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妈病情发作,现在在市第一医院,你回去后,家里可能没人,你自己弄点吃的吧。”

  他心里清楚,既然进来清溪市第一医院,那就说明情况很糟糕。

  他哪里还有心情弄饭吃,回到家把这些日子打工挣的钱全部放在书包里,出门拦了辆出租车,直奔清溪市第一医院。

  到医院后,就见父亲正在缴费窗口焦急地来回走动。

  “爸,我妈怎么样了?”任宇宏道。

  “你怎么来了。她没事。”任杰刻意的装出一副镇定的表情,道。

  就在这时,一个医生走了过来,道:“赶快交费,不然我们也没法医治。”

  “医生,可不可以通融一下,先给我老婆输液,明天之内,我一定把钱凑够。”父亲满脸堆笑地道。

  “这个爱莫能助。这是规矩。”医生说完,转身就走。

  父亲长叹一声,站在原地,不知该如何是好。因为妻子的病,不仅花光了他为数不多的积蓄,还欠了一批债。几乎能借到钱的熟人朋友都像他们借过了。他也不知道现在还能去向谁借钱。

  “爸,还差多少钱?”任宇宏道。

  “这次要交六千,可惜我只有三千。”任杰蹙眉道。

  “我有。”任宇宏打开书包,从书包里把这几个月挣的几千多块钱全部拿了出来,递给父亲。

  “你哪来的这么多钱?”任杰看着儿子,脸色沉了下来:“你该不会是去干什么坏事了吧?我们虽然穷,但得有骨气,偷鸡摸狗之事,是万万不能干的。”

  任宇宏不敢看父亲的眼睛,低着头把自己在KTV打工的事情完完整整地说了一遍。并做好了等着父亲责骂的准备。

  “小孩子就应该好好读书,胡闹。”任杰本来还想多骂几句,但话到嘴边,却怎么也骂不出来。他这样做不都是为了他妈妈吗?也许他的方法不对,但这样懂事的孩子,又怎能骂呢?顿了顿道:“你别想太多,好好读书就行了,钱的事,我会考虑。”

  交了费用,医生开始救治妈妈,经过一晚的救治,妈妈的病情渐渐稳住。

  任宇宏父子跟随医生离开病房后,医生道:“你是病人的丈夫吧?她现在的情况非常严重。这次能从生命垂危中转醒过来也算奇迹,必须马上做手术换肾,否则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嗯。”任杰的表情显得痛苦而无奈。作为丈夫,连自己心爱的女人医病的钱都解决不了,这任何男人都无法忍受的。

  任宇宏看着父亲痛苦的表情,本想安慰几句,但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早点回去,我去你张爷爷家走一趟。”任杰想了很久。

  任宇宏自然知道父亲所说的张爷爷是谁。他名叫张松青,是一个房地产公司的老总,跟任宇宏一家是亲戚,不过张青松向来趋炎附势,狗眼看人低,根本看不起任宇宏一家,道:“你要去找他借钱吗?”

  “是。”任杰长叹道。

  “我陪你去吧。”任宇宏知道,如果不是被逼的实在没办法了,父亲绝对不会去找张青松的。

  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一派繁华盛世的景象,可惜这繁华喧嚣背后又有着多少世态炎凉?

  嘉华小区,是清溪市有名的别墅区。

  任杰犹豫了一下,把借钱的事情说了一遍。

  “三十万!”张青松很有深意地笑道:“三十万是不是太多了?”

  “张叔,求你借给我吧。”任杰道:“我有钱了一定会还给你的。”

  “嘿嘿,等你有钱。那需要一辈子,还是两辈子?”张叔冷笑道:“有的人,一百万我也借,因为他还得起,有的人一块钱我也不会借,因为他根本还不起。”

  “张爷爷,不借就不借,何必说的那么难听?”说话的正是一直不做声的任宇宏。

  张青松满脸嘲讽,“我说话难听吗?想要我说的好听,你得有让我说好听的话的实力,你有吗?”“嘿嘿,有的人不会穷一辈子,但有的人,注定穷一辈子,你们就是这样的人。”

  B酷匠“.网Sa首发+

  “你这话说的也太绝对了。人不能轻视任何一个人,特别是年轻人,因为他们有着无穷的未来。我相信不需要多长时间,你将会为你今天所说的话感到后悔,并付出相应的代价。”任宇宏直视着张青松。

  张青松哈哈大笑,突然脸色一变,“很多人年轻的时候都很狂妄,可惜到最后还能狂妄的不多。”

  “放心,我能一直狂妄下去的。”任宇宏转身对任杰道:“爸,我们走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