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狂奔,雪狐KTV内,密密麻麻站满了身穿黑色西服,浑身散发着一股肃杀之的男子。看来自从修炼了之后,自己的身体素质变强的不是一点点。”任宏宇伸手擦了擦汗珠。

  看着近在眼前的雪狐KTV,任宏宇目光中充满着坚毅,既然选择了就不会后悔。

  忽然,任宏宇的第六感传来一股强烈的危险信号。

  几乎是在短短一瞬间,任宏宇就努力将身体状态调整到了最佳状态,一双眼睛不停的在四处打量,寻找危险信号的来源。

  “哈哈……小子警觉性不错,年纪轻轻,到的确是个人才。”一道苍老道中气十足的声音从任宏宇背后传来。

  一瞬间,任宏宇后背上就渗出了一阵冷汗,自从自己无意间得到那本无字天书,在自己多年的苦修下,虽然不知道到底达到了何等境界,但像今天这样被别人跟踪了那么长时间,还是头一次,可见来人之强大。

  “阁下是谁?好像我们素不相识?不知你为何跟踪我?”任宏宇强压下内心的震惊,一脸平静的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枯瘦老者。

  随着任宏宇的目光看去,一个满脸皱纹,脑袋上稀稀疏疏有几根头发,仿佛一阵微风就能把其吹走的老头正一脸戏虐的盯着任宏宇。

  “小子你不需要知道我是谁,只要知道今天是你的死期就够了。”一句充满杀气的话语缓缓从老者口中吐出。

  闻言,任宏宇眼中的警惕之色更浓了,一双眼睛一动不动的盯着老者,时刻提防着老者出手。

  一瞬间,老者向任宏宇急掠而去,噗的一声,一只布满皱纹的手掌擦着任宏宇的额头插了过去。

  仅仅是一瞬间的交手,任宏宇就知道自己根本不是眼前这个老者的对手。任宏宇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他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越不冷静,自己的危险就越大,何况母亲还在等着自己,自己绝不能死。

  见任宏宇竟然能躲开自己的攻击,老者不由的惊呼了一声。“小子,想不到还挺有能耐,到是老夫小看于你了,不过你依旧得死!”

  说罢,老者的身形再次向任宏宇掠去,一直时刻注意着老者动作的任宏宇,见老者再次发动攻击,狠狠一咬牙,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双脚一登地面,迎着老者冲了过去。

  见任宏宇不躲反而向自己而来,老者嘴角扬起一丝残忍的笑容,手上的力道又加大了几分。

  老者那犹如死神之手般手掌,在任宏宇瞳孔中越来越大,就在老者那枯瘦的手掌即将插进任宏宇心脏的时候,任宏宇嘴角扬起一丝胜利的笑容。

  任宏宇身形微微一篇,老者的手掌带着呼呼的破风声,豪无悬念的从任宏宇肩膀上穿了过去。

  “好小子,竟然还有这般心智,不过你以为近了老夫的身,就能伤到……”老者的话还没说完,就感觉胸口传来一股巨力,此刻老者眼中写满了不可思议。

  嘭的一声,老者带着一口鲜血,到飞了出去,老者撞到墙上,跌落在地,一根皮包骨头的手指,颤颤巍巍的指着任宏宇,“你……你竟然也是修炼者……”

  看着晕倒在地老者,任宏宇也因为老者的话,心脏激烈的跳动着,他竟然能看出自己最大的秘密,“难道他也是修真者?”

  想到这个可能,任宏宇只感到后背一阵发凉,“自己什么时候竟然得罪了修炼者,难道是楚天浩?还是王倖?”任宏宇脑海里把自己得罪过的人都想了一遍,依旧毫无头绪。

  雪狐KTV内,一个约摸四十岁左右,仪表堂堂,一股久居上位的威严气质从中年男子身上散发出来。

  “咦?怎么还没到?难道路上出什么问题了?”中年男子一脸疑惑之色。

  “石爷,你说会不会是那小子中途反悔了?”一名坐在中年男子身旁,略显干瘦,但眼神中却透露着一股睿智,大概三十多岁的男子说道。

  闻言,石坚摇了摇头,“基本没有那种可能,他要是不想他母亲出事的话,就一定回来找我,我看八成是遇到什么事了!现在咱们正处于敏感时期,胡家的爪牙已经伸到了我们这,这种时候,我绝不允许出任何差错!”

