猛然间,任宏宇摇了摇头,左旋夕那温柔的倩影闪过任宏宇的脑海,让原本任宏宇那原本有些已经沸腾起来的血液,也完全冷却下来。

  单晨雪一颗芳心乱颤,无数念头划过脑海。

  “自己到底要不要反抗!”

  “还不如从了他,那爷爷应该也不会再逼自己嫁给那个男人了!”一念至此,单晨雪闭上眼睛,睫毛微微颤抖着,完全一副随便任宏宇的样子。

  见单晨雪闭上眼睛,任宏宇也失去继续逗她的兴趣,松开双手,坐到了椅子上。

  等了几分钟,想象中的狂风暴雨并没有如期而至,单晨雪睁开眼睛,心里微微有些失落。

  “难道自己还不足以让他动心吗?”单晨雪心里第一次生出生出了这样的疑问。

  两人就这样静静地做着,谁也没有说话,气氛显得异常冷清。

  “那个,你不是还要去上班吗?现在也不早了!”任宏宇挠了挠脑袋,开口打破了两人之间的那种沉默不言。

  闻言,单晨雪抬头看了任宏宇一眼,却并没有说话,直接站起身来,拉开房门就离开了。

  “呼!”

  任宏宇站起身来,拿上书包也出了门,向学校赶去,本来今天要陪石坚去押运的,但他也要先去学校请假。

  穿过那条救了单晨雪的小巷,任宏宇站在路边等着公交车。

  车窗外的风景不断后退变换,公交车停在了清溪三中校门口。下了车,任宏宇快步冲到教学楼,一进教室,就看见自己的课桌上已经摆着一份早餐,左旋夕正坐在后面低着头,认真的看着书。

  “谢谢你!今天我有事要请假!”任宏宇一边喝着左旋夕卖的牛奶,一边说道。

  “请假?那可别耽误学习!”左旋夕抬起头,冲任宏宇微微笑道。

  “不会耽误学习的!”任宏宇冲左旋夕投去一个让他放心的眼神。

  “嗯,那就好!”

  告别了左旋夕,任宏宇拿着请假条敲响了陈大福的办公室门。

  “请进!”陈大福的声音传来。

  推开门,任宏宇拿着请假条走了进去:“陈老师,今天我想请假!”

  听到是任宏宇的声音,陈大福头都没抬,冲任宏宇招了招手,示意他把请假条拿过去。

  对于这个曾经让自己大丢面子的差生,如今已经成为了清溪三中的翘楚,成绩一直独占鳌头,陈大福巴不得他多请假,多耽误学习,然后高考失利,让他好吐一口恶气。

  拿着批好的请假条,任宏宇很顺利的出了校门,在路边拦了一辆出租,向宏展公司赶去。

  现在已经到了上班高峰期,清溪市作为一个地级城市,难免会遇到堵车,等到了宏展公司,时间已经是八点多了。

  “喂,石大哥,我已经到了!”

  “好,我马上下来接你!”

  挂断电话,任宏宇站在宏展公司门口,等着石坚,不一会石坚就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任老弟,这是我们公司的通行证,以后你直接进去就好了!”石坚掏出一张宏展公司的通行证递给任宏宇。

  “也好,省的每次都要麻烦石大哥!”

  两人边聊边走,不知不觉就到了顶层的办公室,钱少杰早已等在那里,正满脸兴奋的看着两人。

  “这次是我们宏展公司第一次接那么大的生意,虽说不可能会有什么意外,不过还是小心为上,待会就麻烦任老弟和血郎一起去押送!”钱少杰说道。

  “钱大哥你放心,我一定会小心谨慎的!”

  “好了,我们先去挑几个好手,准备押运!”石坚说道。

  出了办公室,坐上电梯,电梯一层层下降,那个用来训练保镖的巨大地下室出现在三人眼前,一百多个精壮大汉正在各种练身器械上,疯狂锻炼着身体,那一块块隆起的肌肉,极具视觉冲击感。

  “钱大哥,看来你们又扩充了不少人员啊?”一路所见的正在疯狂锻炼的成员,任宏宇发现了好几个陌生面孔。

  “呵呵,公司想要做大,后备资源当然不能少了,等咱们人员准备够了,我和石坚准备在投五个亿进去,让后就差不多可以退公司上市了!”钱少杰说道这里,脸上的自豪不言而喻。

  “哈哈,到时候我石坚也试试做上市公司老总的是啥感觉!”石坚也是满脸憧憬的说道。

  “那这次的押运更不能出事了,要是出事了,以后谁还敢找我们公司合作!”

  任宏宇脸色有点凝重,自从接下霍斌的这次押运任务,任宏宇心里就总有一股不好的预感,本来这几天那股不好的预感都没有出现,现在马上就要押运了,那股不好的预感又开始出现了。

  “任老弟说的对,保安公司想要做大,口碑很重要!”钱少杰大为赞同的点了点头。

  “所以这次,我打算让血郎、任老弟在加上是个最好的保镖一起押运!”石坚说道。

  “靖呈那边我也已经打好招呼了,任老弟你就放心去吧!”钱少杰对任宏宇笑着说道。

  “嗯!”

  三人边聊边走,已经来到了地下室最里面,这里有块单独隔离出来空地,两个裸着上身的大汉正在空地上打得不可开交,如雨般的汗水不断从两人身上洒落,但两人谁也没有丝毫力竭的现象,就向是两台只会战斗的机器。

  “嘭嘭声不断响起!”

  一时间任宏宇也被空地上两人那纯粹到极点的肉搏吸引了,两人每一招每一式没有丝毫花俏,看起来朴实无奇,却是充满了杀伤力,每一招都足以让人丧命。

  “怎么样任老弟,我训练的这些人都还不错吧!”血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看呆的任宏宇身旁。

  “何止是不错啊,这些保镖放在外面,每个都是万中无一的高手!”任宏宇回过头,忍不住冲血郎竖起了大拇指。

  血郎挠了挠脑袋,那张严肃的脸上,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好了,别废话了赶紧准备押运了!”钱少杰在一旁催促道。

  “你们几个过来,和我们去押运!”血郎对那两个正在肉搏的大汉,和八个正在空地旁看热闹的大汉挥了挥手。

  “朗哥!”

  T酷}匠o网@%首¤发“{

  是个清一色的肌肉男整整齐齐的站成一排,给人一种视觉上的冲击感,比较起来,一旁的任宏宇。血郎两人反而显得很瘦小,给人一种弱不禁风的感觉。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