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眼神能杀人的话,任宏宇现在早已被楚天浩用眼神杀死了无数次。

  似是感觉到了楚天浩那怨毒的目光,任宏宇转过头,一双眼睛似是不经意的瞟了三人一眼。“希望你们最好别做的太过分,不然我会让你后悔的,别人怕你,不代表我也怕你。”

  整个中午的课程,就如同所有的高中一样,在紧张的氛围中平静的度过了。

  “难道他们不打算找自己麻烦了?”任宏宇心里充满了疑问。整整一天楚浩天都一直乖乖的坐在教室,并没有什么异常举动。

  “喂!木头你想什么呢?还要不要去吃肯德基了?”

  闻言任宏宇回过头,见孙蕊、左旋夕已经收拾好了东西,正站在自己课桌前。

  “呵呵,没什么,走吧去吃肯德基。”

  “老大,那臭小子好像要和左旋夕去吃肯德基。”王涛说道。

  此刻楚浩天一张原本俊俏的脸庞,阴沉的可怕,一双拳头也因用力过猛,指关节都已经发白。

  “凭什么!凭什么那臭小子可以跟左旋夕一起吃饭!”

  想到自己一次次被左旋夕拒绝,在看到此刻一直以来自己最看不起的家伙正跟左旋夕暧昧不清,偏偏自己对此毫无办法。

  “老大,王哥来了。”张卫满脸兴奋的跑了过来。

  闻言,楚浩天抬头果然看见王倖向自己走来。

  “我说楚大少你好歹也是校园恶霸之一,怎么连个没什么背景的臭小子都搞不定。”

  听着王倖的冷嘲热讽,楚天浩强压下心中的怒火,陪笑道:“我哪有王少那么牛逼,虽然以前咱两因为左旋夕的缘故,不怎么对头,但现在咱们有共同的敌人。”

  “楚少你说的没错,现在咱们有共同的敌人,我决定帮你。”一想到自己上次被任宏宇教训的场景,王倖就觉得窝火。自己堂堂校园恶霸尽然会被一个什么背景都没有的家伙狠狠地收拾了一顿。这要是传扬出去。拿自己以后还怎么在学校混。

  “那就多谢王少了,改天一定请你吃饭。”

  “感谢到不用,不过你也知道刀哥是什么身份,请他出手,这难免要上下打点打点。”王倖一脸奸笑的说道。

  “呵呵,费用自然由我来出。这有一万块,我这个月就这么点了!”说着楚浩天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王倖。

  “爽快!没问题,现在我就去联系刀哥。楚少你就等我的好消息吧!”

  看着一脸兴奋跑出教室的王倖,楚天浩嘴角划过一抹残忍的笑容。“臭小子这次你还不死。”

  陪两女吃完肯德基,任宏宇推着车子漫步在清溪市的夜色中。

  “哎,看来自己必须的思考一下该如何赚点外快了,每个月三千块的工资,对于现在的自己来说无疑是杯水车薪。”

  跟往常一样,任宏宇骑着车来到医院,陪妈妈说了一会话,在妈妈不停的催促下走出了病房。

  在病房门关上的那一刻,透过门缝任宏宇看到林婉清那张越来越憔悴的脸,心里狠狠地揪了一下。

  一双瘦小的拳头狠狠地捏在一起,“变强!自己一定要变强,让父母不在那么辛苦。”

  回到自己那个狭小的家,看着冷冷清清的四周,原本自己也有一个快乐温馨的家,但自从妈妈生病以后,就那种快乐就很少出现了。

  复习了一下白天所学的知识,盘腿坐到床上,重复着每天的修炼。

  一家装饰豪华的酒吧里,各种音乐的嘈杂、人群的咆哮充斥这每个角落。几个衣着暴露的香艳女郎在舞池中扭动这身躯,无数狼友双眼放光盯着几个女郎的MM,口水直流,却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占便宜,只因为这座酒吧的主人是刀哥。

  酒吧一个昏暗的角落里,一个三十多岁,脸上有一天狰狞刀疤的男子正慵懒的靠在沙发上,一个年轻女郎正蹲在男子的夸间,为其坐在某种运动。

  过了好一会,男子这才睁开眼睛,赞赏的摸了摸女郎的脑袋。“不错嘛,臭娘们技术又进步不少!”

  “谢谢刀爷夸奖!”女郎一脸媚笑的说道。

  “刀哥,我都等你两个小时了,你到底能不能帮我?”

  闻言男子转头看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少年,笑道:“呵呵,王少说笑,不就是教训一个学生嘛,我待会随便叫几个兄弟跟你去,还不是虐死他。”

  “刀哥,这次不同以前,那个叫任宏宇的小子很是能打!不然我也不会来找刀哥你了。”

  “什么?你说那个学生叫什么?”一听到任宏宇的名字时,男子一下子就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任宏宇啊?”王倖见刀哥反应异常,心里咯噔一下,暗道:“那臭小子不会和刀哥有什么关系?要真是那样可就大大的不妙了!”

  “王少不用担心,实不相瞒我和那小子也有仇。”刀哥恶狠狠的说道。

  一想到上次自己二十多个兄弟被任宏宇狠狠地收拾了一顿,刀哥就感觉脸颊发烫。

  一听到刀哥竟然也和任宏宇有仇,王倖心里简直乐开了花。“了几眼。任宏宇无所谓的笑“王少,你先回去吧,你放心我一定狠狠的教训教训那小子。”

  长发飙了,急忙追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朝任宏宇恶狠狠的登了“刀哥,石爷不是很看中那小子吗?我们这么做恐怕不太妥当?”刀哥身旁一名喽啰说道。

  “哼,到时候我们就把责任全推到那个姓王的身上,就说我们以为只是帮忙教训一个普通学生,并不知道是那个任宏宇。”

  “可是即便如此,我们也收拾不了那小子,那小子完全就是个变态!”想到上次任宏宇出手时的场景,包括刀哥在内所有的混混都感到后背一阵发寒。

  刀哥定了定神,一脸冷森的说道:“这些我都知道,所以这次我打算请霸爷亲自出手!”

