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晚自习后,任宇宏回家看了一会儿书,把卧室门关好,解开锁,从抽屉中拿出一本书来。

  这本书闪烁着一层金色的圣洁光辉,封面上有个古朴的大字,不知其是什么意思。正是几年前,任宇宏从屋子前那条小巷中捡到的那本无字天书。

  他打开天书,以心神感应里面记载的内容。研究了一会儿后,把书本放回抽屉,锁了起来。盘膝坐在床上,开始修炼练气术。

  练气是一门很复杂的修炼之法。任宇宏没有老师的指导,且无字天书中对练气很多基础性解说根本没有,他只能边猜边练,一路走得磕磕碰碰。

  他现在的修为到底是什么境界?该如何修炼才能更高效?要如何才能避免不误入歧途……,这些东西任宇宏根本无法知道。

  他唯一能知道的就是,通过速度,身体灵活性等的增强,可以判断出自己的修为又有了提高。

  “想要真正的在练气这条道路上走下去,看的真的找个师父才行。”这是任宇宏近年来最大的感触,没有师父指导,很多东西真的很难明白。可是这样的师父那里找去呢?

  他也从一些书籍上看到过,练气术可以为人治病。他也很想以练气术为妈妈治病,但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做?

  因为工作有了保障,妈妈的病也算稳定,任宇宏这段日子心中烦闷减少了一些,加之左旋夕殷勤之指导,不好推辞,他每天用来学习的时间差不多占了大半。

  他本就是一个非常聪明的人,加之底子摆在那里。经过这十多天的学习,很多知识他都掌握了,一些难度很大的题也能迎刃而解。月考考全班第一的信心也随之增大了不少。

  “以你现在的学习状态,考第一肯定没问题,加油哦。”左旋夕总是时不时地给任宇宏打气。

  “我不会让你失望的。”任宇宏点头道。不知为何,这段时间,每当看到左旋夕那无暇的笑容时,心中总是会显得格外慌张,甚至都有些不敢和她对视。

  有时候,任宇宏也会想,自己和左旋夕根本谈不上什么交情,她为何要如此卖力的帮助自己呢?

  也许仅仅是因为同情我吧。对于这个问题,任宇宏自然而然会想到很多答案,但这个答案也许才是最真实的答案吧。

  至于陈大福,依旧是老样子,只要有机会,一定要狠狠的辱骂任宇宏一番。不过任宇宏也不放在心上,他只等着月考的到来,以自己的实力,一洗所有的耻辱。

  同学们注意到了任宇宏这些天的变化,议论纷纷。因为左旋夕的缘故男生大多对他满是嫉妒羡慕恨,而女生则更多地八卦他每天如何学习。不过不管男女都有一个共同点,都认为他不可能月考考到全班第一。

  /最新章节^上h酷匠o网

  下晚自习的时间段,清溪三中的校门口总是显得特别拥挤。很多家长会特意来接自己的孩子,各种各样的车辆,停满了学校门口。

  任宇宏推着自行车,穿过拥挤的人群,刚要骑车离开,却被几个人挡了下来。

  “王哥有请,跟我们走吧。”一个学生趾高气扬地道。

  任宇宏自然知道他们口中的王哥是谁?清溪一中的头号霸王王梓。这些天他一直等着王梓来找他算账。淡淡道:“好啊。”

  说完,推着自行车,很配合的跟着那几个人而去。

  小巷幽静,偏僻脏乱。王梓站在小巷中,抽着烟,左手塞在裤兜里,看着前来的任宇宏,嘴角露出一丝冷酷的笑容。

  他对任宇宏笑盈盈地道:“听说这段时间,左旋夕给你当起了辅导老师,你艳福不浅呀。”

  “是她自己要这么做的,我可没求她。”任宇宏把破自行车停在一旁,“再说,她想怎么做,是她的自由,你管不着。”

  把烟头一扔,王梓的脸色变得阴沉起来,“她是老子喜欢的女人,我已经警告过你,离她远一点,没想到那晚你非但不听,还跟老子装13。像你这种货色,为难你没意思,给我们每人磕三个响头,远离左旋夕,我也就不跟你计较了。”

  任宇宏突然大笑起来,“你可真会说笑,你怎么不给我磕三个响头呢?老子就要跟左旋夕走近,你能奈我何?”

  王梓脸色铁青。在清溪三中,还没有谁敢以这种口气跟他说话。

  “打,往死了打。”一字一字,狠毒而愤怒的声音从他嘴里传出。

  五个学生一起朝任宇宏扑来。

  “我劝你们最好不要乱来,否则你们会后悔的。”任宇宏声音变冷。

  “哼,大言不惭。”一位学生一脚踹向了任宇宏的肚子,而另一位学生一拳砸向了任宇宏的头。

  任宇宏出手了,他动作太快,甚至这五个学生都没明白是怎么回事,就被全部打倒在地,鼻青脸肿。

  王梓明显的一怔,随即脸色一沉,拔出一把匕首,朝任宇宏的背后刺来。

  任宇宏仿佛没有发觉,只是满脸嘲弄地望着躺在地上的五个学生。眼看王梓的匕首就要把任宇宏的后背刺一个窟窿。任宇宏的身子突然动了,他左手后翻,一把抓住王梓的手腕,抢夺过他的匕首,同时肩膀猛力朝后一撞,他的身子连同王梓的身子,一同被撞到了一旁的墙上。

  王梓的身体被任宇宏的后背稳稳地抵住,他用尽全力,也动弹不得,脸色再也难以保持平静,出现了惊慌和恐惧。

  任宇宏突然左手往后一翻,锋利的匕首朝王梓的脖子杀去。

  “啊!”王梓吓得大叫,而他的几个小弟也吓得面无血色。

  匕首并没有插入王梓的脖子,而是贴着他的皮肤,插入了墙壁。因为皮肤被划破,丝丝的血迹出现在了王梓脖子上。

  任宇宏摇头一笑,离开了王梓,走到自行车边,“我早跟你说过,惹我会付出代价的,现在你们弄成这样,也怨不得我。”

  众人听着任宇宏满含讥讽的话语,没一个个敢反驳,他们被任宇宏刚才表现出的实力吓住了。

  “走了!”任宇宏一踩脚踏板,自行车载着他扬长而去。

  “老大,你没事吧。”见任宇宏离开,五个学生从地上爬起,走到王梓身边道。

  “没事。”王梓强行定了定神,才让自己的身体没有颤抖,以免在小弟面前出丑。

  “这任宇宏有点妖邪。妈的!看起来弱不禁风像个娘们似的,怎么这么能打。”一位学生骂道。

  “老子从小到大还没吃过这么大亏。我认识几个混社会的人,他们学过武术。你们凑点钱,请他们来废了这小子,我日!”王梓不甘地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