  “龙一你去看看,接应一下那小子。”石坚对那个戴着墨镜,一只站在身后,表情严肃的男子吩咐道。

  闻言,那个叫龙一的男子没有任何多余的话,直接就向雪狐KTV外外走去。

  而此刻,任宏宇在经过刚刚那一场惊心动魄的大战,于是筋疲力尽,软软的瘫做在地上,靠着墙,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随着肩膀上,伤口处不断流出鲜血,任宏宇感觉眼皮越来越重。

  “咦?”奉命前来接应任宏宇的龙一看到瘫坐在地上,满身是血的任宏宇时,素来古井无波的脸庞上也流露出了一丝惊讶。

  酷@匠$网首7K发

  “小子,快醒醒!”冲到任宏宇身边,龙一见此刻的任宏宇已是气息微弱。

  原本快要昏迷的任宏宇,朦朦胧胧间感觉有人在呼喊自己,慢慢睁开了眼皮,映入眼帘的正是和自己有过一面之缘的,石坚的保镖。

  “快……快救我母亲……”断断续续的说完一句话,任宏宇便彻底昏了过去。

  龙一抱起任宏宇,正打算离开,忽然看到不远处的墙角好像还躺着一个人,而且那个人还很眼熟。

  抱着任宏宇,龙一警惕的走到那人跟前,当看清地上之人的相貌时,龙一一张嘴巴惊的大大的。

  “霸爷!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多想,龙一背上霸爷,抱着任宏宇快速上雪狐KTV冲去。

  整个KTV内,一个客人都没有,一点声音都没有,气氛异常凝重。

  如此气氛约摸持续了三四分钟,青红会老大石坚,缓缓从沙发上站起身来,一张原本充满了儒雅气质的国字脸,此刻阴沉的可怕。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霸爷不是一直在闭关?究竟是谁把霸爷请出来的?石坚一双虎目来回扫视这KTV里每一个人。

  ”石爷,是小刀哥将霸爷请出来,帮王局长的公子去教训一个学生的!”一名小喽啰小心翼翼的说道。

  嘭的一声,那名说话的小喽啰被石坚一脚踢飞了出去。

  “大事不好了!石爷大事不好了!“就在这个时候,一名浑身是血的男子慌慌张张的跑了进来。

  石坚一脸冷森的坐在沙发上,周伟沾满了满脸惶恐的喽啰。

  “石爷,胡家挑这个时候向我们开战,我觉得会不会是我们之中出了内奸!”那名目光透露着睿智的男子说道。

  “孔子,你分析的没错,胡家这个时候跟我们开战,一定是知道了霸爷受伤的消息。”

  “霸爷是小刀请出来的,石爷你看这内奸会不会就是小刀?”

  “小刀呢?赶紧让他滚出来!”石坚对一众手下咆哮道。

  可是下面却没有一个人回答,过了好一会,一名原本是小刀直系小弟的喽啰,满脸惶恐的站了出来。

  “石爷……石爷,刀哥他早上拿了场子里一大笔钱,说是要去靖呈办一笔大买卖……”

  碰的一声巨响,那张大理石的茶几被石坚拍成了碎块。

  “该死,我一定要拔了他的皮!”

  “石爷现在不是发火的时候,当下我们应该想想要怎么才能抵挡胡家?”孔明说道。

  “抵挡,怎么抵挡,霸爷受伤了,我们那什么抵挡胡家那个老家伙!”

