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了雪狐KTV的工作,也就失去了一个挣钱为妈妈治病的机会,任宇宏郁闷到了极致。虽然他知道每个月三千多块钱对三十万而言太过渺小。

  左旋夕用笔戳了戳他的背脊,“喂,你今天怎么闷闷不乐的,有什么心事?”

  “没有啊。”任宇宏转过头去,强笑道。

  “这个我能猜到,一定是跟楚浩天他们打架了,眼角的那团红肿就是证据。”左旋夕的同桌插嘴道。

  “这个真没有。不小心撞到的。”任宇宏无奈地道。眼角的红肿是自己在雪狐KTV跟二十多个混混打架造成的,这能说吗?

  “好了好了,别说这事了,距离月考只有20天了,你要好好准备,别忘了你可是要考全班第一的哦。”左旋夕笑道:“对了,你有没有什么不懂的?可以问我呀。当然,我随便说说啦,你这么聪明,自然不会有什么不懂的。”

  任宇宏心中很感动,这些日子中,在高三五班里,左旋夕是唯一一个主动而且诚心诚意帮助自己的人。目光移动,忍不住很用心地打量了左旋夕一眼。

  美,美的完美无缺!仿佛降落在人间的九天仙子,任宇宏感到他的心不由自主地狂跳起来......为了不怠慢佳人好意,下自习后,任宇宏随便找了几个数学题,向左旋夕询问。左旋夕也不废话,很详细地给他作了讲解。

  接下来的几天中,左旋夕每天都会要求任宇宏找几个题,让自己给他讲解,本来那些参考书上的题,任宇宏都能看懂,但盛情难却,加之他知道左旋夕是为了自己好,也就照做了。

  这一举动,自然引来的一阵嫉妒羡慕恨的目光,很多男生都气的咬牙切齿。

  “擦,这小子撞了什么狗屎运了?校花为他辅导。难道是因为他长得好看一点?”

  就连一直看不起任宇宏的同桌都感到纳闷:“左旋夕是不是神经错乱了,竟然如此卖力的为这个废物辅导?”

  这天下午放学,任宇宏骑着破自行车刚走出校门,就被三个男生挡了下来。

  为首的是一个长得颇为英俊的男子,身穿白衣,嘴角浮现着一抹玩世不恭的笑容。这人任宇宏认识,清溪三中最大混混学生王梓,其父是清溪市公安局局长,在学校里肆意妄为,无人敢惹,就连楚浩天见到,也得退避三分。

  不过这人跟一般的混混学生相比,有些不同,他学习并不差,每次考试都能在全级文科三十多名。

  他斜眼看着任宇宏,“听说你最近跟左旋夕走得很近,给老子注意着点,她是我的女人。”

  酷I{匠网AZ唯◇*一GM正版(F,g其他d都是$o盗9版

  任宇宏轻蔑地一笑,突然左脚一蹬脚踏板,破自行车轮子旋转,载着他扬长而去。

  王梓身边的两个学生恼怒异常,就要追赶任宇宏的自行车而去。

  “慢着,这里毕竟在学校门口,天又不黑。清溪一中还没有谁敢对我如此放肆,不让他对今天的行为付出十倍的代价,老子就不姓王。”王梓狠狠地道。

  回到家后,任宇宏的手机突然响了,是赵老板打来的。

  赵老板已经解雇了自己,按理说,自己和他再无任何瓜葛,他还打电话来给自己干什么呢?任宇宏疑惑不解地接通了电话。

  “喂,赵老板,你有什么事吗?”

  “啊,是这样的,我这几天好好考虑了一番,如果你愿意,可以继续到雪狐KTV上班,每个星期只要周末两天上班就行,但要上二十个小时,从早上十点上到晚上十点,月薪固定为三千元。”

  “真的?”任宇宏激动万分,他实在想不到会有这等好事,绝对是意外之喜。但随即又想到,周末上班,月薪三千,这可不是低收入,会不会有什么阴谋?但随即想到赵老板对自己还不错,应该不会坑害自己,而自己确实很需要钱,就去试试吧。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如果你愿意,这个周末就可以来了,我还有事,挂了。”

  赵老板挂完电话,斜靠在沙发上的石坚对他笑了笑,“老赵,我欠你一个人情,一定会还你的。这小子我很喜欢,我志在必得。”

  “石爷哪里话?能为石爷做事,那是我的福分。”赵老板道。

  “那小子每月的三千块,就由我来出吧。”石坚点点头道:“如果他你这里上班了,我就一定能摸清他的底细,到时候对阵下药,让他欠我天大的恩情,我就不信他不肯来为我做事。这些日子我要扩展业务,需要他这种人才。这点年纪就能打倒二十多个,好好培养几年,一定可以成为我的一号干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