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浩天作为清溪三中的三大霸王之一,欺负同学早已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用他的话说,每天不修理一个同学,都感觉全身不舒服。

  任宇宏的右手突然伸出,握住了他的手腕。他的巴掌在距离任宇宏脸颊三寸的地方,再也下不能前进分毫。

  这让楚浩天吃惊不已,他一米八五的个头,身体强壮,经常打沙包,而任宇宏只不过一米七多点,身体瘦弱,手臂更是细的可以几乎看见骨头,但就是这样的手臂,竟然硬生生地挡住他的巴掌。

  同时,他感到自己的手腕处传来了钻心的疼痛,很明显是被任宇宏捏的。他想要挣脱,却怎么也挣脱不了。心中不由自主生出了一丝恐惧。

  两人的冲突引起很多同学的注意,但没有谁敢来劝楚浩天的架。

  “我擦,臭小子算你狠。”他从旁边的桌子上摸起一个墨水瓶,就要朝任宇宏头顶砸来。

  “喂,你们干什么?”一个婉转动听的声音响了起来。原来左旋夕吃早点回来了,她手里还提着两个包子。

  楚浩天和任宇宏对望一眼,楚浩天放下了墨水瓶,任宇宏放开了他的手腕。楚浩天朝任宇宏竖了竖中指,狠狠道:“小子,你等着。”说完转身而去。

  任宇宏淡淡一笑,坐到了座位上。

  左旋夕把包子递给任宇宏,“你跟楚浩天是不是发生冲突了?”

  “没有啊。”任宇宏笑道。

  “他可不是什么好人,你可要注意着点,别让自己吃亏。”左旋夕道。

  “放心,没事的。”

  xr更新最h3快上q酷√@匠$网

  任宇宏本以为早上放学后,楚浩天就会来找自己麻烦,但出乎他意料的是,楚浩天一整天都没来。这让他很不解,这完全不符合楚浩天的性格呀,难道有人暗中帮助了自己,让楚浩天不要来找自己麻烦?

  下晚自习回家后,他回到自己的卧室整理一番,赶往雪狐KTV。

  刚走进雪狐KTV,赵老板就笑呵呵地朝他走过来说,“小任呀,这是两百块钱,你以后就别来这里上班了。”

  “为什么?”这仿佛一个晴天霹雳,让任宇宏脑袋一片空白。这份工作是他费尽心力才找到的,如果失去这工作,自己还如何挣钱给妈妈治病?尽管每个月只能挣三千多,和三十万相比只不过九牛一毛,但那也是钱呀,他和父亲急需的钱。

  “我让你走,是为了你好。还记得你昨晚得罪的那人,他是我们清溪市有名的混混。他肯定会来报复你的。对了,你以后出门也多注意着点,这些人,能躲就躲。”

  “既然这样,多谢老板这些日子来的照顾了。”任宇宏说完,转身便走,并没有去接找老板的两百块钱。

  就在这时,突然从左边的走道上冲出六个人来,架住任宇宏就走。

  “把他抬到241包间去。”那刀疤男出现,嘴里叼着根烟。

  “刀哥,他只不过是个孩子,你大人大量,算了吧。”赵老板忙道。

  “赵老板,你最好别管这闲事,否则我连你一起打。”刀疤男扔下烟头,径直朝241包间走去。

  赵老板赶到241包间时,包间门已经被反锁,根本进不去。任他喊叫,里面就是不开门,只得长叹一声,寻思对策。他知道这些混混下手狠毒,万一闹出人命来,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自己的KTV可能会被查封。

