叮叮……一阵急促下课铃声响了起来,同学们各自收拾着刚刚老师发下的试卷,任宏宇看着课桌上那几张雪白的试卷,嘴角划过一抹无奈的苦笑,自己现在担心妈妈的病情,哪里有心思去做试卷,随后顺手将试卷塞进了抽屉。

  “任宏宇,要不要一起走?”

  “好啊!”任宏宇回头看着眼前那张犹如天仙般的脸庞,微微笑道。

  在全班男生那充满羡慕嫉妒恨的目光注视下,两人有说有笑并肩走出了教室,四组最后排,楚浩天看着任宏宇的背影,一双拳头捏的咔咔作响。

  ”老大,要不要我们偷偷跟在那小子后面,找个僻静的地方狠狠地教训他一顿?”

  楚浩天沉思了片刻,想到任宏宇和自己的梦中女神有说有笑的画面,以及每次面对自己的挑衅是那轻视的眼神,心里一横,回头对张卫、王涛招了招手说道:“这次我要让那小子知道跟我楚浩天抢女人绝对没有好下场!”

  看着气势汹汹走出教室的楚浩天三人,教室里那些正埋头做试卷的学生心里不紧为任宏宇暗暗捏了一把冷汗,要知道楚浩天三人在学校里那早就是恶名远杨,被他打进医院的学生没有一百也有几十。

  和左旋夕走在校园小道上,感受着身边来来往往众多男性同胞那充满嫉妒的目光,嘴角再次划过一抹无奈的笑容。

  尽管任宏宇脸上无奈的笑容转瞬即逝,但又怎能逃过细心的左旋夕,当下左旋夕转过头,一双美目紧紧的盯着任宏宇。

  ”你干嘛那么看着我?不会是对我有什么不良企图吧?”任宏宇双手抱胸做出一副小生怕怕的模样。

  ”切!别自恋,我只是想问,跟我一块走,你是不是很不愿意啊?”

  ”怎么会,能跟校花一块走,是我莫大的福分,我只是怕会因此伤了众多男同胞那脆弱的心灵!”

  ”算你识相!怎么今天你变得这么油腔滑调?”显然左旋夕对于任宏宇的回答很是满意。

  “呵呵,可能是快要那全班第一了,开学吧!”

  想想明天陈大福就要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自己道歉,任宏宇心里不由得升起一股快感。

  “嗨!小夕夕我没打扰到你们两吧?”一脸坏笑的孙蕊向任宏宇两人跑来。

  “死丫头,你是不是嘴痒了?”被孙蕊这么一说,左旋夕俏脸不由的挂上了两抹红霞。

  “别,大不了我不说了嘛!”孙蕊看着左旋夕那恶狠狠的目光,赶忙连连摆手说道。

  不知不觉三人打打闹闹就走到了学校门口,短短五六分钟的路程,却是自妈妈生病以来任宏宇过得最开心的一段时光。

  “任宏宇,明天见了,拜拜!”

  “木头,希望明天你能如愿拿到全班第一,好好教训教训那个讨厌的胖子!”

  “放心吧!我不会让你们失望的。。”任宏宇目光坚定的说道。

  目送两女分别上了车,任宏宇推着自己的破自行车,慢慢的朝着医院的方向走去。

  “老大,你看那臭小子就在前面,呆会我们就能好好收拾他了。”说话的正是王涛。

  一只推着一辆破自行车慢慢走在前方的任宏宇,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神情。

  任宏宇推着破自行车走了一段路,环顾了一下四周,并没有多少行人经过,便抬腿走进了一条僻静的小巷。

  “老大,那小子走进前面那条小巷了。”一直暗中盯着任宏宇的王涛说道。

  “小子,这次你死定了!”说罢,楚天浩快步向任宏宇走去。

  三人刚走到小巷口,就听到任宏宇冷笑道:“我等你们很久了。”

  三人看到任宏宇此刻正双手插在裤兜里,一脸冷笑的看着他们,满脸的不可思议。

  “老大,你看着小子,不会有什么古怪吧?”张卫小心翼翼的说道。

  “操,这臭小子就是在装逼,给我上,往死里打,出事了我负责!”楚天浩咆哮道。

  既然老大都发话了,张卫、王涛两个做小弟的自然一起气势汹汹的向任宏宇扑去。

  看着来势汹汹的两人,任宏宇嘴角扬起一丝不屑的笑容。

  碰碰的两声,张卫、王涛两人已经捂着肚子,一脸痛苦的趴在楚天浩脚下,这一幕发生的实在太快,楚天浩一双眼睛瞪的大大的,看向任宏宇的目光充满了震惊。

  看着楞在原地的楚浩天,任宏宇推起自己那辆破自行车缓缓的向小巷口走去,在经过楚浩天身旁时,低声的说道:“希望你下次不要干那么愚蠢的事情,不然我不敢保证下次还会不会在像这次这么客气了。”