  一听到霸爷两个字,所有的混混脸庞上都升起一股狂热的崇拜之情。

  没人知道这个所谓的霸爷真名叫什么,不过清溪市只要是有一定背景的人都知道,石坚之所以能在清溪市呼风唤雨,连市委书记都要让他三分,有一半的原因是因为那个霸爷。

  “呼!”任宏宇睁开双眼,从口中吐出一口长长的浊气,活动了一下筋骨,起身下床,站在巨大的穿衣镜前,看着镜子里那张稚气消瘦的脸庞,一阵失神。

  “最近修炼了这么久,除了感觉身体比以前更加强健,力气也比以前更加大,好像没什么进步的感觉!”任宏宇喃喃自语。

  j更新最快上:7酷匠.网

  “修炼这种事没有老师指导,看来还真是不行,不知道自己有没有机会能找到一个这方面的老师。”

  长发……不过那是几乎不可能的事,修炼者在这个世界上都不知道还有没,可况就算有的话,自己能不能遇到还是一回事。

  “一切随缘吧!”任宏宇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抓起书包,向楼下冲去,骑上自己那辆破自行车,迎面吹来的冷风让任宏宇微微有些沉思,不知不觉自己真的变了好多。

  短短几十分钟的路程,几乎是一转眼就过去了,走进教室,看看正在埋头苦读的同学,任宏宇也不甘落后,自己已经答应了父母,就绝对不能让他们失望。

  掏出课本,任宏宇认认真真的看了起来。

  长发飙了,急忙追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朝任宏宇恶狠狠的登了几眼。任宏抬起头,映入眼帘的正是左旋夕那张完美无瑕的俏脸。

  “嗯。”任宏宇也不客气,伸手接过了左旋夕递来的牛奶,冲她微微一笑。

  任宏宇心里清楚自己跟左旋夕之间的差距,一个是市长千金,一个是默默无闻的穷家小子,这中间的差距不言而喻,不过任宏宇有信心自己能超越这差距,所以现在谁也没有去捅破那层薄薄的纱纸。

  长发飙了,急忙追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朝任宏宇恶狠狠的登了几眼。任宏宇任宏宇收好课本,见左旋夕也已经收好了,微微笑道:“左旋夕同学,不介意跟我一起走吧?”

  闻言,左旋夕看了任宏宇一眼并没有说什么,拿起书包,率先走在前面。见状任宏宇自是快步跟了上去。

  走到楼梯口,任宏宇看到楚天浩、王倖几个校园恶霸正凑在一起兴奋的议论着什么。

  见任宏宇朝他们看来,楚天浩抬头对任宏宇一阵冷笑,还不忘比了比中指。

  对此,任宏宇只得无奈的笑了笑。“看来上次给他们的教训还是不够深刻啊!”

  “踩踩!”左旋夕冲任宏宇挥了挥手。

  “嗯,明天见!”目送着左旋夕的车子渐渐驶远,任宏宇骑上自行车,开始向医院赶去。

  刚来到妈妈病房门口,任宏宇就见到一群穿着白大褂带着口罩的医生急急忙忙的推着一个中年妇女向急救室走去。

  “翁的一声,任宏宇只感到脑袋里一片空白,那个中年妇女正是任宏宇的妈妈,此刻林婉清一张苍白的脸庞显得更加虚弱了,眼睛紧紧的闭着,有些花白的头发飘出一个个令人心酸的弧度。

  “医生!医生求你想想办法救救她!”一道充满无奈焦急的声音在走廊里回荡。显得那么无助。

  “哎……虽然你们很可怜,但医院的规矩也不能坏,你们还是尽快准备手术费吧,病人撑不了多久了!”穿着白大褂的医生拍了拍任恒杰的肩膀就走开了。

  “爸,妈她的病情又恶化了?”任宏宇看着眼前这个仿佛一瞬间苍老了许多的男人,眼睛微微有些湿润。声音也显得有些沙哑。

  “儿子,爸爸是不是很没用啊?”任恒杰双手抓着那蓬乱糟糟的头发,一双眼睛深深地凹陷,布满了血丝。

  “爸,你是世界上最伟大的男人,一直都是,您放心,妈她一定不会有事的!”任宏宇右手插在裤兜里,紧紧的捏着那张石坚的名片,现在这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听到任宏宇那充满坚定的语气,任恒杰心里不知为何竟然升起一股强烈的希望。

  “爸,您在这好好照顾妈妈,我这就去想办法!”说罢任宏宇就窜了出去。

  “宏宇,你不能为了……”

  “放心,老爸,我不会做出违背原则的事情!”任宏宇回头给了任恒杰一个坚定的眼神。

  看着逐渐远去的那道瘦小的背影,任恒杰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想不到我任恒杰竟然会沦落至此,不过还好还有这么一个儿子!”

  “喂,是石爷?”

  “呵呵,任小兄弟,我就知道你一定会给我打电话的!”

  “别废话,我答应你的要求,不过我绝不会做违背自己原则的事,要是你同意我的这个要求,那我们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好,我石坚想来是惜才如命,四十万我给你准备好了。雪狐KTV”

  挂断电话,任宏宇一路向雪狐狂奔而去,路上的行人只看到眼前一道淡淡的黑影略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