷已经成为了青红会成员心目中,神一般的存在。

  此刻霸爷也已经醒来,只要将这个消息散步出去,对于整个青红会成员,都有极大的鼓舞士气。

  “师傅!”任宏宇对盘腿坐在床上,闭目养神的霸爷说道。

  “嗯,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霸爷睁开眼睛,问道。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在青红会生活了多年,霸爷对青红会自然也是有感情的,此刻青红会面临如此危机,霸爷自然也是极为关心。

  “具体的我也不清楚,不过好像胡家那边派出了一个很厉害的人物,石爷他们抵挡不住!”任宏宇大体将外面的战情说了一下。

  “想不到,胡海那个老家伙也出来了,要不是我实力大跌,一根手指就能灭了他!”说到此处,霸爷不由再次流露出悲伤的神色。

  “师傅你放心,那个胡海就有我对付!”

  闻言,霸爷抬起头,颇为赞许的看了任宏宇一眼。

  “虽然你灵“石爷,这次的事情经彻底触怒了胡海。却犹如一张白纸,想要取胜必须出其不意。”

  “师傅,我也是这么想的,现在还不知道我是修炼者的身份,只要打他个出其不意,一定能获胜!”任宏宇目光坚定的说道。

  “现在时间太紧迫,你不可能学会太过高深的神通,我先教你一套入门攻击神通,绝杀指!”

  接着霸爷将绝杀指,需要注意的事项,及运行的脉络,祥详细细的讲了一遍。短短几十分钟,任宏宇已经能够施展出绝杀指,虽然不是很纯熟。

  见任宏宇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学会绝杀指,霸爷对任宏宇更加满意了。

  清溪三中,一间教室里,一张倾国倾城的俏脸,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座位,一双黛眉微微皱起。喃喃自语道:“”任宏宇怎么一整天,都没来上课?难道出什么事了?”

  听到少女的呢喃,一旁的孙蕊一脸坏笑的说道:“小夕夕,是不是思春了?在想谁呢?”

  被说中了心事,左旋夕俏脸微红,伸手狠狠地拧了孙蕊一把。“死丫头,看你还胡说”

  被左旋夕怎么一宁,孙蕊忍不住痛呼出声了,正在上课的的老师,狠狠瞪了两女一眼,两人吓得吐了吐舌头,相视一笑,不再打闹。

  左旋夕依旧看着眼前空荡荡的座位,楞楞出神,一张清秀,稚气的脸庞不断在她脑海里出现。

  与次同时,青红会老大石坚正带领这一众手下在一处废弃工厂,对面是一群面漏凶光,人数多大几百的大汉,显然两伙人马正在对峙。

  一个六十多岁,一头花白头发,穿着一身褐色唐装的老者,双手背在身后,一双老眼显得炯炯有神。

  “石坚小儿,速速投降,老夫或许可以饶你不死!”老者很是狂妄的说道。

  “胡海,你休要大言不惭,呆会霸爷来了,看你还敢不敢叫嚣!”石坚毫不示弱的说道。

  听到霸爷这两个字,胡海明显漏出一抹恐惧的神色。

  而石坚身后的一众喽啰,听到霸爷会赶过来,顿时议论纷纷。

  “弟兄们,刚刚孔明给我打了电话,霸爷现在已经醒了!只要我们在坚持一下,就能爸胡家赶出清溪市!”

  果然,石坚一说出此话,一瞬间石坚一方的士气高涨,一个个小弟像是打了鸡血似的,叫嚣着要虐死胡家。

  见对方士气高涨,胡海不屑的冷哼一声,一身实力彻底展露,一股强大的气势对着石坚一方压了过去。

  顿时,石坚一方感觉犹如一块巨石压在胸口一般,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哼,就算那老东西醒了又能怎样,身受重创的他,你们还指望他能翻起多大的浪花!”

  “是啊,我好像也听说霸爷受伤了!”

  “我不光听说了,我还看见龙一把霸爷背回来!”