  面对任宏宇的威胁,楚浩天生不出一丝反抗的念头,依旧呆呆的楞在原地。

  看着推着破自行车,一步一步走向远方的那道瘦弱的背影,张卫、王涛挣扎着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震惊的看向楚浩天。

  “老大,想不到那小子这么厉害!”

  “哼……不过就是打架厉害一点!怕什么,等我跟王倖联系一下,让他请刀哥出手帮忙收拾这小子。”楚浩天恶狠狠的说道。从小到大,他楚浩天还没被人这么威胁过。

  张卫、王涛两人一听到自己老大既然能请到刀哥帮忙,心里都是一喜。刀哥是谁?那可是真正的黑社会,青红会石坚的手下。

  在经过刚刚的一幕小插曲,已经耽搁了不少时间,当下任宏宇骑车的速度不由得加快了几分,不一会任宏宇就来到了清溪市第一医院。

  ”哎……婉清,都是我拖累你了,要不是当年我……”

  “杰哥,你别那么说,能陪在你身边就是我最大的幸福,况且我们还有宏宇不是吗?”见任恒杰一脸苦闷的表情,林婉清出言安慰道。

  “当年?当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原来任恒杰夫妇两的谈话正好被赶到病房门口的任宏宇听到。

  “既然父母不跟自己说,那他们一定是不想告诉自己,等自己变得足够强大的时候,有能力为父母分忧的时候,他们自然会告诉自己。”这也令任宏宇心里变强的决心更加坚定。

  “妈,你感觉怎么样了?”

  闻言,林婉清抬头看着眼前这个瘦瘦弱弱的少年,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儿子,你不用担心,只要你考上名牌大学,妈就心满意足了!”

  “是啊,宏宇你可不能让你妈失望!”任恒杰也在一旁符合道。

  林婉清的话无疑又一次很很刺激了任宏宇的内心。“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们二老失望的。”

  “你放心吧妈!这次考试我还考了全班第一呢。”

  “呵呵,我就说我们宏宇一定不会让我们失望的!”林婉清脸上幸福的笑容更加浓郁了,只是与她那苍白的脸庞显得格格不入。

  就连一只苦闷的任恒杰脸上也难得的漏出来了笑容。

  在父母的催促下,任宏宇只得无奈的回家去看书。

  ”哎……看来妈妈的病不能在拖了,希望他们能理解我的选择,不过我一定不会违背自己的原则的”任宏宇轻轻的放下手中的课本,一双眼睛静静地看向那一片漆黑的夜空。

  洗完澡,任宏宇盘腿坐在床上,开始了每天的修炼,感受着灵气进入体内所带来的那种难以言明的舒畅的感觉。任宏宇渐渐进入了冥想状态。

  东方渐渐泛起一抹光亮,清溪市这座巨大的城市开始从不同的角落涌出密密麻麻的人群,忙碌的一天又开始了,任宏宇睁开眼睛,似是有一道精光从他眼中射出。

  舒舒服服的伸了一个懒腰,任宏宇感觉到体内那充沛的精力,微微一笑,似乎自己的实力又有所精进。

  快速的洗脸刷牙,草草的吃了两口早餐,出门推上自己那辆破自行车,开始向学校走去,既然自己已经决定要好好学习,自然不能做迟到的坏学生了,何况今天自己还等着陈大福给自己当众道歉。

  想到此处,任宏宇骑车的速度不由的又加快了几分,看着眼前那熟悉的校园,此刻任宏宇才觉得自己真正属于这座学校。

  挺好那辆破自行车,挎着那个洗的发白的书包,向教室走去,任宏宇走到教室门口,冤家路窄,楚天浩三人也正好要进教室。

  任宏宇抬头淡淡的看了三人一眼,抬脚就走进了教室。看着任宏宇的背影,楚天浩冷哼一声。“小子先让你嘚瑟几天,我会让你知道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

