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宇宏连续穿过几条小巷,来到一条较为宽阔的街道上,街道的边上,一座很气派的房子出现在了他面前,巨大招牌上的那只银白色狐狸非常醒目。这就是清溪城最大的KTV雪狐KTV。

  他抿嘴一笑,自语道:“看来这些日子,我的实力又有进步了。我相信天道佑人,我和爸爸一起努力,一定会有奇迹出现,挣够三十万,给妈妈做手术。”

  任宇宏有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他有一项异能。其实叫做异能并不恰当,应该是他懂得一种修炼功法。

  这事得从他十岁时说起。那时候,他还在读小学,一天突然捡到一本金光闪闪的书,好奇之下就照着修炼,后来长大了,看了一些书,才猛然发现自己修炼的竟然是传说中道家的练气术。

  他一直认为,这种神书,是不可能自己走了狗屎运就能捡到的,一定是有人故意安排的。那个人会是谁呢?

  经过七八年的积累,虽然没有师父指点,走了很多弯路,对书中很多东西也是一知半解,但却也有了些许火候。至少一人单挑一两百个壮汉是没任何问题的,而且身体在速度,灵活度,柔韧性等方面,都不是一般人所能比拟。

  他迈步走入雪狐KTV中,去一间专门的屋子里换了工作服,向领队打卡报到后,开始工作。

  “318包间要一打啤酒,你快送过去。”领队道。

  “好的。”任宇宏提了一打啤酒,朝318包间走去。

  318包间属于豪华大包,里面的各种设施都是极好,价钱自然也不菲。

  他敲门进去,里面有十多个人。其中一个身穿黑衣的女子格外引人注目,浓妆艳抹,妖娆妩媚,一颦一笑,勾魂夺魄。

  剩下的几人穿的标新立异,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典型的混混样子。这些人中有一个约莫三十八九岁,脸上有块刀疤,叼着烟,懒洋洋地靠在沙发上,其余的人满脸阿谀的给他倒酒。显然,他是这几个人的老大。

  “您们的啤酒。”任宇宏礼貌地把啤酒放在桌子上,转身便要离开。

  突然,“啪”的一声,一个黄头发男子不注意把一个酒杯扫落在地,碎成一片,酒水溅了那刀疤男一皮鞋。

  那刀疤男眉头一皱,朝任宇宏招了招手,“小朋友,过来,给你个任务。”

  任宇宏走到他面前,客气地道:“先生,您有什么吩咐?”

  “我皮鞋溅上酒水了,帮我把他舔干净。”刀疤男一脸嘲弄地看着任宇宏。

  剩下的那几个小混混全部看了过来,一副看戏的样子。而那妖媚女子则是不断玩弄着酒杯,饶有兴趣地看着任宇宏。

  任宇宏脸色一变,心中有些愤怒。这不是摆明侮辱自己吗?但想到这里能挣钱为妈妈治病,老板对自己也不错,尽量不给他添乱,强行忍住怒气,笑道:“先生,你说笑了。我这就去找块抹布来帮你擦干净。”

  刀疤男猛地把一瓶啤酒摔在地上,厉声指着任宇宏鼻子骂道:“小子,你是不是活腻了?我刀二爷让人做事,还没人敢不做。”

  “服务员也是有尊严的。”任宇宏淡淡道,这些人虽然气势汹汹,但在一个练气士眼里,根本不堪一击。他集中精神,准备把这些人打趴下。

  不管你达官显贵也罢,地痞流氓也好,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十倍还之。这是任宇宏的做人准则。

  刀疤男看着任宇宏没有丝毫惧色的眼神,心中有些疑惑。一般的人看到我们这架势,早就吓得跪在地上求饶了,这小子竟然丝毫不怕,有点邪门,难道他有什么后台?他随手提起一瓶啤酒,便朝任宇宏脑袋打去。

  就在这时,包间门咯吱一声开了,雪狐KTV老板走了进来,对刀疤男满脸堆笑道:“刀哥,何必跟个小孩子怄气,看在我面子上,就算了吧。”

  雪狐KTV老板叫赵龙,长得高高瘦瘦,黑白两道都很有关系。

  刀疤男冷冷一笑道:“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可以不计较,不过这小子得给我磕头认错。”

  “这……”赵龙尴尬一笑道:“算了吧,他毕竟还是个孩子,石爷跟我也是旧交了。”

  u看-正I版R章P节9上#y酷W,匠~网

  “老赵,你想拿石大哥来压我吗?”刀疤男怒道。

  “哪有呀。”赵龙干笑道。

  “小刀,这样对付一个孩子,算什么英雄,我看这事就算了。”那位妩媚的女子突然站了起来,走到任宇宏身边,伸手在任宇宏脸蛋上抹了一把道:“小弟弟,你长得还真俊。这里没你事了,快走吧。”

  任宇宏看了看赵龙,赵龙也示意他离开,当下点头出门而去,心中却憋了一肚子火。刚才要是老板赵龙慢进来一步,那刀疤男早躺在地上哀嚎了。

  早上六点下班后,任宇宏快速的返回了家中,沿着一根水管爬回自己的卧室,从床底下拿出一个盒子,打开上面的锁,里面全是一百或者五十的钞票。

  “打了三个月的工,已经有九千多了。我还从没有过这么多的钱。当我把这些钱给父母的时候,不知道他们会是什么表情?”

  任宇宏把盒子锁好,放在床底下。想到昨晚的事情,又是一阵恼怒。洗漱完毕,呵欠连天的骑着自行车赶往学校。虽然他修炼练气术,体力远非常人可比,但这样连续三个月每天几乎不怎么睡觉,也让他感到有些吃不消。可是为了治疗她的病,他知道自己必须承受。

  来到学校,把自行车停好,跑进教室。发现已经上早自习了,陈大福站在讲台上,恶狠狠地朝自己看了过来。

  “又是你,你知不知道,因为你的迟到,班级的量化评分要被降低多少?要不是因为你,早拿第一名了。”陈大福怒骂道。

  “老师,这个学期,我是第一次迟到,而且也没被检查的老师抓到。班级量化评分,好像跟我没关系吧。”任宇宏道。

  陈大福干咳一声,老脸闪过一丝羞红,冷冷道:“怎么没关系?就算没有因为你迟到被扣分。但你这种从来不学习的人,就是班级里的毒瘤,带坏同学,扰乱学习风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