  一瞬间,石坚一方传来,阵阵议论声。原本高涨的士气也再次低落下去。

  见对方士气低落,胡海一张苍老的脸庞,布满了得意的笑容,要是能不废一兵一卒拿下清溪市,胡海自然不愿意牺牲手下,去和对方火拼。

  “石坚小儿,识时务者为俊杰,就算你想死也犯不着,搭上这么多人给你陪葬!”胡海再次开口劝降道。

  虽然胡海,本身实力高强,但也不可能一个人拿下清溪市,如果石坚拼死反抗的话,自己难免也会损失惨重。所以胡海才会一再对石坚进行劝降。而不是选择直接进攻。

  “要我石某人,把辛苦打下的基业拱手相让,不可能!”石坚态度强硬的说道。

  要是在任宏宇没有答应帮他的时候,说不定石坚为了保全手下的性命,会选择向胡海妥协,但是现在既然自己有了对抗胡海的底牌,石坚自是不甘心讲自己的基业拱手送人。

  “石坚,你要想清楚,现在你态度,纯粹是在找死!”胡海一脸阴寒的看向石坚,语气充满了杀气。

  “你不用白费口舌了,尽管放马过来,有什么招,我石某人接下便是!”

  “好!好!好!”

  胡海此刻一张苍老的脸庞,显得更加阴沉,一股浓浓的杀气从胡海身上散发出来,在场的所有人此刻都感到一股彻骨的寒意,仿佛置身万年玄冰之中。

  强忍着内心的恐惧,石坚定了定神,怡然不惧的看向杀气腾腾的胡海。

  “胡家子弟听令,给我杀!血洗青红会!”一道充满杀气的声音在空旷的厂房显得格外刺骨。

  那蕴含着胡海气势,杀气的声音犹如从九幽地府,传来一般,竟然让石坚一伙人心生胆怯,想要转身而逃。

  “弟兄们,给我上,不要让他们看扁我们青红会!”到了此刻,石坚清楚自己绝不能退缩,他已经把希望完全寄托在了一个少年身上,一个叫任宏宇的少年身上。

  青红会成员,强忍着内心的恐慌,凭借着对石坚极大的信任,一脸杀气迎上了胡家子弟,一场血腥厮杀拉开了序幕。

  此刻原本寂静空旷的厂房,安黑色的地面,都快被鲜血染红,一股刺鼻的血腥味充斥着整座厂房,让人有作呕的感觉。

  看着已经火拼在一起的人马,石坚一颗心脏几乎提到了嗓子眼,棋错一步满盘皆输,要是任宏宇不能及时赶到,那他石坚就输得一败涂地了。

  而一旁的胡海则是一脸平静的看着场中厮杀的人马,双手背在身后,一股强横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对着石坚一伙人压了过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石坚一方的劣势愈发显现出来。被胡家子弟打的节节败退,很快就被包围在中央。

  “石坚,老夫在给你最后一次机会,马上放弃抵抗,或许老夫还可以饶你不死!”

  “你做梦!青红会没有孬种!”说出这句话,石坚的信心也开始动摇了,心里默默祈祷任宏宇能赶来。

  “不识抬举!既然你找死,老夫就成全你!”虽然将青红会打的节节败退,但胡家子弟也损失惨重,胡海此刻自然不愿再让自己一方出现损失。

  说罢,胡海一身气势提到极致,站的离胡海较近的一些人直接被胡海的气势压的做到了地上。

  一瞬间,胡海犹如大鹏展翅一样,对着被手下护在中央的石坚冲了过去。

  见胡海竟然对自己冲了过来,一股深深的绝望感涌上石坚心头。

  “难道自己真的看错人了吗?”石坚闭上眼睛,已经做好了受死的准备。一只布满皱纹的手掌已经停在了石坚的头顶,周围护在石坚身边的喽啰此刻已经被胡海的气势压的瘫坐在地。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就在这场偷袭站要以胡家获胜而落下序幕之时。

  UY更%8新s最y…快q上6酷匠网Y

  一声大喝响彻整个厂房。“老家伙,我都没到你怎么能先开打!”

  “石爷,这次的事情也有我的责任,你看需要我帮“霸爷!”

  “是霸爷!”