  如果报警的话必然得罪了这些混混,虽然自己不惧怕他们,可以后的生意必然受到影响。他左思右想,想到了一个人,只有这个人能化解这场危机。

  他掏出电话,拨通了石爷的号码。

  241包间内,聚集了二十多个混混。

  那六个架着任宇宏的混混把他放到地上,包间中的其他混混立刻全部围了上来。

  “臭小子,昨晚你好像很有骨气,我倒要看看你今天还有没有骨气。”刀疤男笑盈盈地看着任宇宏。

  任宇宏扫视了一遍众人,眼中没有丝毫惧色。这些人,他自信可以轻松摆平。

  以他的实力,如果反抗,刚才那六个混混根本不可能把他架到241,之所以不反抗,是因为他想着这事早晚得有个结果,还不如就现在把它解决了。

  “刀哥,让我第一个来。”一个红发大汉提着一个啤酒瓶,就朝任宇脑袋打来。任宇宏右手探出,一把抓住他的手腕,顺手一反,骨骼脱臼,左脚抬起,一脚把他踢得飞了出去。

  这一幕,镇住了所有的小混混。他们做梦也没想到,一个戴着眼镜,身体弱小的小屁孩,竟然一招把一个大汉打翻在地。

  “这小子貌似练过,大家抄家伙上,今晚非砍了这小子。”刀疤男一声令下,二十多个小混混或提铁棍,或拿着西瓜刀,一起向任宇宏涌去。

  241包间的隔音效果极好,赵老板虽然站在门口,却几乎听不到里面传出什么声音。

  他眉头紧锁,叹息连连。他只希望任宇宏能留住一条小命。这倒并不是他同情任宇宏,而是怕这事闹大了,没法做生意。

  就在这时,走道上走来了三个人,中间那人约莫四十多岁,面带微笑,温文儒雅,举手投足间,散发着一股贵族气质。光看他的样子,你绝对不会联想到他是清溪市第一势力青红门的老大石坚。

  他身边那两人身材高大,面色冷酷,身穿黑色西服,长得非常像,似乎是双胞胎。显然这两人是他的保镖。

  “石爷,您来了。”赵老板笑着迎了上去。

  中年人微笑着点点头。

  “呵呵,让石爷辛苦了”赵老板忙走到241门口,连喊开门,但喊了数声,门都没有开。

  石坚左手边那人一脚踹出,踢开241大门。雪狐KTV包间的大门用材都比较好,被一脚踢开,足见这人脚力非凡,肯定是练过武的。

  大门被踢开后,此起彼伏的哀嚎声传了出来。这让赵老板和石坚都面面相觑,满脸疑惑。这些哀嚎声很明显不是一个人发出来的。

  他们快速进入241,当他们看清里面的情况时,都震得呆在了原地。

  “什……什么情况,怎么会这样子?”赵老板情不自禁的说出了这句话。

  石坚刚开始是吃惊,但随即脸色却变得阴沉起来。

  241包间内,任宇宏站在桌子旁边,左眼处有一块青红色的肿胀,心痛地拨弄着自己坏了的眼镜。这是因为他第一次面对这么多人,缺乏经验,眼角才挨了一拳。如果他经验丰富,对付这几个小人物怎么可能伤到己身?

  任宇宏的周围,二十多个小混混全部躺在地上,表情痛苦,哀嚎不断。

  “石爷,您怎么来了。”刀疤男看见了石坚,挣扎着站了起来,看到石坚阴沉的脸色,战战兢兢地指着任宇宏“这小子就是个变态,根本不是人……”

  “好了,不用解释。”石坚打断了刀疤男的话。

  二十多个小混混互相搀扶着,强忍疼痛,离开了241包间。

  石坚打量了任宇宏一边,“是你把我的兄弟全打趴下了?”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任宇宏凝然不惧。

  赵老板似乎想说什么,嘴角动了动,还是没说。兄弟被打,只怕石爷要对任宇宏动手了。石爷手段之狠毒,光想想都会让人毛骨悚然。

  “很好,很好。”石坚突然抚掌笑道:“有个性,我喜欢,你这么能打,当服务员屈才了,来做我的右护法吧。”

  此话一出,不仅赵老板吃了一惊,连跟随石坚的那两个高大男子也微微露出些许惊诧。

  “多谢了,不过我只想过正常人的生活,不想加入什么组织。”

  石坚的脸色又变得阴沉起来,赵老板忙道:“任宇宏,还不快给石爷认错,接受他的邀请,石爷如此看得起你,可是你八辈子的福气。”

  “道不同,不相为谋,再见。”任宇宏说完,朝着门口走去。那两个高大男人便要上千阻拦,却被石爷拦住。

  等到任宇宏离开后,石坚道:“你们两个,跟踪那小子,查查他的底细。”

  两个高大的男子领命而去。

  “石爷,您该不会是要查出任宇宏的底细,把他家赶尽杀绝吧,他只不过是个孩子。”赵老板试探着“哈哈,你想到哪里去了?我石某人向来爱才如命,喜欢他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对他不利?”石坚哈哈一笑,“那小子看起来也就十七八岁,这样的年纪,理应在学校里好好念书,他却出来打工,只怕是家里经济出问题了。如果我能帮他把他家里的问题解决了,他欠了我人情,让他为我办事,只怕他就不好拒绝了。”

  随着一阵脚步声,那两个高大男子去而复返,其中一人对石坚惭愧地道:“石爷,我……我们把那小子跟丢了。”

  “嘿嘿,不错,有些手段,我喜欢,果然不是池中之物。”石坚饶有兴趣了摸了摸下巴,“赵老板,这事还得请你帮个忙。走,咱们去找个清静之地慢慢说。”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