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了?石爷遇到什么麻烦了吗?”任宏宇自是听出了石坚语气中的苦涩。

  “”是这样的……,”孔明开口替石坚将青红会面临的困境叙述了一遍。

  想不到自己,竟然会被小刀当枪试,成为了胡家对付青红会的手段。

  “石爷,这次的事情也有我的责任,你看需要我帮你什么,你只管开口。”面对此种情况,任宏宇自然不能置身事外。大不了到时候,自己出手讲胡家打退,也算是报答了石坚的恩情。

  “真的?任小兄弟你愿意帮我们抵抗胡家??”孔明一脸希冀的盯着任宏宇。

  “石爷他对我有大恩,现在出了这种事我自然不能袖手旁观!”任宏宇目光坚定的说道。

  听到任宏宇这样说,原本已经绝望的石坚,重新燃起了希望。如果任宏宇真的愿意帮自己,那就可以搞定胡家那个老怪物,剩下的不将不是问题。

  “任兄弟,有一件事我必须告诉你,这次我需要你帮忙对付的,不是一般人,那是和霸爷差不多存在的可怕,你跟霸爷交过手,心里应该比谁都清楚,这其中的厉害!”石坚语气显得异常凝重。

  闻言,任宏宇低下头,满脸的凝重,的确如石坚所说,和霸爷交过手,任宏宇比谁都清楚,那种境界的可怕,那种速度,那种力量。

  要不是霸爷事先并不知道自己也是修炼者,太过轻敌,自己也不能在出其不意的情况下,重创于他。

  经过一番深思熟虑,任宏宇点了点头。“石爷,你放心我任宏宇并不是那种,知恩不报的人,就算那个什么胡家真有像霸爷那样厉害的人物,我也有把握对付他!”

  闻言,石坚一张原本乌云密布的脸庞,也犹如拨开乌云了一般,重新燃起了浓浓的希望之光。

  “仁兄弟,只要你能帮我度过眼前的难关,你就是我石坚的生死兄弟,青红会,我们对半分!”石坚语气激动的说道。

  WK看-?正Z;版t5章p节上,*酷#匠网{

  一半的青红会,那基本就代表了整个清溪市一半的地下势力,任何人在面对如此诱惑时,难免都会动心,任宏宇也不例外。

  如果自己拥有了一半的青红会,自己的家庭条件比将上升到一个全新的层次,想起还躺在医院的母亲,虽然做完了手术,但后期的恢复,那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

  在想想,自己的父亲,每天守在那个小小的包子铺,那日渐佝偻的身躯。就在任宏宇快要抵挡不住诱惑时。

  临出医院,父亲对自己说的话,犹如警钟一般,瞬间震醒了任宏宇。

  “是啊,人可以穷,但不能穷的没志气!”

  “呵呵,石爷说笑了,此次帮石爷,完全是出于报恩,至于石爷所说的报酬,就不必了!”

  听到任宏宇拒绝了哪巨大的报酬,石坚看向任宏宇的目光,不由得在多了几分赞许。

  小小年纪,不光身怀绝技,在面对如此诱惑之时,还能淡然处之,要不是事先知道任宏宇是出身于那样一个贫困的家庭,石坚甚至都以为,任宏宇是那个大族世家的公子。

  “任兄弟,你还是先养好伤,我尽量让弟兄们多抵挡一段时间,不过可能不会太久,希望你做好打一场硬仗的准备!”石坚一脸慎重的看着任宏宇。

  “嗯!”简单明了的一个字,没过过多的废话,却仿佛是深渊里的一照明灯,让石坚看到了希望。

  “那任兄弟你好好养伤,我这就去准备抵挡胡家!”说罢石坚带着孔明转身离开了房间,显然是对抵挡胡家做安排去了。

  此刻,原本就已经安静的房间,显得更加安静了,只有任宏宇淡淡的呼吸声,安静的有些令人发毛。

  “小子,想不到咱两都被人当枪使了,不过你到没让老夫失望!”一道苍老虚弱的声音在房间里响起。

  闻言,任宏宇转过头,一脸平静的看着,已经做起身的霸爷。

  “我还以为你要一直装下去!”任宏宇淡淡的说道。

  “哈哈,小子不错,想不到你已经发现老夫醒了!”霸爷爽朗的大笑道。

  “我想你之所以不想让他们知道你已经醒来,是有目的的?”

  “小子你真是越来越让我惊讶了,你猜的没错,我的确是有目的,你难道不好奇为什么我知道你最大的秘密吗?”

  “难道你也是修炼者?”任宏宇一脸希冀的盯着霸爷。

  闻言,霸爷低下头,苍老的脸庞上,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伤。

  剧烈的咳嗽了两声,霸爷才缓缓的开口说道:“没错,我也是修炼者,原本我是一个门派的少门主,忽然有一天门派来了一大批黑衣人,打枪了我师傅,抢走了我们门派的至宝,最后师傅拼的自爆神通,才把我送了出了,而我也受了重创,实力大跌!”说道此处时,霸爷一张苍老的脸庞,显得更加苍老了!

  “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这应该是你最大的秘密!”任宏宇一脸警惕的看着霸爷。

  “小子,你不用紧张,我对你没有恶意,现在就算我想杀你,也没有那个能力,你那一拳不仅打伤了我,还引发了我的旧伤,现在的我可以算是废了。”霸爷一脸苦涩的说道。

  闻言,任宏宇这才放松了警惕,略带歉意的看向霸爷。

  “当时我也不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不过您老放心,,日后要是有机会的话,我一定帮你报仇。”

  听到任宏宇要帮自己报仇,霸爷一脸惊愕的盯着任宏宇,随后一脸的狂喜。

  语气都有些激动,“你说的是真的……真的吗?”