  任宏宇自然是听到了楚天浩三人的嘀咕,心里冷笑不止,显然的确有些人自己惹不起,但他楚天浩显然不在此列。

  “怎么你今天来的那么早?”任宏宇刚刚坐下,身后的左旋夕便好奇的问道。

  “是啊,木头,是不是今天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既然没迟到!”孙蕊也插嘴道。

  “呵呵,今天可是陈大福给我道歉的大日子,我自然不能迟到了。”

  闻言,两女都是撇了撇嘴,做了下去不在说话。

  其实真正的原因只有任宏宇自己知道,自己现在每晚不用在去上班,自然不会迟到了。

  任宏宇从抽屉里拿出昨天刚发的试卷,低头认真的做了起来。

  这一举动,令的全体同学都很震惊,以前这家伙每天早自习除了睡觉就是睡觉,今天怎么转性了?

  第一堂课就是班主任陈大福的化学,随着上课铃声响起,陈大福哪肥胖的身影出现了众人的眼前,此刻陈大福一张脸黑的都快跟锅底一样了。

  “同学们,由于这次期中考试,我们班表现突出,所以接下来就由校长亲自为你们宣布这次的成绩排名。”

  陈大福话音刚落,全班就开始小声议论起来,“想不到这次竟然是由校长亲自来宣布成绩排名!”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的时候,一个头发花白,戴着眼镜大概五十岁左右的男子走了进来。

  “同学们静一静,你们这次考的很好!”

  听到校长接下来要宣布成绩排名,同学们都屏住呼吸,教室显得很是安静,仿佛一根针掉到地上都能听到。

  任宏宇则是显得很冷静,只是静静地等着校长的下文。

  “这次你们班的成绩总体上超过了重点班!特别是任宏宇同学,他的进步让我感到惊讶,这次他的总成绩名列全级第一!”校长那淡淡的话语犹如一颗重磅炸弹一下子在教室里炸开了锅。

  “靠,这小子也太逆天了,全级第一啊!我什么时候也能考到。”

  “看来这次有好戏看了!”

  各种议论层出不穷。

  “大家静一静,我希望你们继续努力,咱们清溪三中的希望就寄托在你们身上了,特别是任宏宇同学。”

  听到校长再次强调了任宏宇,陈大福的脸色更黑了。

  就在这时,任宏宇换换站起身了,陈大福看到任宏宇站了起来,顿时心里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觉。

  “陈主任,现在我做到了你的要求,您是不是也该兑现你的承诺了?”

  任宏宇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却犹如一把重锤,重重的打在了全体同学的心脏上。教室再次陷入寂静。

  `g酷匠Bp网s正版首c发c…

  ”你……“陈大福气的浑身发抖,让他当着全班的同学给一个学生道歉。开玩笑,要是自己真那样做了,那以后自己的威严也就荡然无存了。

  “这是怎么回事?”校长回头一脸严肃的看着陈大福。

  “校长……这……这……”陈大福结结巴巴的说道。

  “校长,陈主任说了,要是任宏宇考了全班第一,他就当着全班同学的面给他道歉!”

  校长刚一发问,下面立马就有学生学道出了事情的前因后果,可见陈大福有多么的不招学生喜欢。

  “胡闹!简直就是胡闹!陈大福,学生现在正处于高考的重要关头,他们需要的是鼓励,而不是谩骂!我看你你这主任也不用当了!”校长怒气冲冲的说道。说罢,便转身朝教室门外走去。

  “校长您听我解释啊!”陈大福见校长发飙了,急忙追了出去,临走前还不忘朝任宏宇恶狠狠的登了几眼。

  任宏宇无所谓的笑了笑,做到座位上看起课本来。

  “想不到你这么厉害,既然考了全级第一!”左旋夕说道。

  “是啊!是啊!木头你太厉害了,不过我的肯德基就泡汤了。”孙蕊一边说还一边漏出一副痛心的样子。

  “呵呵,没事,等放学我请你吃肯德基,就当是庆祝我考试考第一了。”

  “好耶!今天真是太高兴了,不光能看到陈胖子出丑,还有人请吃肯德基!”孙蕊一脸开心的说道。

  “你也一去去吃吧?没有你的辅导我也不能考那么好。“任宏宇回头对左旋夕说道。

  左旋夕略微想了一下,还是点头答应下来。“想不到自己第一次跟男孩子吃饭的对象尽然会是任宏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