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张青松家时,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虽然还有呼啸而过的车辆,稀稀疏疏的人群,但和七八点钟相比,已经少了很多。

  此时已是深秋,阵阵夜风吹来,让人感觉格外的寒冷。任宇宏父子二人都憋了一肚子火,不仅没借到钱,反而遭受了一顿极伤自尊的羞辱。

  “你必须变强,变得很强很强,为了一雪今日之耻,更了让自己的家庭能够过得好一点,而不是像现在受尽侮辱,却无可奈何,而不是像现在连三十万都拿不出来。”任宇宏心里一遍又一遍地对自己如是说。

  他长这么大,还从没受到过这样的羞辱。

  “你有没有觉得爹很没用,连三十万都拿不出来。”任杰长叹道。

  “没有呀。”任宇宏道:“您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为了这个家任劳任怨无怨无悔,特别是今晚,您为了凑钱给妈妈治病,已经完全放弃了所谓的尊严。这是几个人能做到的?我们穷一时,但不会穷一世,我们父子同心,一起努力,终有一天,可以会让张青松为今晚的话语付出代价的。”

  “说得对。想我任杰,经过这些年的颓废,竟然已经彻底没有了当年的自信和底气。”任杰仰望天空,似乎在对儿子说,又似乎在对自己说。

  任宇宏发现,此时的父亲,不知为何,竟然有了一股睥睨天下,俯视苍生的气质。这种气质岂是一个市井小民所能具有的?

  “你明天还要上学,回家去吧。我去医院照顾你妈妈。”任杰低下头颅,对任宇宏笑道。那股随之消失。

  “我跟老师请过假了,我跟你一起去吧,否则我心里不安。”任宇宏道。

  “好吧。”任杰想了想,答应了任宇宏的要求。

  夜向纵深处滑去,街道上几乎已经杳无人烟,偶尔有一车辆通过,发出的响声格外刺耳。

  此时的市第一医院,显得空空荡荡,冷冷清清,不管多么轻微的声音,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任宇宏看了看病床上的正在呼吸氧气的妈妈,又看了看床边凳子上的父亲。右手在裤包里不断的摸索着。裤包里有石坚留个他的名片。

  只要拨打名片上的号码,自己立刻就能得到四十万,妈妈的病也就可以医治了。在现在这种情况下,其诱惑实在是太大了。他好几次把手机都拿了出来,但最后还是放弃了。

  “爸,我问你个事。”他鼓了鼓勇气,道:“如果你急需钱,用某种方法,能很快得到一笔的钱,但是得做一件违背你原则的事,你会不会去做?”

  “你要干什么?”任杰眉头一皱,顿了顿还是道:“车到山前必有路。很多时候虽然很困难,但总能挺过去,有些事一旦做了,就万劫不复,用八辈子也弥补不了。”

  “我懂了。”任宇宏点点头。决定暂时不打这个电话。看看情况再说吧。如果明天情况没有多大改善,纵然万劫不复也要打这个电话了。

  为了妈妈,万劫不复又如何?

  第二天一早,任宇宏直接从医院赶到了清溪三中。

  第一节课恰好的班主任陈大福的化学课。

  陈大福把课本往桌子上一放,干咳一声,道:“任宇宏,昨晚你没来上晚自习,也没跟我请假。你干什么去了?”

  “我……没什么。”任宇宏站了起来,低着头,没多说什么。在这件事上,确实是自己错了,但关心妈妈病情而逃课,也情有可原。

  “好了,我也懒得说你。你的化学卷子我昨晚特意抽出来批改了,总共14分。别忘了你的诺言。”陈大福从课本中拿出了一张卷子,得意地道。

  理科总分750,化学108分,占了很大的分值。而任宇宏才考了14分,考全班第一根本没任何希望了。

  此言一出,全班立刻一片哗然。纷纷朝任宇宏看了过来,虽然其中不乏同情,但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b}最$S新章..节上酷Cu匠网

  “14分!老子闭着眼蒙,也要蒙个二三十分。真是一怂B。”

  “嘿嘿,不是号称好考全班第一吗?这回看来是悲剧了。”

  “哎,这就是不自量力的下场。我们可以好好欣赏他卷铺盖走人的样子了。”

  “看来班花辅导也没奏效呀。也许让人讨厌的老板说的没错,他就是一坨扶不上墙的烂泥。”

  ……

  张晓燕看了任宇宏一眼,眼中鄙视更深了。这小子不知道量力而行,活该。

  陈大福扫视了一眼全班同学,又道:“为了免得以后有人说我故意给他低分,这张卷子你们可以随便看,卷子里面有一张参考答案,看看我是否批得公正合理?”

  说着,把卷子传了下去,给同学们轮流着看。

  任宇宏镇定地坐在座位上,静静地看着这一切,听着同学们的议论,没有丝毫慌乱,甚至脸上还带着一丝笑容。

  左旋夕用笔使劲戳了戳任宇宏,等任宇宏转过身去,焦急地道:“你怎么搞的,怎么才考14分?这次化学的很多题目,我给你看的参考书上不是有类似的吗?”

  “嘿嘿,看来你请我吃肯德基是吃定了。”孙蕊没心没肺地道。

  “没事,不是还有三科吗?”任宇宏淡淡笑道。

  “化学108分,占的比重很大,而你考这么低的分,靠其他三科,不可能把你拉到全班第一,况且这次的数学很难,根本考不了高分。枉我这么费心费力的帮助你,也太不争气了。”左旋夕有些愤怒地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

  左旋夕一直是个很温柔很有礼貌的人,看她现在这幅样子,任宇宏知道,她真的为自己动怒了,心中不禁有些感动。郑重地道:“相信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一个人肯为另一个人动怒,说明他在乎那个人,至少他是把那人当成朋友的。

  左旋夕看了看任宇宏那淡然的样子,撇了撇嘴,不知道该说什么,无奈的叹息一声,低下头,不再理任宇宏。

  化学考14分,她实在想不出任宇宏还有什么方法能考全班第一,除非其他几科接近满分。但这根本不可能。这次的试题虽然英语、物理、生物都比较简单,但那数学真的很难,自己都有好多不会做。

  “各位同学,我改的卷子算公正吧。”陈大福道。

  众人纷纷点头称是。这何止公正呀,还多给了任宇宏几分,否则他连十四分都考不得。

  下课后,楚浩天刻意跑到任宇宏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嘿嘿,小子,记得你考试前不是很狂妄吗?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现在悲剧了吧?估计后天,这次月考成绩和排名就会出来,我劝你还是现在就卷铺盖滚蛋,免得到时候丢人,还得再受一番陈大福的羞辱。”

  “你确定我考不了第一了?”任宇宏淡淡道。

  楚浩天一怔,他实在想不到到此时此刻任宇宏还能以如此口气跟自己说话,一拍桌子,大声道:“老子对天发誓,你要是能考全班第一,老子给你舔脚丫子。”

  他这话声音很大,班里的每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所有人都朝他看了过来。左旋夕张1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最后还是没说。她现在对任宇宏真的很失望。

  14分,这可是楚浩天这种全靠蒙题烂学生才应该得到的分数。

  楚浩天看着全班同学都朝自己看了过来,扯着嗓子又吼了一句:“大家可以对我今天说过的这话作证。”说完大摇大摆的离去。

  任宇宏摇头一笑,不由自主的又想到了住在医院的妈妈,神色变得黯然起来。这才是他现在最担心的事情,至于月考成绩的事情,只能说好戏还在后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