  “嗯!”任宏宇在听完,霸爷的遭遇以后,心里对这个枯瘦的老人充满了同情。

  过了好一会,霸爷才从激动中回过神来,一双浑浊的老眼,紧紧的盯着任宏宇。

  “小子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帮我的,那天我跟你交手,发现你虽然灵力雄厚,但是你并不知道该怎么去应用这种力量。““霸爷你说的没错,我的确不知道怎么去应用那种力量,上次能把你打伤,我只不过是把力量都集中在一个点,然后瞬间爆发了出来!”

  “小子,你悟性不错,老夫栽在你手里,也不算冤了,作为回报,我会把我所知道的一切关于修炼的事都告诉你,我想这是你目前最需要的。”

  闻言,任宏宇难以抑制内心的狂喜,一脸希冀的看向霸爷。

  “霸爷您放心,在我有生之年,我一定会帮你报仇!”

  说罢,任宏宇在霸爷那惊愕的目光中翻身下床,跪倒在霸爷床前,咚咚的,磕了三个响头。

  d刻,雪狐KTV内,密密麻麻站满了身穿黑色西服,浑身散发着一股肃杀之的男“哈哈……!想不到啊!想不到我孤霸峰,临死之前还能收到如此优秀的弟子,终于没有愧对列代祖先,我独孤门后继有人了!”霸爷仰天大笑不止。

  过了良久,霸爷不顾身上的伤,颤颤巍巍的起身下床,伸出那双干枯,仿佛脱水了一般的枯瘦手掌,扶起了任宏宇。

  “小子,你叫任宏宇对吧,现在孤霸峰以独孤门第八百六十七代门主的身份,宣布你正式成为我独孤门的弟子,从现在起,我将会毫无保留的将我独孤门的绝学传授给你!”

  因为太过高兴,霸爷原本枯瘦苍白的脸庞,也激动的有些潮红。

  “师傅!”任宏宇恭恭敬敬的喊道。

  “好!好!好!”霸爷连说了三个好子,显然是高兴异常。

  “乖徒弟,为师剩下的时间不多了,我独孤门的本事,你能学几分就看你的造化了!”说道此处,霸爷脸上的悲凉之情不言而喻。

  “师傅……”任宏宇还想说什么,却被霸爷挥手打断了。

  “你不用悲伤,生死有命,况且为师本就是早该去死的人了,之所以苟延残喘,只是不甘,不甘门派被毁,现在竟然你拜我为师,那我死也瞑目了。”

  “你也不用担心,为师至少还有一年多的时间,说不得这期间就会出现什么奇迹!”当然霸爷心里清楚,那不过是自己安慰任宏宇,也是安慰自己的一个借口罢了。

  “来你先运转一下你的功法,为师看看你究竟达到什么境界了?”霸爷对任宏宇吩咐到。

  “是!”任宏宇赶忙依照霸爷的吩咐,运转起了,自己那不知名的功法。

  随着任宏宇运转起功法,一圈圈肉眼可见的灵气以任宏宇为中心,四下散了来了。

  感受着任宏宇那雄厚的灵力,霸爷也不由的微微感到惊愕。特别是当任宏宇将功法运转到极致,霸爷竟然惊奇的发现自己体内的伤势有一丝好转的迹象。

  “咦?你修炼的到底是什么功法,竟然如此神奇,不光灵力比同阶的更加雄厚,还能引起我我体内灵力的共鸣!”霸爷像是发现了什么新大陆一样,满脸震惊的问道。

  “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功法,这只不过是我偶然捡到的,功法好像没有标名字!”任宏宇回想了一下自己捡到的那本奇怪的功法,如实回答道。

  当听到那本功法既然没有名字时,霸爷那张枯瘦的脸庞明显颤抖了一下。

  “小子,看来你是天赋奇缘,记住你有无名功法的事情绝对不能泄露出去,不然会给你招来杀身之祸!”霸爷一脸严肃的说道。

  “师傅,您知道那本功法?”任宏宇满脸的好奇。

  “现在你刚刚达到引导境第九重,虽然在世俗界算是高手了,,不过在那些真正强大的人面前,依旧如同蝼蚁般弱小,所以有些事还不是时候告诉你,等你突破到练体境界,我在告诉你!”

  任宏宇还想继续问下去,却被霸爷挥手赶了出去。

  既然霸爷不想告诉我,那自然有他的道理,而且至少现在自己在修炼一途上也算是有了一个师傅,不会在像以前那样什么都得靠自己慢慢摸索。

  母亲也已经脱离了危险,自己可谓是双喜临门,眼下只有胡家这么大麻烦还没解决。一想到胡家,任宏宇就一阵头大。

  “看来,呆会得去找师傅商量一下对策了!”任宏宇喃喃自语。

  “任兄弟,你怎么出来?有什么需要吗?”见任宏宇走出了房间,负责守在一旁的孔明立刻上前问道。

  现在任宏宇是他们唯一的救命稻草,自然不能有一丝意外。

  “呵呵,原来是孔大哥,我只是在房间呆久了,有点闷出来透透气!”不知不觉任宏宇已经和霸爷在房间说了一天的话,此刻KTV外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只不过原本应该热闹非凡的雪狐KTV此刻却是空荡荡的,一个客人也没有,只有少数几个穿着黑色西服,表情严肃的保镖在KTV周围开会巡逻。

  显然这是石坚故意安排的,目的就是为了能让自己更好的养伤。

  “孔大哥,麻烦你送两份饭来房间!”

  说罢,任宏宇转身向房间里走去。

  “好的!两个?霸爷也醒了?”孔明一脸兴奋的看着任宏宇的背影问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