  一听到胡家老家伙五个字的时候,KTV内,所有人脸色都显得异常凝重,那可是和霸爷同层次的存在啊。

  “罢了,罢了,先让兄弟们去抵挡一阵,我和胡家谈谈,大不了把清溪市送给他们,我不能让跟我石坚多年的弟兄白白送死。”说出这句话后,石坚仿佛一瞬间憔悴了许多。

  “石爷……”一众喽啰眼眶湿润的看着石坚。。

  石坚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进了房间,显然是找胡家谈判去了。

  “胡家主,你这是什么意思,清溪市一直都是我的地盘!”

  “呵呵,原来是石老大,咱们名人不说暗话,清溪市原本就是我们胡家的地盘,只不过是被你抢去的,现在我们胡家只不过是拿回原本就属于自己的东西!”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略显阴沉的中年男子的声音,正是靖呈市胡家,当代家主胡霸天。

  面对胡家家主,那咄咄逼人的语气,此刻石坚只能选择妥协,刚刚和胡家家主说出那番话,只不过是不甘心,将自己打拼多年的拱手让人。

  现在霸爷受伤,石坚就像是失去毒牙的毒蛇,对胡家的威胁,已经降低到了一个微乎其微的地步在也难以撼动胡家的根本。

  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石坚长长的吐了一口气,一张本已有些憔悴的脸,此刻晓得更加落寞,在没有了往日青红会老大的威严。

  “我可以把清溪市让给你,不需要你们胡家浪费一兵一卒,只希望你不要赶尽杀绝,能放过的手下!”石坚缓缓的说道。

  闻言,电话那头传来一阵得意的狂笑。

  “哈哈,想不到石老大这么识实务,你放心只要你的手下保证不反抗,我一定放过他们。”

  对胡家威胁最大的,就是霸爷,既然现在霸爷已经受伤了,其他杂鱼胡家家主还真没放在心上。

  而且就算霸爷日后恢复了,想要找回场子,那时候清溪市已是完全落去自己的掌控,他也无力回天。

  结束了和胡家家主的谈判,石坚整个人仿佛虚脱了一般,瘫做在沙发上。

  “石爷,只要兄弟们还在,等霸爷恢复了,我们一定能找回场子的!”站在一旁的孔明出言安慰道。

  “但愿吧,走我们去看看霸爷和那小子。”说罢石坚起身走出房间,向KTV一间相对僻静的房间走去。

  房间里,任宏宇受伤的肩膀已经被包扎好了,此刻一张原本白白净净的脸庞显得更加苍白,一双眼睛紧紧的闭着,就在石坚和孔明进来的时候,任宏宇那长长的睫毛微微的动了一下。

  “能把霸爷打伤,这小子比我想象的还要厉害!”石坚看着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的枯瘦老者,语气凝重的说道。

  “是啊,想不到任小兄弟,年纪轻轻竟然这般厉害!”显然孔明对此也是极为赞同。

  “啊……!”任宏宇挣扎着坐了起来,因为牵动了伤口,不由的痛得哼出声来。

  闻言,石坚、孔明满脸惊愕的回过头,像见鬼了一般,紧紧的盯着任宏宇。

  被两个大男人,一动不动的盯着,任宏宇感觉浑身不自在。

  “石爷,你们干嘛怎么看着我?”

  被任宏宇这么一问,石坚两人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任小兄弟,想不到你这么强悍!”

  “呵呵,我只是失血过多,才会晕倒的。”任宏宇微微一笑道。

  仅仅是失血过多,把霸爷打伤了,自己仅仅是失血过多。

  石坚一想到任宏宇的强悍,后背不由的有些发寒,还好自己当时没有因为一点小冲突,和任宏宇撕破脸,不然不就等于给自己树了一个大敌。

  “石爷,我母亲她怎么样了?”回过神来,任宏宇立马想到了病重的母亲。

  “任小兄弟,你放心吧,石爷已经和医院打过招呼了,现在你母亲已经做完了手术。”孔明开口说道。

  “谢谢!”任宏宇目光真挚的对石坚说道。

  “没事!”石坚无所谓的摆摆手道,语气中充满了无奈苦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