  青红们的人马,听到那道声音,一瞬间,像是在茫茫大海上。看到灯塔一般。

  一辆别克商务车,缓缓停在了厂房边缘,一道苍老的身影在一个年轻人的搀扶下,走下车来。

  “我到要看看今天,你青红会还能刷出什么花样?”胡海冷哼一声,一身气势缓缓收回,退回到了,胡家子弟一众人前方。

  随着胡海收回气势,众人顿时如释重负,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走吧!我们去会会那个老家伙,记住我和你说的话,不要散发出灵力波动!”霸爷不放心的对任宏宇叮嘱道。

  “放心吧师傅!”对于这个曾经差点志自己以死地的老人,此刻任宏宇心里充满了感激。不光是老人教他的知识,还有那种对他发自肺腑的关心。

  就这样,空旷的厂房中,出现了无比怪异的场面,一个显得病殃殃的老头,在一个少年的搀扶下,一步一步向走来,对面一大群浑身是血的人,目不转睛的盯着两人。

  看着霸爷一副病殃殃的样子,胡海一颗原本紧张的心,彻底放松下来,一脸戏虐的看着两人。

  “老霸头,你是来送死的吗?”胡海冷哼一声。说道。语气中充满了嘲讽。

  “呵呵,要不是你胡家使诡计,让我受伤,你敢这么说吗?”霸爷抬起头看着胡海,淡淡的说道。

  被揭开秘密,胡海老脸一阵变色。“你不知道兵不厌诈?竟然今天你自己送上门来,那我就顺便解决了你!”

  说罢,胡海一脸杀气的向霸爷走了过去。

  见状,任宏宇一个闪身挡在了霸爷身前。

  胡海姣任宏宇竟然挡在了霸爷身前,心中一紧,赶忙云起神识向任宏宇探查了过去,小心使得万年船是他胡海一直奉行的原则。

  顿时任宏宇感觉自己的一切完完全全的暴露在眼前这个老头眼前,一丝冷汗从额头上渗出来。任宏宇死死的压制着体能的灵气,不让他有丝毫异动。

  来来回回探查了好几次,感觉不到任宏宇身上有灵气波动,胡海这才收回神识。

  感觉到胡海收回了神识,任宏宇松了一口气,抬起头,装出一副很骚包的样子指着胡海吼道:“老头,想要伤害霸爷,你信不信我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

  场中所有人都被任宏宇这句话雷的外焦里嫩,一个个像看傻子一样看着他。石坚更是满肚子的疑问!

  “哈哈!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胡海也被任宏宇的话都笑了,满脸戏虐的看着任宏宇。

  心里把任宏宇定性成了,一个从小古惑仔看多了,刚加入青红会,想急以表现的毛头小子。

  “怎么?不信我一根手指可以捏死你吗?”任宏宇丝毫不理会周围众人那异样眼光。依旧自顾自说道。

  “哈哈!老夫喜欢幽默的小子!”说着胡海的气势铺天盖地的对着任宏宇压了过去。

  “忍住!一定要忍住!”任宏宇在心里默念着。

  噗的一声,任宏宇被压的坐到地上,嘴角溢出了一丝鲜血,伸手擦了擦嘴角的鲜血,站了起来。

  “刚刚没站稳,脚滑!”

  “呵呵,别说我不给年轻人机会,来小子老夫站着让你打,看你怎么一根手指捏死我!”

  “好,你也别说我欺负老人!”任宏宇嘴角扬起一丝笑容。

  说着任宏宇张牙舞爪的向胡海冲了过去,还伸出两根手指不停的在胡海身上戳来戳去。

  “哈哈!”

  “哈哈!

  场中所有人都被任宏宇奇葩的举动逗笑了。

  “哈哈,小子牛皮吹大了!”

  “是吗?”就在这时,任宏宇两根手指指尖浮现出一丝淡淡的金黄,噗的一声,任宏宇两根手指从胡海喉咙里一穿而过。

  寂静,死一般的寂静,场中所有人想见鬼了一样看着那道瘦弱的少年。

  此刻胡海眼睛瞪的大大的,温热的鲜血不断从他喉咙出流出,一根布满皱纹的手指,不甘的指着任宏宇,因为声带连同喉咙都被任宏宇一指刺穿,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早和你说,一根手指就能捏死你,还不信!”此刻任宏宇脸上那还有刚刚的骚包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